「RIN。」
那個人是如此叫你的,他的聲音永遠是那樣的柔和而溫柔。
他總是在笑,一直的在笑。

「RIN。我的RIN…」
你第一次看到他哭的時間,就是你剛誕生的那一個時點。
他淚流滿面的緊抱你,而你並不能了解這行動的理由。


「LEN,這只是在自欺欺人而已。這孩子不是RIN,而RIN也不可能復生的。」
「哥哥,她是RIN。我把RIN的腦部移植到我造的機械身體上。她是RIN,我最愛的姊姊-RIN。」
你當下看到藍髮青年的表情呆滯下來,他慢慢的流下了眼淚,就如同被喚作LEN的少年第一次見到你一樣,緊緊的抱著了他。
「這樣RIN不會高興的…RIN不會高興的…」
你不能理解他的行動,你亦不明白為何那一瞬在LEN面上出現的悲哀的表情。


他死了。
病死了。
你不明白發生了什麼事,你被帶到靈堂送他最後的一程。
「是她了…」
「真的嗎?」
「噁心死了…」
數落聲不停的出現,「別在意,RIN。」藍髮的青年用手掩蓋你的耳朵。
他的聲音像是快哭的似,他的雙手也在抖動著。
「RIN,LEN給了你另一次的生命…你不要為這些事在記憶中畫上不愉快的一筆。」
「你是RIN,我們的妹妹RIN。LEN的姐姐RIN。你要記著,你是RIN。就算你失去了記憶和情感也一樣。」
說到這句他的淚水落下來,打在你的髮絲上。
「LEN是笨蛋呢,帶了你回來又自己離開了。」
「哥,別哭。說好要笑著送LEN走的…」
「MIKU,你也別哭了…KAITO,你怎麼不做好榜樣?」
「姐,你也在哭啦…」


你無法理解他們哭泣的原因。
你想了解那個原因,於是你打開了那個人最後留給你的那個名為潘朵拉的程式。
那一瞬,你的眼睛流出了散熱用的冷水。
你的「心臟」開始疼痛。
「你」的腦子回憶起很多東西。



「生日快樂,RIN。」
LEN笑著的把蛋糕捧在你的面前,你從質材的顏色上判定出那只是臘製品。
「要求輸入指令。」
你本能的從發聲器播出句子,你可以看到他臉上的笑容僵硬了一點。
「蛋糕,看上去好吃嗎?」
「否定,這只是仿製品,並不能進食。」
他苦笑,伸出了右手輕撫著你那仿造毛髮。
「RIN不能吃,我也不會吃的,所以才會買仿製品的。」
在你和他相處的多年來他也真的除了必要的餐飲外不吃其他的零嘴。


他總是在笑,在最後的一刻還在笑。


「結果還是發病了。」
被他稱為兄長的人小聲的說著,他緊緊的握拳,聲音是用振出來的。
「和RIN一樣。已經…沒方法了。」
紅衣的女性抱著了他,他也回抱著女性,你看到他們的眼框都是濕的。
「姐,我是為了要保護LEN才去考醫生的…可以為什麼我到了最後還是什麼也做不了?」
「不是你的錯,KAITO…不是你的錯…」
「對吧,RIN…」
她哭喚出來,像是徵求你同意的叫著你的名字。


「MIKU姐…哥和MEIKO姐呢?」
「她們在外面喔。LEN,別說話了…你要好好休息喔。」
綠髮的少女看著虛弱的弟弟,強抖精神的說著。
他載著氧氣罩,手上打著點滴,臉上還是那溫柔的笑容。
「姐…我想見RIN…」
「可是她會干擾醫療機…」
「我的身體我自己很清楚,讓她進來…」
少女打開了門,她把你推進去,自己則離開了那個空白的房間。
「RIN,和他道別吧。」
她小聲的念了一句。

「RIN…對不起…RIN…」
他向你伸手,你不懂得去握著那只手,只是任由那只手掛在半空。
他沒怪責你,他只是輕聲的叫你坐到床沿去。
他比你記憶中的更為瘦削,臉色比你記憶中更為蒼白。
那時你不知道那是澀死病人的樣子。對,你什麼也不了解,什麼也不明白。
「對不起,我強把你喚醒。」
「對不起,我不把心賜予給你。」
「對不起,因為我怕你會恨我自私。」
「對不起,我得留下你走了。」


「謝謝你,RIN。謝謝你…」
他眼角中流下了晶瑩的淚水。
「謝謝你愛我。謝謝你到我死也不離開我…謝謝你回到我的身邊。」
他的手輕撫著你的面,同時你收到了一條聲音訊息。








「LEN是笨蛋,我才不可能恨你呢。」
「從小到大都是LEN在遷就我…就連我最後的願望你也實現了不是嗎?」
散熱用的水不停的流出,這是身體已成機械的你的淚水。
『LEN,就算死了我也想留在你身邊喔…』
你在臨終時說的那任性的戲言,他努力的為你實現了。

所以你「存在」在這兒。

「我愛你,LEN。很愛很愛…」
你想到了LEN喜歡你的歌聲,你閉上眼睛,默默的唱起歌來。

「アリガトウ…この世に私を生んでくれて…」
謝謝你把我再次帶回你身邊,LEN。

「アリガトウ…一緒に過ごせた日々を…」
謝謝你不厭煩我什麼也不明白什麼也不了解,讓我留在你身邊。

「アリガトウ…あなたが私にくれた全て…」
謝謝你愛我,我死後你死前一直直愛我。

「アリガトウ…永遠に歌う」
LEN,你聽到嗎?我為你唱的這首歌…







「RIN…?」
歌聲由你的口中唱出,那不是你唱的,可是那是從你口中發出來。
你看到他眼中湧出更多更多的淚水,他臉上掛著的是比你看過的更加更加幸福的笑容。
「是嗎…你是這樣想的喔。RIN…」
他安心的閉上眼睛,眼角還在分泌出淚水。
你唱完後安靜的坐於床沿,一聲不發。
「RIN。」
他輕聲的收喚你的名字,就像是至寶一樣。
「要是你想知道這一切的話。回去打開我電腦中那叫潘朵拉的程式。」
他靜靜的躺著,像是想到什麼的他向你說了一句話────「RIN,謝謝你生為我的姐姐,謝謝你願意和我相愛,不用再多了,你給我的已經很足夠的了。」
他嚥下了最後一口氣,安穩的,含笑的離開了。







「LEN…」
你的身體發熨,你明白是因為你經由「哭泣」這個行為把散熱用的水份都流走了。
機械過熱會損壞,這是理所當然的事。你完全不害怕。
怕什麼?你想。你早就死過一次了,還有什麼好怕。
第一次,你得離開LEN,所以你不安。
這一次,你可以到LEN的身邊去,所以你不怕。
「LEN,謝謝。」
最後的一滴「淚水」在你發熨的身體上蒸發,你感到眼前一黑。
這次,真的可以再會了。以「人類」的身份。





「他們都是帶著笑的。」
KAITO輕聲的對他的姐妹說,臉上是有點不捨的笑容。
「他們現在一起很幸福的了。」
MEIKO慢慢的把花放到那相遇的墓碑上,言語中充滿著信心。
「喔,那是當然的呢MEIKO姐,他們現在永遠在一起了嘛!不是嗎?KAITO哥!」
MIKU大笑著,不必要哭呢,她的弟妹在那一面可是活得很幸福。
一定一定,非常的幸福。



後記:
ココロ+ココロ.キセキ的MIX…
在我心中的故事是這樣的了,雙子配對我來說吸引力是無限大的。
在個人的想法來說,人心要由零開始製造是幾乎不可能的。
就算是天才也得花上一生的時間,結果就變這樣子了。
這裡的心是一個程式,可以把在RIN生前儲存的感情和記憶提出,而RIN死後的記憶是儲在腦中的表層,容易讀寫的。
生前的記憶在比較深的層面,當LEN有能力去提取時,他又怕RIN會恨他而不敢動手。
到聽到RIN的歌聲,知道RIN不恨他時,他才敢告訴RIN有這程式的存在。
所以程式才叫潘朵拉。
對LEN來說,災難就是RIN可能會恨他,而在盒子中的希望當然就是可以和「再生」的RIN相處。
LEN的軟弱是出自愛,所以大家不要討厭他吧…ORZ

    全站熱搜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