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6日。
某個人死了。

「他無限的可能性就此失去了…」
校長的說話一句也無法進入SEES成員的耳中,什麼的暴力事件都是謊話。
真實就只有他們知道。
真田對於自己的冷靜感到驚訝,死的人是自己的青梅竹馬朋友,
也是自己最愛的人。
沒有哭,淚水一滴也沒有流出。
哭過不停的風花比起自己更加像是他的戀人。
苦笑。
一切都是夢,醒來後一切都會像平時一樣。
知道的,
自己是知道這一切都是事實。
只是… 自己不願意去接受。

上課也是無法集中,
腦海中不停的浮現出小時候的影像,
還在孤兒院中的自己,妹妹,還有真次郎。
幸福的過去,令人懷念的日子。

「我會陪著你的,明。我會陪著你的。」
失去妹妹的那段時間,是他陪著自己,令他可以再次站起來的人正是真次。
アキ ボクハキミカスキヨ
那時他說的話都不太記得了,就只有小時候他安慰自己的話記得最清楚。
那個已經無法完成的誓言。

他知道自己很愛他,他也很愛自己。
他為了自己加入SEES,而自己為了他想要變強。
結果是這份感情把他推入深淵嗎?
他暴走殺害了天田的母親,結果現在也為了天田而死。
這是因果報應嗎?
要是他們只是普通朋友,荒垣可能不會加入SEES,那現在的一切都可能不同了。
要是他們只是普通朋友,他就不會感受到他那窩心的體溫。
他很貪心。他知道要是他不加入SEES就不會死,可是他還是很慶幸他能在宿舍中過了那年多的半同居生活。
他的確貪心。

下課後失神的走到禮堂中他的遺照前,看著那張照片,他不禁自言自語的去抱怨很多的事。
「就說多拍點照的吧,這張都不好看…」
「你自重回宿舍後都沒為我煮過一餐飯…」
「你就不可以留下一些你存在過的証明了嗎?」
他的身影太薄弱,他活的時間太短,他不想再傷害別人。
他就像自己的影子,像是要人記不起他的似。
「我不想忘記你。我不想。」
從遠處傳來的柔和的鎮魂曲,像是在安撫他的心靈的似,把他心中想說的話全都引出來。
我們的領袖真是個好孩子呢…真次。
他輕輕的笑了,合上了眼睛,他於心中描繪出那的形象。
「我呢…會繼續走下去…」
「代替已經無法走下去的你,幫你走下去。」
心中的決意伴著琴音,一點一點的流出,他轉身離去,面上掛著淡淡的微笑。
「我會代替你補償天田的,所以你就放心在彼岸等我吧,真次。」
他離開了禮堂,看到了剛才還在拉奏的身影。
那個藍色的身影微笑著走近他,那個人拿著小提琴,輕聲的問了一聲。
「你沒事嗎?真田前輩…」
「多虧你的琴聲…舒服多了。謝謝你,久遠。」
他輕輕拍了拍他暗藍色的髮絲,臉上掉著滿足的表情。
「前輩。」
「什啦,久遠。」
「我覺得…荒垣前輩其實是很想完成和你的約定的。」
「啊啊,我知道。」

因為我也是…就算死也想完成和他的誓約。

「好了,我們回去吧!」
他用力的拍了他後輩的背部,笑著的向著宿舍的方向前進。

後記:死別5題完了ORZ
很怪的一篇文囧
由開始到結尾花了N個月才寫完ORZ
久遠是主人公的名字。

    全站熱搜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