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會偷跑的吧…大約…orz


TODDC

堕ちていく

從那天起夢中只剩下了血腥的黑暗。
那一天他把七將軍中他當成父親般尊敬的人殺掉了。
那個人不相信的目光,那個人死前呼叫他名字的聲音。
全部都成了夢魘的一部份。
「夏露,我會下地獄的吧。」
他閉上了紫瞳,任由雨水打在他身上。
在那個夢中他不停的掉下,黑暗包圍著他的全身。
聲音發不出來,由指尖到身體都只是冷凍的冷氣。
那就是地獄了吧。
現在倒在地上的那個人和他沒有任何的關係,只是那個人下令要他殺了他而已。
「我會下地獄的吧。」
這雙沾滿鮮紅的手,又怎可以會上得到天堂?

由那天起,不再相信有救贖,慢慢的向下墮落。


DMC4

父之名

「你說你殺的不是人類?你憑什麼要我信你!」
那只恐怕比他還要小上一半的孩子用極之沒禮貌的方式向他質問,在這小子身上他仿佛能看到他自己以前自大狂妄的影子。
他輕輕的笑著,這小子就尤如他的分身,他有點明白兄長為何會附到他身上去了。
這小子和他兄長的想法接近,而且行為自己有點相近。
要是他是女人的話和這小子站在一起不被當母子就出奇了。
「In the Name of the Father.我以父親的名義起誓。」
他看到那小子按著頭露出了痛苦的表情,他知道他兄長對這句話起了反應。
嘛,他們兩個都很尊敬他們的父親。
「以父之名?你爸是老幾啦!名義高值得我信你!?嗚…」
「那樣說太不尊重我爸了吧,小子。」
他眼看著那孩子抱著頭跪了在地上,像是在忍受極大痛苦似的。
他生氣了,維吉爾他。
「我父親是誰,你的右手知道喔。你可以問問他。」
指著他的右手,但丁意味深長的笑了。
相對於但丁的微笑,尼祿露出困惑的表情。
有一個名未不知為何的在心中不停出現。
「斯巴…達?你是神的兒子!?」
「喔~我是他兒子沒錯,可是我爸不是神喔~他只是我和哥哥最尊敬的老爸而且,對嗎?」
他向著尼祿反問,臉上的笑意更深了。
「你怎麼知道你啊!臭大叔!」
頭痛看來明顯的減少了,証據就是尼祿已經可以站起來了。
他不是沒發現自己的右手和這傢伙產生了共鳴,可是他不能了解原因。
「啊啦~小子你不用生氣呢~我又不是問你?對了,我再起一個誓好了。我,一定會把他搶回來,如何?我以父之名發誓,我一定做得到喔~維吉爾。」
他向著沒有進路的前方跳下,含著大大的笑容。
尼祿輕輕的按著數分鐘前還痛得發麻的頭,大聲的罵叫發洩他的情緒。
「那兒來的白痴奇怪大叔還要跟我說他是神之子!天啊!為什麼他說的東西我完全都不明白的!!」

以父之名,我必定要把你奪回。

後記:今天明明很期待偷跑的結果沒有(泣)和友人又在宣傳片看到但丁被踢時慘叫了,呀呵呵orz

    全站熱搜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