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NERO的挑釁汗到了…


TODDC

小さくとも大きな

「客員劍士呢…還這麼小…真利害呢~」
「可是不但心胸狹窄,又很矮小,還要很不直率!」
「露蒂…」
男人苦笑著,他的妻子老是這樣子對那孩子作出抨擊,可是臉上總是掛著寂寞的表情。
「到最後也是不直率,明明有其他方法的!卻選了那種方法…」
「………那時他說了不對嗎。就算轉生多少次也好,我也會選擇同樣的路。他這樣是為了他喜歡的那個人,也是為了你吧。」
他用右手輕輕的撫上妻子的臉,讓她直視著他那藍色的瞳孔。
她是在怪自己活了下來吧,因為母親的選擇,她被送到孤兒院。
也是因此,她不能原諒自己,自由的自己。
「露蒂,你是里歐的姐姐。里歐知道自己已經背負著很多的罪了,他是個溫柔的孩子,他一直在心痛。痛得麻痺了,他倦了,他選了死亡。為了救我們,為了那個人。他不認回你,他不想你也得背上有一個背叛世界的父親和弟弟,不對嗎?」
他輕輕的說著,用他的言語,說著他知道的事。他也許能夠了解那孩子的心,畢景,他也有只注視他的時間。
「露蒂,笑一個。那對孩子才好的。到孩子出生…長大後,我們得把他舅舅的事說給他聽,對嗎?那個很小…又很偉大的客員劍士的故事。」
以前我喜歡的那個人。

背負著沉重命運的,既小卻又偉大的少年。


DMC4

銀髮

承繼著父親的銀髮永遠是但丁的煩惱之一,他的髮質不差,可以說得上很好,可是說到要打理。他的頭馬上就痛了起來。
「男人的話不打理也沒問題的吧!妳們吵死了!」
接近怒吼的聲音恨恨的進入了兩位女士的耳朵中,可是兩人仍然用她們最大的努力去說服他。就打理頭髮這件事。
「難得髮質那麼好不好好打理太浪費了!」
「就是嘛!不用護髮劑又不吹乾頭髮是不行的!再說有沒有想過留長髮,一定會很美的~!」
兩位女人左一言右一詞,明顯是在挑戰但丁脾氣的極限。當然,但丁的脾氣是不怎麼的好。
「媽的!為什麼我要留長髮!還有說男人美絕對不會令人高興的!你們馬上給我回去!」
用吼的說完這句話,一直在旁看著的維吉爾走致弟弟的身旁,強行的把他拉走。
「等一下!我還沒說完啊!!!」
「你們先回去。」
冷淡的說完送客話,兩人就消失於大廳中。
「維吉爾!你幹嘛拉走我!」
氣沖沖的但丁完全冷靜不下來,而維吉爾就只是輕輕的撫上了他頭上的銀絲。
「不用護髮劑就算了,最少把頭吹乾。這樣最少不會變差得太過份。」
「連你也要我打理嗎…?」
不滿的嘆了口氣…什麼時候連維吉爾也像女人在意這種事了。
「不想手感變差而已,再說那樣子容易感冒。」
「那麼你幫我?」
雙手輕輕環上兄長的頸,果然維吉爾最在意我了~
「要是你聽話的話。」
但丁輕笑的吻上了他兄長的唇。

那隻撫上自己髮絲溫暖的手。

後記:啊啦…都頗長的呢…D那篇時期是KYEL懷孕期。DMC那篇中的但丁是我心聲啦XD 不用護髮劑又不吹乾頭髮是不行的!是我友人們對我說的話XD不過我髮質不太好就是了XD

    全站熱搜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