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華˙雷木思大的點文。VD<-N


「小鬼,有空去念念書。腦袋中一點墨水也沒有是當不了好的惡魔獵人的!」
尼祿沉默的看著對方手上的書本,「エロ娘の愛の方」日語書名是看不明沒錯。可是封面已經出賣你了!別跟我說那是清純的少女小說!最好你的腦袋有一點叫墨水的東西存在!

「我不想給連自己老爸名字也會串錯的蠢蛋說腦袋沒墨水!」
「不是我自豪!我有的時候連自己的名字也會串錯呢!」
看到那個自豪的微笑,尼祿本來想說出來的粗話都吐到肚子去了。幹,罵這個白痴連我的智慧也會下降。他心中默默的唸著。
「那,有請當代第一腦袋沒墨水的惡魔獵人回去多看兩本書!然後順帶一提,他手上那本貌似是愛情動作類的書本實在是礙眼得不得了。要看就給我滾回自己房看!」

尼祿有看到他自己的話出口後,但丁眼中一瞬間閃過了名為失望的神情。『不用在意。這不是我的錯。』這種情況發生了不只一次,但丁總是借意想令尼祿發怒,而每當尼祿放棄和他進行口舌之爭的時候,他總是會這樣子。表現出失望和難過的神情。

尼祿總是這樣告訴自己的:『不用在意。這不是我的錯。』
可是,當某個人把思念強加於自己的身上時,那種近似關懷的「期望」,是不會令人好受的。
名為煩躁的感覺漸漸地於他的心中團積,令人討厭的想法一次又一次的出現在他腦海之中。
討厭,討厭。
那是連閉上眼睛也會感到的討厭的期望。



不管是精神上還是肉體上都很倦。
尼祿剛剛才跟但丁一起出任務,說好聽的是一起,不好聽的就是當了但丁的絆腳石。但丁活像尼祿是紙張一般的瘋狂的保護著他,深怕他會受到一丁點的傷害。
倒是但丁因為顧慮尼祿的關係受了不少傷,血濺得四處都是,尼祿身上也沾上了不少。
右手因為凹凸不平的關係無法把血完全的清除,血腥味不時飄進鼻孔中,液體黏附在皮膚上的不快感在他的腦中不倒游走。
「混蛋…」尼祿低罵,「什麼要這樣子保護我?」
煩躁﹑不快感再加上疲憊感,尼祿決定以入睡來逃離這些感覺。

「呢,快醒吧。」
在沉睡中但丁是這樣對他說的。
「你不醒我就不等的了。」
帶點悲哀的聲線,尼祿是聽到的。他沒法去張開雙眼,身體很重。連手指都動不了。
「醒來吧……求你了。」
落在右手上的是但丁的淚加上他的吻。右手沾到血的地方灼熱起來,但丁吻到的地方出現了脈搏。
尼祿感到身體中有一種東西的出現,是什麼他不太清楚。他感到那東西由他身體彈出,連同他的睡意。

「但丁。」
那個人長得和但丁一樣可是又有一點兒的不同。他用優雅的步伐走向呆掉了的但丁。
「維…維吉爾?」
這是不確定句。明確的但丁是認識那個人的,尼祿呆滯的看著兩人的動作──親密而帶點兒陌生。
但丁有點害怕被他觸到,但當他的指尖接觸到但丁的臉時,但丁明顯由驚恐化為感動。
但丁含淚的用臉去磨擦他的手掌,而對方也滿意的露出了笑容。

那個人是但丁一直在他身上找尋的影子,那是尼祿在這十幾分中了解到的東西。
但丁一直都是透過他在找尋那個人。
但丁愛這個人,就算他不在身邊也是,看他的神情就能了解到。
「維吉爾……」
但丁低聲的叫喚著那男人的名字,而那個男人則是對尼祿露出了冷笑,輕輕的說著。
「你好礙眼,快出去吧。」

賭氣的,尼祿馬上奔出事務所的大門,「小鬼!」但丁的聲音也只是急速的在耳邊閃過,他關上門,坐在玄關前。
「混蛋大叔…」
他不停的低喃著。但丁決不是完全的不關心自己,只是他更在意自己體內另一個人的事情讓尼祿覺得很噁心。
這種不上不下的感情比完全沒有糟多了。
「混帳…」
他抱著頭,低聲的唸著,淚水,有點不掙氣的掉下來。



後記:
沒告白就死掉了的燒錄軟件v
有甜嗎…ORZ好像不太甜(泣)
倒是有欺負到尼祿(遠目)
希望大人滿意囧

    全站熱搜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