套用家族文的設定,並非系列中的一文(遠目)
獵奇有(?)黑暗風走向。











撲鼻而來的腥味,滿眼的鮮紅。

倒於血泊中的是流有他們血統的孩子們。

但丁張口,但無法振動聲帶發出一絲的聲音。淚水完全不受控的流出。




站於血泊正中央,一手拎著只剩下一絲氣息的兒子髮絲的人正是他的兄長,也就是孩子們的父親。

「你哭什麼?但丁。」

維吉爾輕踢了一下被砍下的女孩的頭部,用平靜的口氣問。

「為了她?還是為了這小子?」

尼祿早已失去了意識,但由身上的血痕和臉上的淚痕看來,他有經過反抗,而且女孩也是在他失去意識著喪命的。尼祿很疼愛妹妹,不是嗎?

「為什麼…為什麼?」

但丁只能重復著這數個字句,為什麼?他們可是…

「因為他們妨礙我。」

維吉爾說罷,利落的用閻魔刀往尼祿的頸項畫下一刀。

「住手!!!!」

啪。

血液連同身軀落下,維吉爾厭惡的把仍被自己抓住的頭部甩開。但丁跪了在地上,淚水如同斷了線一般的落下。

「是我的孩子又如何?不也只是別人嗎?」

維吉爾慢慢的步向但丁,半跪在他的面前,把唇靠近他的耳朵,輕輕的耳語著。

「只有你是和我一體的,你只屬於我一個人的。」





其後,最強的惡魔獵人於這世界上消失了。在不知多少年後,這個國家多了一個傳說─────在密林中在一座種滿了曼珠沙華的大屋,裡面住著一個銀髮碧眼的紳士和一個和他非常酷似的人偶。當一有人來到的時候,人偶會落淚,而那一位來到大屋的人類將會消失得無影無蹤。



後記:再次重伸只是套用家族文的設定。不是家族文的結局。
我的腦袋一定是出了問題…為什麼會那麼黑的…尼祿,哥哥,但丁我對不起你們TAT

    全站熱搜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