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爾大的點文,KUSO向ND。



百賴無聊,以上幾個字用來形容現在的但丁是最適合的。

維吉爾去了什麼研習會,翠絲和LADY又去了旅行害他現在想找個人談天也不行。趴在沙發上看著雜誌的同時開著電視,嘴上咬著薯片,耳上戴著耳機聽搖滾樂,要是平時維吉爾早就出來砍人了,不過他現在不在所以萬事OK!

「喔~?」
翻著書頁的手停止了動作,書頁上印著的句子難得的得到他的注意,不,應該是圖片那方面吸引了他。雪白的軟雪糕上放著一顆顆豔紅色的草莓,鮮忌廉映配著巧克力威化,白色,啡色和紅色組成了視覺上美妙的交響樂。



病人的美食天堂!魔界醫院食堂美食大披露!

醫院食堂本是健康和食之無味的最佳代名詞,可是魔界醫院完全推翻了這件事!精美的甜點,豪華的餐食,比美六星級酒店的水準!給予你無法想像的享受!職員費用全免,要是你又愛吃又有醫生或護士執照,魔界醫院絕對是你最佳的選擇!


「啊啦…連醫院也得用這種超級福利來招攬人材嗎…也難怪的呢…院長長成那個樣子嘛…」

就算有維吉爾當副院長也不好收新血吧,口中的薯片上下搖擺著,但丁自我定下了結論。他的目光還是在那張對他而言很吸引的圖片,好像很好吃,真的很想吃。
可是很貴…真的很貴…以他這種收入不穩定的自由業來說就更貴了。

「很想吃…可是又沒有錢…要是我是那兒的工作人員…等等…?工作人員?」
但丁面上出現了名為奸詐的笑容,他靜靜的打開了那不屬於自己的衣櫃,拿出了不屬於自己的衣服,準備進行他腦中自認為完美的計劃。




「維吉爾副院長,早安。」
「副院長你好。」
不停的在耳邊響起的招呼聲,當事人也只是伸手示意他聽到,沒有作出回應。由於當事人本應是在外國進行研討會,他出現於此大概也是依照慣例院長又弄出了什麼重大問題得要副院長回來替他抹屁股吧,眾人心想。基本上沒有人會去,也沒有人有這個膽識去懷疑當事人的身份,這正好合了他的心意。



不過,事情有這樣順利的嗎?



「草莓~~~草莓聖代~~」
面對這杯對他來說是夢寐以求的草莓聖代,但丁已經把他現在是假冒自己兄長身份這件事忘得一乾二淨,快樂的哼起了歌來。
旁人對副院長這反常的行動當然的抱有疑問,可是沒有人想用自己的生命作賭注去向當事人發問。當然總會有例外的時候,尤其是和當事人是熟人之餘當事人是有把柄握在你手的時候。


「維吉爾副院長。」
「怎啦,我很忙!」
吞了一口草莓聖代,甘甜的味道在口中漫延著,但丁隨口的回應著對方的呼喚。現在他的心思全都在這杯聖代上的了,那有空閒時間去鳥這個打擾他享受的混球!?

「可是我有事找大叔喔,副院長~」
「咦!?」
我的完美變裝給人看穿了!?到底是誰那麼利害!本來還在享受那甘甜滋味的但丁馬上回頭,想去確認是誰那麼利害知道自己的真正身份。


就在他回頭看到對方臉孔的那一剎那,他完全明白什麼叫人生滿絕望,生命由我滅的感覺了。

「大叔,早安!」
眼前的人是他很熟識的人,淺藍的衣服代表他是一個男護士,臉上帶有美麗的笑容。以普通人來看,他是一個很帥很完美的護士。

要是他不是尼祿的話。


「啊哈哈,但丁的事嗎?來來去辦公室才說!」
快速的拉走尼祿,冒充副院長這麼大件事可不是小事來的,不管怎麼也好也得封住他的口!


維吉爾的辦公室非常撲素,連裝飾品也不多,有的就只是滿滿的書本和資料。唯一說得上了豪華的大約就是那張啡紅色的皮革椅子,那明顯不是維吉爾喜歡的類型,可是卻莫明的符合維吉爾的形象,所以它才會存在於此。

「大叔,拉我到這兒有什麼居心?想玩野外PLAY嗎?我不介意的喔。」
大刺刺的坐於那華美的皮革椅子上,尼祿愉快的說著。有別人把柄在手的感覺真好,他想。大叔的身體又可以任由他品嚐,這可是天大的樂事呢。

「混蛋小鬼!先給我解釋一下為什麼你會在這!」
咬牙。

要不是有這死小鬼我的行動一切都會很完美,但丁是這樣認為的。可是明顯他就忽視了吃聖代這件事本身就已經不是維吉爾會做的事,再說因為聖代而高興得哼歌的人,怎樣看也知道是假的了吧。

「喔,先談心再進本壘嗎?大叔也頗浪漫的呢。那好吧。」

無視但丁於背後大叫才不是的聲音,尼祿笑著的解釋下去。

「這醫院的食堂頗出名不是嗎?姬莉葉也很喜歡喔,所以她就拿刀子指著我叫我快去考執照,結果在考官因流鼻血失血過多下,我過了。所以就進來工作啦~」
滿臉的笑容沒有減少尼祿身上的腹黑氣息,他站了起來,慢慢的欺上但丁的身上。但丁退後他就前進,他的身高的確是比不上但丁,可是以氣勢來說,他就已經完完全全的把他壓到了。

「那你會怎麼做來封我的口?接吻?還是…把你自己送給我?」
背後的是書架,以成語來形容,這該是前無去路,後有追兵還是用走投無路比較好?

「啊…我請你吃二天,不,三天份的聖代…」
「不行,我要你。」
「你手上的是什麼!?蜜糖!?」
「對,百分百加拿大產喔~」





聽說之後有人看到風光滿臉、容光煥發的尼祿從副院長室出來後,用中央廣播恐嚇全院人士把今天有關副院長的一切忘掉。還有當天副院長哭著的清洗醫生袍,口中還發出:「洗不掉會死的…」的自言自語。


後記:
磨了N久還是磨不出18X…(淚)我對不起你啊爾大!!!!(泣奔)

    全站熱搜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