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離


山本天不是一個天生聰穎的孩子,他的一切都是用努力所得的。
他每天花六小時唸書,六小時練劍,為的是不負嵐守和雨守之名。
他是山本武拾回來的孩子,真正的父母是敵對黑手黨的成員,在對抗戰中死亡。
他的老爸山本武不知是心軟還是發神經的就把他拾了回來。

靠!這是八點的肥皂泡連續劇嗎?每次他想到自己的身世會想吐糟,比八點還八點檔啦。
還要真的像是八點檔的劇情一樣,他不恨彭哥列。
隼人父親,老爸對他不錯,京子夫人和十代目也是。
連外嫁了的霧守庫洛姆也常帶伴手禮回來跟他玩,生活寫意安心,別人對他的成績也沒什麼要求。

問題是他自己。

他感謝大家對他好,可以他沒法開懷。
要是像久遠或風花那樣是守護者的親生孩子他可能可以開開心心的接受這一切。
他不行。
他沒有老爸和父親的血,他沒法子說服自己安心的接受一切。
於是他唸書,為了更接近一點他那個唸書天才隼人父親,於是他練劍,為了更去接近那個天生殺手的老爸。



喜歡的類形


「你還真努力呢…糖果。想變好吃一點嗎~?」
躺在草地上笑得甜美的是下任首領的未婚夫───久遠.達爾達洛。他一臉壊笑的看著練習面部打擊的天,一整個就是在打壊主義的樣子。
天白了他一眼,他不知道該去糾正他錯誤的漢字用法還去叫他不要躺草地。
「練劍。」
用兩個字回答了久遠的問題,天現在只希望這個和下代首領同名的混蛋消失於他的面前。
「喔~天你不想理我嗎?那要我告訴風花姐你在這嗎?」
「對不起久遠小弟我錯了你別再把我的練習場地告訴風花啦啦啦啦!」
一秒,只有一秒天就敗倒在久遠的面前了。誰說孩子會像父母的!你有看過山本武和獄寺隼人會拜在庫洛姆面前的!?
「我不明白你為什麼會那麼怕風花姐的。明明風花姐就是一個大美人嘛。」
久遠換了一個姿勢坐於草地上,這句是真的心。
雲雀風花的樣貌是一等一的好,十足有大和撫子的味道。
「不說話不動的話就是!都不知道那位捐卵者是不是女子摔角手來的…」
天總是覺得被風花喜歡上是他最大不幸,那個雲守的女兒暴力得不像女生,性格又自我中心,再說又沒大沒小。
真的不是他喜歡的類。
「那天喜歡什麼類的女生?」
「問人的先說。」
「九音。」
「呃?」
「我喜歡九音那種女生。」
呆了一下,天無言的看著久遠…那有人用人來當類型的!?
不過基於禮貌,他還是答話了。
「我喜歡文靜乖巧型的,會令人想保護的更好。」
「喔~病弱型。總之不是九音就行了!」
「你啊…直接點問我對小姐怎樣看不就行了嗎?」
「人家會不好意義的嘛~~」
天殺的!這個八歲的小鬼為什麼會這麼的欠揍的啦啦啦啦啦!!!山本天,於這一刻終於明白為什麼當年隼人父親會那麼的想幹掉藍波先生了。


父女

雲雀風花是一個奇突的孩子,她像她的父親,那個處心積慮打造出另一個自己的男人,不過也許更像她基因上的母親,1418號捐卵者。
她沒見過她的母親,生母又或是基因上的,也不知道她們是誰。
代母是印度的一位窮苦女性,以出租子宮為生。
生母倒是知道多一點,黑髮黑瞳的日本女性。
她聽說父親一步入卵子銀行的第一句是:「1418是黑髮黑瞳的嗎?」
那就是她誕生的原因。

和她一同植入代母子宮中還有其他的四人,而順利出生的就只有她。
悲哀嗎?父親於她三歲的時候問過她。
不,完全沒有。她是如此回答的。弱小的草食性動物的死不必要傷心。
換來的是父親滿意的笑容和她口中種馬的悲鳴聲。


後記:我最喜歡的不是天(默)真的。有人猜到1418的含意嗎?設定什麼的有人想看才發吧…囧

    全站熱搜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