續不愛


1.
アイシテル ツナヨシ

九個音節清晰的進入了青年的耳膜中,那個已經不存在的聲音,說著那不曾說過的話。青年栗色的瞳孔現了一瞬的苦澀,他微笑的向著面前的墳墓低喃了一聲:「可是我…不愛你。一切都留給下一代吧,骸。」

也許是超直感的關係,綱吉心想。一切都只是感覺到,他,不會回來。這些只是音節,不是句子。這九個音節只是向被稱為『愛』的這個感情告別的儀式,不是告白,也不是什麼愛的句子,它只是在說,一切都完了,一切一切都完了。

2.
綱吉會夢到骸,不只一次,只要是心情比較差的那一天就會夢到。那不是美夢,但也說不上是惡夢。他總是會一鼓腦兒的把他心情差的原因都歸咎於他對他破口大罵,而骸,也只會在那兒安靜的由綱吉打罵。

每次綱吉醒來都發現枕頭濕透的。

3.
兩年後京子懷了孩子,檢查的結果是個女孩。他的忠犬獄寺高興得不得了,高呼著彭哥列有後了萬歲!背影是他和戀人的養子不滿的面容,原因是獄寺因為這件事忘了他的生日。

綱吉在當天晚上輕聲的和京子說著:「是女兒的話就把庫洛姆的兒子招贅吧。」
京子輕笑著,我就知道你會這樣說的了,她回話,那個人一直都在你心裡,不是嗎?
妻子居然知道這件事令他抖擻起來,心中無疑的湧起了罪惡感。
「就算如此我也愛你,我不會反對的。」
京子面上那一零一號的天真笑容,從何時開始,成了一重負擔?
「對不起…京子…對不起…」
那一晚他抱著妻子哭了一整晚。

3.
正如檢查的結果,孩子是個女生。她被起名為澤田九音,命名的正是她父親本人。
這孩子就如同他當天以超直感聽到的那九個音節一樣,宣告著他和骸之間的終結。今天起他會是京子的好丈夫,九音的好爸爸。他不會再是那個愛著骸的綱吉。

4.
孩子一天一天的大,也就長得越來越像綱吉。
「爸爸,爸爸,你喜歡這個叔叔嗎?」
小小的食指指著庫洛姆為他和骸拍的合照,心中有某一種東西破蛹而出,手在抖動,淚於眼中不停的打滾。

綱吉結果還是騙不了自己。

他還是忘不了那一晚,他到最後還是死心塌地的愛著六道骸這個人。

「爸爸有那兒在痛?」
女兒天真的聲音於這一瞬變的無比的刺耳,他可以做的只有整抱著女兒不停的流淚。

5.
「久遠身上沒有流著骸大人的血,BOSS。」
九音出生那天庫洛姆無比認真的說著。
「就算是再像也是如此,他和骸大人沒有任何的關係。這樣,也好嗎?」
庫洛姆的丈夫不是黑手黨的人,而是一個和彭哥列有來往的政治家。不是她身邊最親近的犬或是千種,因為那兩人其實一直在交往,他們不言於聲可是他知道。的確有不少同盟也表示希望能夠和庫洛姆成婚以加強同盟關係,也給他一一的拒絕了。原因只是單純的因為骸討厭黑手黨而已。

骸就算失去了身軀,他還是可以左右你的決定。

「啊啊,只有微少的關係也好。我也想和他有一點兒的關連。」
「就算令女兒不幸也是?」
「你的兒子才不會是那種爛男人喔。」

那是莫明的自信。真的真的,就算只是骸他半身兒子的妻子的父親,他也想和他有一點兒的關連。

6.
「小姐!小姐!您想到那兒去!?」
銀髮的青年快步的追上前頭的啡髮少女,引起了對方異常不滿的反應。
「那兒也好!我才不要和那個什麼前霧守半身的兒子訂下什麼婚約!」
「您最少也說是現任霧守的兒子吧,小姐…」
回應青年的這句話,少女立刻回頭,用橘色的雙眼望著青年。
「父親不是因為那個人是庫洛姆小姐的兒子才要我嫁給他的。」
她就像是忍耐著什麼的似,咬緊下唇,緊握拳頭。
「父親是因為他是父親所愛著的前任霧守-六道骸半身的兒子才希望我嫁給他的。天,六道骸一直都佔據著父親的心,我和母親加在一起才有一個他重要。」

「你說我會想嫁給他半身的兒子嗎?」
她的聲音抖擻著,名為天的青年啞口無言。

7.
天可以體諒小姐的心情,但要是不把她帶回去,他那個隼人父親可是會用炸藥把他轟飛回日本的。
「總之小姐,您自回去吧!向首領說的話他一定會理解的。我和老爸也會幫口的啦…」
「我是不會回去的了!你回去跟獄寺先生說吧!山本先生會保著你,最多也只是會飛到西西里不會飛回日本的!」
「小姐……」
無視青年的哀嗚,少女自顧自的向前走。

「喂啊?這不是天嗎?那這位不就是…呼呼,我可以告訴獄寺先生嗎?」
在他們眼前出現的是身材高瘦的藍髮少年,紅藍的異色瞳更是進一步突出了他的氣質,他輕輕的牽起少女的手,烙下一吻。
「初次見面,彭哥列的公主。九音小姐。」
面上出現了紅暈,面前少年的長相出色之餘,性格又不錯。九音於這一瞬覺得和他共渡一生也是個不錯的選擇。
「你好像玩得很高興呢,久遠。」
Kuon?天好像很久沒叫過我的名字呢?九音想。
「才沒有呢,天。這是禮儀,禮儀。對未婚妻的禮儀。」
少年笑著回話,九音感到自己的腦袋開始當機,千萬不要告訴我這想法是事實…

「我叫久遠.達爾達洛斯,霧守-庫洛姆的兒子,你的未婚夫。」

九音於這一刻咒罵上天,怎麼父女的喜好會如此的相似。媽的,她墜入情網了。

結果兩人是手牽手的回到會場去的。

8.
「一切都照你想的前進著呢,蠢綱。」
「有一件事不同呢,reborn。」
他向著女兒和未婚夫那甜蜜的笑容,淡淡的說著。
「九音她,不但告訴我我和骸已經完結,也一直的告訴我,我還是很愛骸。」


後記:
明明是悲文…一到子世代那面就變歡樂了…媽的…(泣)
孩子們的名字如下:
澤田(sawada) 九音(kuon)
山本(yamamoto) 天(ame)
久遠(kuon).達爾達洛(Tartarus)
天是養子,名字明顯是山本改的,用了兩秒時間(喂)
而九音和久遠只是單純的想玩文字遊戲orz
久遠的名字有暗示他像骸(咦),久遠=永遠=永生=輪迴(好勉強orz),Tartarus是冥界最深處=地獄的盡頭(也很亂來)。
順便一提本文天21歲,九音16,久遠18。

    全站熱搜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