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人稱練習。
好苦好苦的6927。
慎入。




你們的相遇並不浪漫,可是卻是非常的轟轟烈烈。

你們把劇場破壞得亂七八糟,最後你間接害他被關於牢中。

你的家教說你不必擔心他們,可是你做不到。
在那天起一聽到有關犯人入獄的消息你都會問起他們的事。
你沒發覺,可是「六道骸」這號人物卻在你心中扎了根,就算你沒刻意去想,這名字還是會在你口中脫出。

再次見到是在你的指環戰,他的半身以你霧守的身份出戰。
只是代理,因為你父親選的霧守是他不是那女孩。
在那戰鬥中你接觸到他的記憶,你對他的印象多了口是心非而且重視朋友這一項,還有就是你知道了他還生存。

於是你提到他的機會就更多了。

過了好幾年,你承繼了你應有的位置。
你下令和服仇者交涉,把他放出來。
代價是他必須對你絕對服從。

你仍是沒發現他於你心中越催重要。

蠢綱,你是不可能和他在一起的。
前家教提點你,你仍是不明白。
你不明白你愛他,你不明白他愛你。

平衡點是會倒塌的,由其是在一方重得很過份的時侯。
他愛你愛得快瘋了,他想你想得太多了。
他破壞了這平衡點。

那一天他抱了你。
我愛你,我愛你,綱吉。我愛你。
腸藏被壓迫的感覺害你想吐,可是有另一種感覺於你心中升起。
奇異的滿足感。
你是我的東西…綱吉,你是我的東西…
他的聲音很溫柔,可是動作卻是很粗暴。
你知道你反抗他會停手,可是你沒這樣做。
你只是在他身下喘息,一句拒絕的話也沒有說出來。

你感到濕熱由你的眼中流下。




這件事你沒有說出來,他也沒有,也許該說他沒有機會說出來。
隔天他就從你眼前消失了。

總部沒有他的消息,庫洛姆聯絡不上他。
就如同霧消散一樣,他消失了。

起初,大家也著急地找他,當過了數個月,持續的就只有他忠心的部下和你而已。

再過了幾年,你娶了你一直喜歡的女孩子。
你意外的沒有感到興奮,也沒有什麼重大的喜悅。
日子平凡也幸福,只是你不滿足,就像是欠缺了什麼。

首領,請你跟我來。
她的半身如此的要求著,你也沒有拒絕的理由,所以你就跟她去了。
她帶你去的地方是一處斷崖,面對著大海,你面前有一個小小的墓。

骸大人叫我要你結婚後才可以帶你來…
她眼中充滿著淚水,聲音很小,你得很用心才聽得到。
他說這兒能夠很清楚的看得到天空所以他就選了這兒。
墓上刻著他的名字和出生死亡的日期,死亡日期是在他抱了你的三天後。
同樣的,那上面義大利文細細的刻了一些字,「我永遠愛著我的天空」。

我不愛你!我不愛你!六道骸我不愛你!
你鼻子一酸,你忍不住對著墳墓大叫。
你現在知道你自己想要什麼,可是你已經沒法子得到了。

其實你愛他,比愛你妻子更愛。所以你那時才沒有反抗。
太遲了,一切都太遲了。

我愛的是我的妻子,我愛的是京子。我不愛你,我不愛你…
近乎發瘋的大叫,你只是在發洩你的情緒,你不知道這些話是說給你自己聽還是他聽。

我不愛你…六道骸…我不愛…
你雙腳失去了力度,跪到在他的墓前,你口中仍然的叫嚷著你不愛他,可是你的淚水還是留下來。

就如同他當初抱你時一樣。



後記:
我是混球…ORZ回去拉MAYA了…(巴死)

    全站熱搜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