悔恨的淚
---------------------------


「入江正一,為了我們的未來。就請你消失吧。」
那個灰髮的混血青年,輕輕的扣下了扣板,子彈從槍管中射出,撃中了他的胸口。
他不認識射殺他的這個青年,也不清楚他得消失的理由,他只知道自己的生命正在消逝。
他好像看到一個白色的身影,他口中吐出了一個自己不認識的名字。
「真的很抱歉…白蘭…大人…」
他合上了眼睛,很倦很倦,他已經要睡了,永遠地。
「你殺了這個小子嗎,隼人。」
黑髮的青年痛惜的把灰髮青年擁抱入懷,他不給任何人看到懷中人的淚容。
「我這樣就可以保護十代目了吧…武…別一個次元的我們可以和十代目一起了吧…」
他的淚是為了什麼而流,他不知道,胸口好悶,淚水停不了。
為了十代目的生存而殺了現在還無辜的小孩。
這是對還是錯?
「嗯,我們已經改變了未來。已經沒事的了…隼人。就像白蘭想保護這小子一樣,我們也只是想保護綱而已…」
他更加收緊了手臂的力度,把懷中人抱得更緊,讓他的淚都落在他胸口上。
----------------------------------------------------------------------------------------

遺憾的淚
-------------------

白蘭大人。
真的很抱歉白蘭大人。

「小正…」
「白蘭大人?」
白蘭張開了兩眼,映入眼中的是一張蒼老的臉。
「嘩!!!里歐我不是叫你不要在我睡時接近我的嗎!?」
「這很沒禮貌呢,白蘭大人。再說不接近你又如何叫醒你呢。」
這是今天的文件,里歐把厚厚的文件放到桌上,要在明天前處理好,他補充。
白蘭認命的隨便抓起了一張文件,流暢的於上面簽上了簽名。
「白蘭大人。」
「怎啦,里歐?」
他再拿起另一張文件,再次重復簽名的動作。
「小正是誰?」
他呆了一呆,很熟識的名字…可是他不知道是誰。
有一種難以言喻的感覺自心頭升起,眼眶很熱,淚水快要落下。
「白蘭大人?」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為什麼會那麼悲傷…」
他用左手遮閉雙眼,落於掌心的熱度是為了什麼?
心中的痛又是什麼?
「白蘭大人,你也許是太累了吧…」
老人把手按在白蘭的肩膀上,輕輕的摸了摸他的頭。


「啊啊…居然哭了呢我…有多久沒哭過呢。」
上次哭好像已經是母親過世時的事了,他帶點自言自語的輕喃著。
「小正,小正,你是誰啦?」
他閉上了眼睛,任由淚水落下,他習慣性擺放的秋牡丹仍舊開得燦爛。

--------------------------------------------------------------

欲哭無淚
------------------------


「入江正一,我們來看你了。」
粟色長髮的青年半跪於小小的墓碑前,表情盡是苦澀。
「我們用你的生命來換取了我們的幸福,真是抱歉呢…」
他看了看背後捧著一大束白蘭花的靛髮青年,青年對他回了一笑,把手中的花束交到他的手上。
「我們害你和白蘭痛苦,我們做到的補償就只有這樣吧。」
他輕輕的把白蘭放到墓碑前。
「我們只可以讓這些花代替他陪著你,入江正一。還有就是…」
「祝你們下輩子可以幸福。」
靛髮青年代替他說了下去,把他身體和後悔的心靈緊緊的擁入懷中。


後記:
本是一篇來的…分成節感覺好多了ORZ

    全站熱搜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