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口氣全文補上!!



十年。
兩人相識的時間。
正確一點是十一年。
因為在未出生時就已經知道對方的存在。
詛咒。
因為是被創造出來的生命。
一生都要背負血腥的命運。



孽緣。戀人。
不相關的字詞。
明明就是不相關。
為什麼會變成相同的呢。



十年。
用了十年來了解你。
用了十年來愛上你。
詛咒。
會因為愛而解開。



閉上眼睛。
不同以往看到血泊的影象。
看到的是你的美麗的金髮。
陽光般的金。
海水般的藍。
它們不知不覺中取代了黑。
成為了我生命中最重要的顏色。

「コラ。利邦。你看,下雪了。」
你伸出手去接著飄雪。
輝金配上純白的雪。
令我看得異常著迷。
「對。是雪。」
有一段頗長的時間。
很討厭雪。
討厭它們的冰冷。
討厭它們的寂靜。
可是當和你在一起。
一切一切都沒關係了。
雪白令你的金髮更加耀目。
寂靜更能襯托出你的開朗。
愛雪。愛你。
緊抱你。
永不放手。
「明天是情人節。
我們交換禮物吧。」
無視你的不滿。
吻上你的唇。
期待明天的禮物。

「可惡コラ!!利邦這混蛋!!」
腦中沒法子把下午的事整理。
親吻。雪。情人節。情人節。情人節。情人節。
「可惡的利邦!!難得一天的假期卻要我準備什麼禮物…死吧コラ!!」
把枕頭當成戀人。
狠狠地潮它攻擊。
連身為拍檔的菲爾可也看呆了。
整理羽毛的動作也停了下來。
「可惡可惡可惡可惡!!」
用力的把枕頭丟到牆上。
枕頭以完美的角度反彈向菲爾可休息的木架。
「嗄!?」
菲爾可給突如奇來的攻擊嚇了一跳。
急急忙忙的飛往主人身邊。
嗄嗄嗄的叫了幾聲以示不滿。
「菲爾可。」
稍為冷靜下來的他叫著拍檔的名字。
疑惑的問道。
「我要送什麼東西給利邦コラ?花嗎コラ?」



碰!!
菲爾可告訴自己。
這是因為自己那天然得可怕主人的無心之言害的,
絕對不是自己沒平衡感也不是飛太久了不會站。
慢慢的飛回原來的位置。
開始回答主人的問題。
「嗄嗄嗄嗄嗄。嗄嗄嗄嗄嗄嗄嗄嗄嗄!」
譯:那是在上面的人送的。只可惜你是被壓的那個!
一針見血的說出主人心中的痛。
沒錯。
他是一只受(大心)。
而他家的攻就是那個愛耍浪漫嘴巴上有一公升蜜糖的超.一流殺手利邦。通稱鬼畜邦。
「那你說我可以送什麼呀コラ!!那混蛋什麼也不缺!!你不是要我做巧克力吧コラ!!」
給自家寵物說中了心中的痛。可樂尼洛不禁咬牙切齒的說著。
明明大家也是男的為什麼我要被壓。
明明只是孽緣為什麼會變成戀人。
最重要的一點是……
為什麼千不著萬不著自己要喜歡上他啊!!!
忍不住的又往枕頭用手的打了一下。
氣死人了!!
「嗄嗄嗄嗄。嗄嗄嗄嗄嗄嗄~」
譯:主意不錯。不過你也不想做這種少女的行為吧~
無視主人的狂抓。
不…正確一點是習慣了。
自從主人和有孽緣的利邦交往後。
這種事就和吃喝一樣的普通。
幾乎每天也會發生一次。
不過,
本人在狂抓完往往就會和戀人和好,
甜甜蜜蜜的過。
唉。
見怪不怪呢。
菲爾可想。
「那你說要送什麼コラ!!」
的確是不想像小女生那般送巧克力(酒心)。
可是腦中完全想不到有什麼好送。
衣服。
那人總是說他沒品味。只穿軍服。
槍械護理用品。
很實用。但不是情人節應該送的物品。而且送了一定會說他不懂情趣的。
日常用品。
那傢伙的日常用品有綱提供,而且他最重要的日常用品只有香煙。
苦惱。
可以送什麼呢。
不要像小女生要有品味又要有情趣。
真難想。
「嗄嗄嗄嗄嗄嗄嗄~嗄嗄嗄嗄嗄嗄。」
譯:送你自己出去吧他一定很喜歡~反正你送什麼他也一樣高興的。
好整以閒的說出爆炸性發言。
反正說是寵物不如說是惡友比較好。
阿龍和利邦也是這種的相處方法。
「你想死嗎コラ?」
高舉枕頭作出攻擊姿態。
「嗄嗄~嗄嗄嗄嗄嗄嗄。嗄嗄嗄嗄嗄嗄~」
譯:不是不是~反正想不到。出去找找看吧~
飛到主人的肩上。
用頭部示意主人外出。
「明明就是你自己想去散步吧コラ。」
口中雖然不滿。
但仍然在穿上外套後步出房間。

在白雪的洗禮下西西里島不同於平時黑手黨橫行的面貌,
變得寂靜和平。
連步行在街道上也有重生的感覺。
一想到重生就想到同名人士的要求頭又開始痛了。
「買什麼好呢…コラ。」
漫無目的的在街上步行。
街旁林林種種的店舖都因為明天的節日放出了很多精美的商品。
可是就是全都看不上眼。
多精美的精品也好也冇法吸引他的注意。
店舖中滿滿的女生其實亦是一個原因。
可樂尼洛的自尊不容許自己進入一間滿滿是女生的店舖。

「喂,小朋友。要不要跟大哥哥去玩啊?」
幾個穿著頗為光鮮的青年團著可樂尼洛,
用玩世不恭的口氣說出泡馬子的說話。
明顯的就是不知名的富家公子。
「我沒時間コラ。」
以平靜的語氣說完就轉身走。
一來自己不是女人但給男人泡令他很不爽。
二來要是找不到明天的禮物明天會發生什麼事真的是不知道。
只要一想到要是利邦收不到禮物會做的事。
可樂尼洛就打從心中發寒。
「可是我們有呢~」
「不可以走呢~」
「和我們去玩吧~」
青年們仍然不放棄。
持續的死纏。
「你們………」
忍耐畢竟有限度。
而且可樂尼洛的耐性並不屬於很好的一群。
現在他已經是瀕臨暴走了。
「啊!條子啊!」
「糟了!快跑!」
略為偏高的聲音一喊出條子兩個字,
男人們就一窩蜂的逃走了。
「喂。幫了你。給我報酬吧!」
「還是沒有變呢你。瑪蒙。」


黑色的過眼斗蓬,滿口的金錢交易。
的確是藍色的阿爾柯巴雷諾的瑪蒙。
「沒變?才兩三天不見。會變才怪。」
略有不滿的語氣,不過下一秒就轉成諷刺的語氣。 
「喔喔~你在這兒幹什麼~?難不成是買巧.克.力~?我可以介紹你一款利邦會喜歡的。」
「多事!你才是來做什麼的!」
先不管瑪蒙是如何得知利邦的喜好。給諷刺的可樂尼洛決定先反擊為妙。
「當然是買包裝用品吧。巧克力還是要自己做才有意思吧。」
瑪蒙自傲地把自家製作的巧克力向可樂尼洛展示。
一面亦不忘說著我看你還是買比較好反正你站在女生群中也不會很顯眼之樣的說話。
令人火大。不過瑪蒙那開玩笑式的諷刺比起利邦那種。真的是小巫見大巫。
瑪蒙是會適可而止。
而利邦呢?
他是那種非得把你氣死不罷休的人。
自己也有不少次被他氣得半死,
可是每一次也給他的甜言蜜語說服。
總是感到會喜歡他的自己是呆子。
「那,你還在做什麼。不快一點去買コラ?」
沒記錯這店鋪也是非常有名的。
不快一點就沒貨的了。


「早就買好了~最便宜的那種。」
「果然。比起人類你還比較愛錢コラ。」
嘆了一口氣,嘛,自己也是知道的,瑪蒙就是這種人。
「反正內在比較重要,再說心意補救,更加可以為人留下回憶!」
你果然沒有情趣,瑪蒙又再下一擊。
「就是那個コラ!!謝啦瑪蒙。」
不過可樂尼洛就像是想到什麼的大叫著,他緊握瑪蒙的手,道謝後就奔進商店,只留下了一面汗顏的瑪蒙呆立原地。


「啦啦啦~」
買到想買的禮物,可樂尼洛的心情變得十分良好,笑容滿臉的哼着鼻歌,向和利邦約好的地方前進。
菲爾可只感到不可思議,明明昨天還苦惱得不得了,怎麼今天卻成了一副幸福少奶奶的樣子?
人類真是難以令人明白,牠心中暗暗的想。
「喂,利邦!這兒啦コラ!」
大聲的呼喚着戀人的名字,可樂尼洛用力的揮動雙手。
利邦含笑的向他的方向前進,他手上拿着的一大束豔紅玫瑰,加上天上降下的粉雪和他本身俊逸的外貌,吸引了不少好奇的目光。
當他把手中的玫瑰交到可樂尼洛手上時,可樂尼洛的臉不禁紅了起來,一方面是因為收到那麼多的玫瑰,另一方面是因為旁人的目光。
旁人射來的驚訝和羨慕的目光刺得他很痛。
「怎麼啦,不喜歡玫瑰?」
不過身為男人送這個是很當然的,他加上了這句。
可樂尼洛搖頭,他並不是討厭玫瑰,只是身為男人捧着一大束花有點兒丟臉,不過念在利邦也是一路上捧着過來,他也不好意思說不要。
「一共九百九十九支,你可以數一下。那麼,你要送什麼給我?」
輕輕的撫上他漲紅的面,利邦笑着的去期待他的答案。
「這個コラ。」
他從懷中拿出了一個小箱子,青色的包裝加上黃色的絲帶,代表他們的顏色。
「可以打開嗎?」
他輕輕的點頭,表示可以。
「相架?」
箱子中的是一個玻璃製的相架,簡單的設計配上琉璃色,有一種珍寶的感覺。
「你都不拍照呢コラ,最少也留下一張的回憶啦!」
他不好意思的抓了抓頭,輕聲的加上了一句多虧毒蛇他才想到送這個。
利邦的笑意更深了,他本身還有另一份禮物,可樂尼洛送的這東西也許是剛剛好呢。

「可樂。把手伸出來。」
他左手握着他的右手,用右手輕輕的把某東西套入他的無名指中。
那是一只銀製的指環,上面有一顆小小的黑曜石。
金屬製的指環明明是十分冰冷的,可是可樂尼洛就只感到身體很燥熱,臉蛋就像要燒起來一樣。
「這個送你。不要用來當頸飾,會比真正用途更危險的。」
他低頭輕吻着可樂那套上了指環的無名指,含笑的輕輕的說道。
「帶上這個和我拍照吧,我的小可樂,我唯一的伴侶。」
無視對方那呆滯的表情,他狠狠的吻上了那可愛的雙唇。

    全站熱搜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