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柏達…」
紫髮的少年無聊的躺在椅上,朝金髮少年招手。
「怎麼啦…魅影大人。」
金髮少年必躬必敬的回應著對方。
這語氣卻令紫髮少年大為不滿。
「我說啦…柏達。」
慢慢的揚起帶有邪惡氣息的笑容。
語氣中亦帶有重重的怒氣。
「我說過多少次不要用大人稱呼我的。我們是朋友。朋友不應該使用敬語來稱呼對方的。」
「與此同時我們亦是上司與下屬的關係。雖然現在象棋並未成形。可是我仍然認為我們得保有君臣之禮。」
一口氣把自己的想法說出來,無視對方越來越差的面色。轉身繼續去完成自己的「工作」。
說是工作。
但其實就只是照顧魅影的起居飲食而已。
魅影十歲左右就被幽禁。
說實話他的生活知識幾乎得於0。
被幽禁的年中,不用擔心吃的。
當然地不會造飯。
同時,亦不會給你去換洗衣服。
所以洗衣服也不會,更何況一般家庭中,特別是魅影家以前的富裕狀況。
十歲的小孩是不太可能會去洗碗的。
因此洗碗也不行。
由此,
一切的家事上至造飯洗衣,
下至打掃換床單。
也是柏達一手包辦的。
正打算把手上的抹布放下去洗衣服時,一縷金髮被人拉扯。
而且對方亦借勢的把自己擁入懷裡。
「魅影大人,你又想什麼了?」
仍然保持必躬必敬的態度,令魅影更加的不滿。
「柏達…你就是不肯改口嗎?」
用力的抱著懷中人,用一種帶有強迫性的口氣說著。
輕吻著細頸,手正不規矩的活動著。
「魅…魅影…大人,請…不要…這樣…」
羞紅著臉,請求對方停手。
「不要~可是呢~」
露出像小孩般的天真笑容,魅影眼中的邪氣仍舊不減。
「要是柏達答應以後也不用敬語和我說話的話…我可能會改變心意也說不定呢…」
「魅影,你!」
氣上心頭令柏達一時忘了禮貌,要不是手被抓住了的話真的恨不得送他一掌。
那有上司想下屬不用敬語對自己說話的!
「合格了~柏達~」
實行自己說的話,魅影馬上把手鬆開,給予柏達應有的自由。
「我說得出做得到吧~柏達~」
心情愉快得不得了用哼歌的方法把說話說出來。
魅影完全無視了面色極度差的柏達。
柏達咬緊牙關手不自覺的握緊了拳頭。
要不是自己是魅影的下屬,恐怕他真的會一拳打在他的臉上。
完全無視別人的意願,只是遵從自己心情而行動。
這一點是他最不滿意的。
「呢,柏達~」
在柏達沉思的時間,魅影已經行到柏達面前。
抱緊了他。
「你又想做什麼了,魅影。」
嘆了一口氣,柏達已經放棄用敬語來稱呼魅影了。
反正這是魅影的要求,柏達也是樂得輕鬆。
「想知道我為什麼要你不用敬語嗎?」
問了一個令柏達很感興趣的問題,柏達點點頭表示同意。
「我們家在魔女國也算是高階人家。家中也有下人之類的人。他們表面上用敬語來稱呼我們,可是在私底下欲偷偷的說我們的壞話。我…很不喜歡這樣子。」
魅影收緊了手中的力道,柏達亦乖乖的讓他抱著自己冷靜下來。
「所以我要你不用敬語來稱呼我。對我來說你基本上不是我的下屬,你是我的朋友,戀人。所以…不要用敬語好不好?」
柏達不是第一次看到魅影軟弱的樣子,第一次和他同床時他夢到父母自殺,也有露出過軟弱的一面。
柏達喜歡他這個樣子,這樣子的他只有自己看過,是只屬於他的。
「我明白了我的司令官。我喜歡上你果然是我一生中最大的屈辱呢。」
露出和說話不同的甜美笑容,除了在死去的家人面前外,柏達就只有在魅影前這樣笑過。
「嗯…我愛你喔,我的參謀。」
緊緊的抱著人兒,魅影也溫柔的笑了。
-----------------------------------------------------------
好了又完了一篇…
下篇會是咢亞的痛楚…
完不完得了就不知道。
出文時間也是喔(炸)
打不到戰B我就會寫的了(踹)

    全站熱搜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