爺婆雙狐雙配對新刊預定

我家難得沒掛的好爺(跟超病小狐和最強鳴狐)

設定上爺的常識跟常人有偏差,因而可能會出現一些對他人非常惡劣的行為,請注意。


「請上車,三日月大人。」

 

岩融為他們安排了一輛牛車把他們送往粟田口山下。

那是跟他們平常出門所乘坐的相比來得小而簡陋的牛車。

 

儘管他可以感覺到主人對此並不滿意,但在沒有其他選擇下他還是坐上了這輛牛車。

 

「真是討厭。不過這就是分家的能耐了吧。對嗎,國廣。」

面對主子嘲諷,他只是點了點頭沒有說話。

 

他不懂。

於他而言,牛車的作用就只是代步,裝潢如何跟大小也沒有什麼關係。

只要能把他跟主子安全送往目的地,那就已經足夠了。

 

但對身為「人類」的主人卻並不是如此吧。

 

他們是不同的。

不管是生理還是心理都不一樣。

「人」跟「妖」,是不一樣的。

 

於車程中兩人保持著沉默。

想著怎樣去收服「狐妖」的「人類」,思考著「人與妖之別」的「式神」。

漸行越遠的二人。

 

那個決斷的時段,已經在倒數了。

 

***

 

來了。

 

少年慵懶地睜開了眼睛。

床舖中另一個體溫早已不出所料消失,於是他也帶著微笑由床舖中爬出來。

 

少年於單薄的襦伴之下,帶點病態的白色肌膚上盡是紅色的齒印。

他這名新的眷屬,仍未習慣以雙眼探知世界;仍舊像個幼子一樣,以嘴巴來感覺世界,取得安全感。

 

可是就是這樣才可愛喔。

漂亮、可愛而又帥氣。

那個人就是他的伴侶。

 

稻荷大神把他跟那個人的紅線接上了。

作為稻荷大神的使者他第一眼看到那個人時就已經知道。

 

狐狸啊,是一夫一妻制的生物。

只需要二十分鐘就足以讓牠們認定一生的伴侶。

 

那個人,是他相守一生的對象。

即使是髒亂的外表也沒辦法遮蔽的靈魂光芒,這個人,是為了跟他相遇而生的。

 

「讓他們上山。」

緩緩地脫下襦伴,換上身為山神的正裝,少年輕聲地向侍奉自己幼狐下令。

「是非不分的人子。得吃點苦。」

 

人子不懂得珍惜他,人子不懂得愛他;但沒關係,從此以後他會用這接近永恆的生介去愛他,去珍惜他。

 

他願意把自己的力量分一半給對方。

他願意成為稚兒被對方擁抱。

 

就如同對方願意為他捨棄作為人子的一切。

自此跟老去無緣,只能永遠留在他的身邊。

 

他願意。

對方亦願意。

 

只是如此。

只是如此而已。

 

***

 

「牛車已經上不去了,三日月大人。」

駕駛牛車的下人恭敬地向主子行禮,他的任務已經到此為止。

 

粟田口山是個人煙罕至的地方,當然也不會有牛車能走的路。

這點山姥切國廣早就已經有所覺悟,他們就必須一步一步,像是誠心地向神明參拜修行的修行僧跟行腳巫女一樣,前往他們「敵人」的所在之處。

真是諷刺。

 

他可以看出自己的主子對此非常不悅,但這卻是件沒辦法的事。

人類有他們的極限。

沒辦法飛翔,也沒辦法於水中長時間存活。

即使是借用神祇之力,也有限度。

 

更何況———

 

「看來,我們真的很不受歡迎呢。國廣。」

 

於這個充滿山神祝福的山中,對「山神」抱有敵意的他們,又怎會得到山中生物的好臉色呢。

不論是動物還是山上的一草一木都對他們散發出沉重的憎惡氣息。

 

那證明了那一位是個多受愛戴的神祇。

想必於萬物眼中,想要討伐衪的主子跟自己,才是惡人吧。

 

然而,對「三条」來說,那一位是必需討伐的存在。

死者不會說話。

只有衪的死,才能令「三条」站在「正義」的位置上。

 

「走吧。國廣。」

 

而他作為式神,能做的只有一件事。

 

「是的,三日月大人。」

 

聽從跟自己定立契約的主子之令。

抹去一切跟主子不同的價值觀。

 

式神是不需要想法跟感情的。

式神。

並不需要此等無用之物。

 

只有尊貴的人類才被允許擁有的「無用之物」。

 

-----------------------------TBC------------------------------------

8周目,亂舞一(

希望2月或4月可以寫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月晴 的頭像
星月晴

寂靜之風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