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是雙狐日卻好像沒什麼雙狐……

爺婆也……沒多少(。

刀舞演員推上那鑽布梗。

 

三日月宗近!你這個人啦!

 

三条家的人吵架並不是件常見的事情,但那多數是小狐丸跟三日月這對年齡相近的兄弟出現口角,三日月跟備受三条家全體寵愛的今劍吵架連身為初期刀的他也是第一次見到。

 

哎啊,今劍啊。你就不要執著於這點小事啊。我不是道歉了嗎?

什麼小事啊!而且你的道歉一點誠意都沒有只是隨口說說吧!

啊哈哈哈!被發現了嗎?

不發現才怪啊!你這個人啊!

 

他看著三日月跟今劍消失在走廊的彼方,他停下了手上整理文件的動作,注視著還不時傳來怒吼的遠處。這次,這個混蛋老頭又幹了些什麼呢?把今劍的點心吃掉了嗎?

 

作弊。

嗯?

 

鳴狐把手上整理好的文件放到他的面前,那張平時看不出表情的臉上現正充滿著愉悅。

看來,他也覺得這件事有點特殊,而且還覺得很有趣呢。

 

小狐丸說的。昨天三日月在跟今劍下棋時作弊。

那……那麼孩子氣?

賭注是羊羹。石切丸說太甜沒有吃。

……果然嗎?

 

只要跟吃的扯上關係,這個老頭就會完全不擇手段。上次裝不懂猜拳的規舉遲出也好,偷小狐丸的份也好……這老頭跟鶴丸一樣,都是越活越過去了嗎。今天請燭台切多給今劍一件點心好了…希望他快一點氣消吧。

 

今劍不會那麼輕易放過三日月的。

 

像是看穿了他的心思,鳴狐把今天由鶯丸泡的茶推到山姥切的前方。

濃郁的茶香傳入鼻腔,這樣他想起不久之前三日月對他說過的事情。

 

食物之仇好比弒親之仇嗎……?這班古刀也太……

平安時代食物不足是常態。而且…料理太美味。

嘛,不否認燭台切的料理是令人想一嚐再嚐的。但也不用不擇手段吧。

這就要山姥切跟他說了。

山姥切啊───借我躲一下!

 

話題的中心,天下五劍三日月宗近快步衝入房間之中,一把抄起了山姥切身上的白布將之遮掩於自身之上。他非常不憤地漲起了臉頰,努力地躲平於地上以便桌子可以遮掩他的身影。

 

那個今劍居然向岩融跟石切丸告狀!不不,要怪的應該要怪發現了的小狐丸!他居然背叛親兄告訴今劍我偷換了棋子!太可惡了!

 

不不,要說的話不是背叛親兄弟的你比較可惡嗎;而且只是為了幾片羊羹。

這當然是不能說出口的事情。

跟三条扯上關係的事還是迴避得有那麼遠得那麼遠好,特別是他們在內訌的時間。

 

雖然是很想說「這跟我無關」把這個老頭給趕出去,但說到底之前他的助言確實是幫助了自己不少……而且再怎麼說身為戀人見死不救也是太殘忍了。

山姥切國廣還是選擇了把自己的襤褸布再往對方身上多遮掩一點。

 

待一會他代替三日月去道歉好了。把自己的份以及請燭台切多給今劍一份點心,一共三份點心的話今劍多少也會氣消吧?

 

在一邊的鳴狐默不作地多倒了一杯茶置於地上給三日月飲用。三日月也毫不猶疑地取之飲用。

 

小狐狸!你不會出賣我給今劍吧!

 

三日月笑著向鳴狐詢問,語氣中充滿了信任跟確實。啊啊,他都快忘了。在現世中這兩個人是同居於博物館中的呢。

 

鳴狐只是搖了搖頭。寡言的他只會對自己感興趣之物發聲,然而他對沒興趣又或是認為無應言語的東西卻會沉默到底。

對此身為他長姪的一期一振也感到非常困擾,不管是跟他血脈相連的姪子們、曾經長期共侍一主的三日月,還是給予他肉體的審神者也好,從來都沒人可以理解到他的真意。

 

就除了他的番小狐丸跟他的半身。

可惜那兩個人並不於此處。

小狐丸今天負責照顧田園,而他的半身也跟著對方前往了。

 

說好了喔!

 

他自身也從來搞不清三日月的真意,對著這班年紀比自己大上不知道多少輪的古刀,山姥切國廣也只能夠跟著他們的步伐走而已。

 

雖然是作為初期刀,但他於這個本丸中年紀比上不足比下有餘。

即使大半的刀子都會因為聽從身為近侍的他的命令,但面對古刀被當小孩子,面對近代刀時被當成同輩玩弄也不時有發生。

 

他沒法做到像三日月那樣讓所有同伴沒法反駁地信服,但他是他,他有他自己的方法來完成近侍的工作。

 

他盯著躲在自己的襤褸布中微笑品茶的三日月,他默默地下定決心。

他總有一天會成為像對方一樣的近侍的。

 

────────────────

 

523雙狐日特別o~ma~ke

 

你們!有見到三日月嗎!

 

障子被氣急敗壞的今劍用力推開,三日月自聽到他的聲音起即屏息以待。他像只貓一樣伏在地上一動也不動,山姥切看到他這個樣子也不禁緊張起來,他把腰伸得筆挺的,努力以不抖振的聲音向今劍解說自己沒有看到對方的影跡。

 

哎啊哎啊,真熱鬧呢。

今劍怎了?

 

就在今劍漲起臉頰想要大叫的時候,正完成田當番的小狐丸跟鳴狐的友伴正好出現在走廊之上。

小狐丸背上一籃蔬菜,手上也有一籃,鳴狐見狀馬上上前幫對方拿著手上的那籃蔬菜,同時他的半身也跳回他的肩膀上。

 

三日月那混蛋躲了起來!整個本丸也找不到他!

今劍這樣大吼著,而小狐丸也只是一副「啊、果然」的樣子看著仍然硬直的山姥切國廣。

小狐丸微笑著打量他的全身上下,這讓他感到異常的緊張。

 

鳴喔。太陽升起來了對嗎?

他這樣問於自己身邊的鳴狐。

是的。

鳴狐這樣作答。

他笑得開懷,這樣山姥切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今劍。

小狐丸低聲喚著自己兄弟的名字。

太陽升起來的話月亮會怎麼樣?

 

當然是落在……我明白了。

 

山姥切國廣感覺到自己背後出現了一陣風,在他理解到發生什麼事情前三日月已經衝向了走廊的另一頭了。

 

三日月你別以為有太陽幫你就沒事啊!這次我才不會就這樣放過你!

 

今劍跟三日月如颱風一樣地離去,山姥切一時之間還沒法回過神來。鳴狐他剛剛……

 

沒有出賣三日月喔。

鳴狐一手擺出狐之窗的手勢向山姥切點了一下,一手環著小狐丸的手,愉快地說著。

只是不會對小狐丸說謊而已。

 

君子報仇十年未晚,兄長大人騙人的功力又怎會勝得過這只幼狐呢,近侍殿下。

 

 

─────end────────

對不起爺爺……

 

    文章標籤

    刀劍亂腐 爺婆 雙狐

    全站熱搜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