練手。

MUSIC JAPAN之役的現PARO。有微石青,可能會感覺到有點岩今?

 

三日月宗近自認不是一個氣量大的男人。

 

「小狐丸…毛巾…還有水。」

「嗯,謝謝。」

 

他三日月宗近可是TEAM三条的中心啊!為什麼就得在這兒看自家弟弟放閃?

他的國廣呢!他的國廣呢!他的國廣為什麼就是不肯來現場看他!

要是國廣有來的話,他現在就不是接下了好心的工作人員送上的水跟毛巾,而是甜甜蜜蜜地享受著戀人為自己擦汗,喝著戀人為自己調製的蜂蜜水……

為什麼他這個人生勝利者明明也是現充的一員卻要被這班現充閃瞎!

 

「小狐丸剛剛真的很帥…比平常更帥。」

「因為我知道鳴你在看喔。所以才特別賣力,這是送給你的特別表演。」

小狐丸輕輕吻上了戀人漲紅的臉頰,而對方也感動地環抱著他的頸項,把整個人都掛在他身上……

好一個少女漫畫的完美畫面。

 

「這兒是公眾場合。自重一點好嗎?蠢弟弟。要是被粉絲們看到怎麼辦?」

「哎啊,妒嫉是不好的喔。男人要大一點才行呢,我是說氣度喔。」

 

前方是弟弟的恩愛畫面,左方是長兄跟戀人的淫穢行為,右方是另一個兄長跟弟弟的甜蜜兄弟愛(?)。

所以他才討厭上電視節目,每次跟兄弟們共用一個休息室都是這個樣子的。

 

每個人都在當光害,去你的。

要是我家的國廣在我一起要把你們全都閃瞎。

 

「只是國廣殿下他不願意來啊。兄長大人您要發脾氣也不要亂對人開槍好嗎?國廣殿下不喜歡張揚,您不是最清楚的嗎?」

「可是!我就是很想!看著國廣的臉來表演啊!我想跟他說!『這是送給你的特別表演喔(心)』!也想聽到他說!『看著你的表演讓我整個人都興奮起來了(舔唇)』!不然『宗近宗近!我累了抱抱我!』也好啊!」

「兄長大人您真的不考慮一下去當配音員又或是演員嗎?」

 

這已經是慣例了。

由於三日月的戀人──山姥切國廣不太喜歡人多的地方,而且低調得有點過頭,所以從沒出現過於他們的休息室之中。

而在其他兄弟的戀人(岩融跟今劍的姑且算在兄弟愛上)總是會在休息室等待他們表演完畢,為疲勞的戀人照料一切的情況下,他會嫉妒好像也是理所當然吧。

 

「把鶴叫來啊!我要求一是把國廣帶給我!不然就禁止團員的戀人出現在休息室中!不照做我就罷工!沒有人可以阻止我!」

 

像個小孩子一樣在地上打滾,有誰可以想到在台上優雅不已,令人沒法別開眼睛的日本頂級偶像三日月宗近會像個討糖吃的小鬼一樣鬧脾氣?

三日月推的粉絲們要是看到這樣的畫面一定會心碎吧。

 

「兄長大人,您已經快三十了。別像個三歲孩子一樣,很丟臉的。而且您這樣會弄髒舞台服啊,您應該知道它不好洗的。」

「我不管!我不管!我不管!總之以後!團員的戀人都不準在休息室出現!我決定了!」

「宗近。團長是我不是你。你憑什麼決定的?」

「憑我是中央兼人氣投票NO1!所以以後只要是跟團員正式交往的人都禁止在休息室出現!」

「原來有這規定嗎?那麼我把東西放下就走了。你們辛苦了。再見。」

「!?等等!國廣你等等啊!!是誤會啊!國廣!」

 

看著如同颱風過境一樣離去的兄長跟他的戀人,小狐丸不禁輕嘆了一口氣。

他重新坐回在沙發上,而他的戀人也默默地蹲在他的腿上。

所謂的對面坐位呢。

 

「是鳴你把國廣殿下叫來的嗎?」

「不,國廣他其實每次都有來看,只是不好意思進來休息室而已。」

「所以我的小狐狸就默默地推了他一把了嗎?」

「不行嗎?」

「真是個壞孩子呢。」

 

結果,也算是好吧。

最少國廣殿下出現給兄長大人一個教訓也是件好事呢。

 

只是,他的兄長大人要苦惱如何讓國廣殿下下次再次踏足休息室了呢。

 

 

「國廣!國廣啊!你聽我說吧!」

「宗……三日月先生你不用為了我而費心的。規定已經定下來了,我可以接受。我再也不會到休息室的了。」

「不!你聽我說啊國廣!」

 

-----------END------------

 

各種,奇怪OTL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