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亞瑟那每天也跑來跟阿爾佛雷德一起睡的策略下,阿爾佛雷德總算是寬心了不少。他臉上的笑容多了點孩子氣,也開始會因為王奉行的華麗古典排場跟自己喜愛的新穎繽紛相差太遠而跟對方拌嘴。他一點一點的回到那個活潑的阿爾佛雷德,這讓亞瑟感到非常的高興。

這是阿爾佛雷德開始原諒自己的證明,而且活潑的阿爾佛雷德想出來的政策比較新穎有效,這樣子一舉兩得不是很美好嗎?

「你們也是這樣想的吧?妖精小姐。」

而他也是一樣,在這些日子中他想起了不少事情;連身體也成長至十三、四歲的程度。說起來也奇怪。在某一天,他想起了有關精靈事情後,原本空盪盪的右手無名指就出現了他在畫像中看過的華美黃金指環(老實說…真的有夠重的。)。而自那天起,他就能夠看見這些小小的可愛的精靈們,也開始能夠使用魔法了。

王只是一臉平靜地表示「哎啊…這次怎麼這麼久才想起這個的?以往很多都是第一個就想起這個的說。」,而阿爾佛雷德既是有點不滿的看著他輕撫著那些自己沒法看到的妖精們。

那個吃味的樣子真的很可愛呢。雖然說一個肉體年齡比自己大的男人可愛真的很奇怪,但可愛的事就是可愛嘛。

「還欠一點而已。不管是我的記憶還是阿爾也只欠一點而已呢。真想快一點醒覺,那就可以跟阿爾一起做更多更多的事情呢。」

醒覺這回事跟他想像中的不盡相同。他沒有消失,說是同化又好像有點不對,感覺就像是在長大前就看過時光電視,知道自己長大後是個怎麼的人後再慢慢長大的感覺吧。

他的記憶也恢復得七七八八,感覺就只欠了那件有關上一次轉生時死亡的事情而已。只要阿爾佛雷德能夠回復往日的開朗的話就會想起來的了吧。他是這樣子想的。

 

「可惜。你是不會有這一天的,queen大人。」

「誰…?」

突然出現於背後的聲音把亞瑟的注意力都吸引過去,他看到有一個看上去就不懷好意的中年男人慢慢的走近他。對方雖然是滿臉笑容,但身上那邪惡之氣並不是光靠笑容就可以掩蓋的。

「你不必知道我的名字。你只要知道我是其中一個不希望你醒覺的人就是了。」

「……反王權者……」

「正是。」

男人微笑著向亞瑟行了一個弓身禮。亞瑟悄悄的把右手放在收於腰間的護身刀之上,作出了隨時反擊的準備。那護身刀是阿爾佛雷德於他成長到這姿態的第二天送他的,也許當時阿爾佛雷德已經猜到在自己不在他身邊時會發生這種事吧。亞瑟狠狠地盯著對方的一舉一動,他很清楚,以現在他的力氣和劍術都不一定可以敵得過對方。

可是不管怎樣也好,他也是不可以默默地任由對方殺死自己的。

「哎啊哎啊……已經懂得反抗了嗎?果然在你是個小孩子的時候就應該處分你,原本以為這次你生於柯克蘭家,很容易就可以把你殺掉。但可恨的羅伯特君卻背叛了我們,把你還給KING他呢。」

「你…說什麼…?」

「柯克蘭家,也就是你這次轉生的家族,一直都是反王權者喔。可是在你誕生後,你的兄長們不知怎麼樣的捨不得把你殺掉,還把你送回給KING他;把我們的計劃都打亂了。我們還打算把你的屍體送到KING的面前,在他大受打擊之時再把他和JACK都殺掉的。所以我把他們三個都殺死了。」

亞瑟完全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兄長其實是為了保護他才把他捨棄?那些冷漠無情……一切一切都只是在演戲?兄長是愛著自己的…?而且也因為自己而死?不只是自己…他們打算把阿爾也殺了…?

可惡…可惡…可惡…!!!!不可原諒!!

「我是不會讓你們傷害阿爾的!!!」

各種的感情混和在一起,是他的,也是另一個他的。憎恨、傷心、難過……還有比什麼都要更深刻的;對阿爾佛雷德的愛情。他不停的揮舞手上的護身刀,儘管一刀都沒有砍中;他還是不停地揮舞,直到對方用力拍在他手上把護身刀給打落為止。

「是時候永別了。QUEEN。」

啊啊……這次的人生要這樣就終結了嗎?他還有很多事想做…有很多話想跟阿爾說啊…他不想在這兒死去啊…

「亞瑟!!!」

就在這時候,一柄光劍刺向男人的胸膛;大量的血液由傷口中湧出,他的頭髮、身體、臉孔會都被它們染紅。

 

『吶,阿爾。反王權者對我下的詛咒已經生效了。那是對這個肉體所下的詛咒,當這個詛咒傳遍我全身後,我就會動手把你們殺了…所以,殺了我吧阿爾。那詛咒只是針對這肉體,轉生過後這詛咒就會破解的了。』

 

光劍…術式…血…詛咒……

「亞瑟…?」

一切都想起來了,一切一切都想起來了。死亡的恐懼、為了國家;為了阿爾佛雷德而死的決心……還有離開他時的不捨。過於龐大的感情一時之間湧入腦海之中,讓他錯亂了起來。他把擔心自己而前來查看自己的阿爾看成了那個男人,他飛快地拿起了自己的護身刀,用力的刺進去────

「嗚……」

「不要!!!」

當阿爾佛雷德倒在亞瑟身上的時候,亞瑟終於意識到自己做了些什麼。他瘋狂地尖叫著,他的身體被亮光包圍;當亮光消退後,他已經完全的醒覺了。他長回到二十三歲的樣子,緊緊抱著被自己刺傷的阿爾佛雷德流淚。

總是這樣子…阿爾佛雷德總是挺身而出的保護自己,也因此才會時常的轉生。他想要保護這樣的阿爾佛雷德才會選擇要他殺死自己,以免自己傷害他。但結果還是沒有任何的改善,到最後,詛咒雖然解除了;但他還是殺死了阿爾佛雷德。

「最少…我不會讓你一個人走……有王在,也不會擔心國家……我會陪你一起的…阿爾。」

他舉起了護身刀,一股作氣的向自己的頸項刺去,但卻在快要刺到的時候再用力也刺不進去。

「我已經等得夠久的了,你還要我再等多少年啊,笨亞瑟。」

阻止亞瑟的人,正正是剛剛被他刺了一刀的阿爾佛雷德,現在他除了肚子開了一個洞外,右手也在流血。阿爾佛雷德微笑著,他用力地緊抱著亞瑟,完全不把自己身上那絕不是小事的傷放在眼內。他是無敵的黑桃KING,這點傷他完全不放在眼內呢。

「亞瑟你果然老了。睡到忘了要醒來嗎?總之,歡迎回來,我最心愛的QUEEN。」

接下來,他用自己的嘴巴封著對方那想要說些什麼的唇。道歉、擔心什麼的……都在這個吻之後再說吧。

-------------END------------------

完了(升天

創作者介紹

寂靜之風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