練手用,CP什麼的說了會破梗…………(不過大家也知道的了吧)

但完全寫不出心中那種令人猜不出是誰的感覺

 

 

 

滴答…滴答…

男人冷淡地看著眼前的「女人」──假若還有人願意稱呼她為「女人」的話。
鮮紅的液體沿著他手上的刀滴落於地面上,腥臭的味道被滿佈灰塵的空氣所掩蓋。儘管血液已經於地上形成了一個小小的湖泊,但氣味卻完全沒有被他人發覺。

「是妳的錯。是妳沾污了『那個人』的國家。」
男人不帶感情的低喃著。他用自己那沾滿鮮血的手於牆上寫字,一筆一劃的,滿懷著感情。那個人,看到了以後會有什麼感覺呢?

生氣?難過?痛心?還是愉快?不管是那一種…只要是因為他而露出的表情…都是最美、最令人心動的。

「沾污了你的國家的人不可以原諒。呢…沒有人比我更愛你,對吧。」

來吧……把你的心每一處都用我的事填滿吧。

---------------------------------------------------------------------------------

在霧都倫敦中,早晨實在是難以用「清爽」來形容的;特別是這樣的一個早晨。

亞瑟.柯克蘭走在前往東區白教堂的路上,心情煩躁得不得了。一路上撲鼻而來的腐臭味和不停向他伸出求援的瘦弱雙手令他感覺心痛又無奈,再繁榮的國家也會是有這種黑暗面的……而他身為國家本身,只因為一時的同情而出手的話很可能只會造成反效果而已。

沒法把他們帶離這種環境、沒法可以幫到他們每一個的話……那個「幸運兒」也只會因此遭受到其他人的傷害而已。

他的心裡很明白這件事,但卻永遠沒法子習慣。每一個國民都是他的寶物;不管對方的身份又或是職業。即使是這些窮困、只能靠自己的身體換來微薄金錢的娼婦和乞丐也是。他是絕對沒法原諒傷害他們的人的。

就例如這次的犯人。

「先生,是這兒了。」
他把目光轉到領路人手指指往的方向。受害者的屍體早已被搬走,地上已經乾涸的血液像是在訴說著受害者死前是多麼的痛苦,身體被切割得看不出原型,內臟被拿走…他默默的於自己的胸前畫了一個十字。啊啊…可憐的女士。妳已經用自己的血洗清了出賣自己身體的罪孽,妳一定可以回歸神的懷抱的。

犯人的手法非常利落,亦沒有留下任何可以查明他身份的線索────除了他在牆上留下的血字。

「TO BELOVED THE QUEEN……獻給女王階下。」
他輕聲的唸出了那行血字,一次又一次。但不管重複這動作多少次也好,他還是沒法參透對方的想法。這是愛還是恨?

犯人是深愛著階下才會沒法容忍這些可憐的女人沾污階下的國土?還是單純的因為憎恨階下而生事?

他沒法判斷,但他卻有一種「事件不會就此完結」的感覺。

因為不管是「愛」還是「恨」都不會那麼容易消淡的。

創作者介紹

寂靜之風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