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瑟緩緩的張開眼睛。他的身體和腦袋都在穩穩作痛,在腦袋還整理出發生什麼事時,他的反射神經已經告訴他「啊啊…魔力用盡了呢…」這個事實。

在還是在軍籍的時候他就已經很習慣這種感覺,雖然這次是他嘗過虛脫得最利害的一次,但仍在他可以忍受的範圍內。他沒法子想起在自己身上發生了什麼事,他的記憶在半夜肚子有種異樣的感覺後就中斷了。

眼前的不是看慣的阿爾佛雷德的睡臉,而是一張似曾相識但又從沒見過的臉。下意識的去接觸自己的腹部;因懷孕而變得圓潤的腹部已經回復平坦,體內亦已經沒有了那種他人的魔力在流走的感覺…孩子…看來是已經出生了呢。

法蘭西斯有偷偷的跟他說過,因為他們兩人的魔力都非常強大,所以他們之間的孩子也決不會是魔力弱小的孩子。而孩子的魔力越是巨大,對母體的負擔就越大;雖然已經有了心理準備,但沒想到這樣一個小小的生命會令他失去失去意識程度的魔力…看來這孩子將來一定大有作為吧。(不,身為他們兩人的孩子沒有作為是一件不可原諒的事情。)

孩子的髮色並沒有承繼兩人的鮮紅又或是漆黑,有如金絲的金髮配上他那張和阿爾佛雷德小時候如出一轍的臉蛋更突顯出背部骨感翅膀的唐突。比起這種骨感的翅膀,他也許更適合溫暖而柔軟的羽翅吧。是個長得像阿爾佛雷德的男孩真好,不但長得可愛而且還可以懷念一下阿爾佛雷德還是個天使時的時光。

阿爾佛雷德很討厭亞瑟提起自己的小時候的事。在他們開始交往的時間開始,阿爾佛雷德每次看到亞瑟拿出他小時候的相薄都會強行沒收。在過了三十多年的現在,他手上可是連一張阿爾佛雷德小時候的照片也沒有。但現在有了他們可愛的兒子後,阿爾佛雷德就再也沒法子以沒收照片來阻止他回顧過去了。因為現在即使沒了照片他也可以看著他的好兒子來懷念過去那些美好的時光呢。

一想到這點他就不禁露出了溫柔的微笑。跟爸爸小時候一樣的可愛兒子和已經不可愛但變得很帥氣(這要對阿爾佛雷德保密,不然他又會得意起來的了)的戀人(他才不會承認他是當妻子的那個!),他的魔生有他們兩人就已經很完滿了。

很多人也以為淫慾只是肉體上的東西,但事實卻不盡如此。跟自己所愛的人結合才是最快樂的(雖然他也沒跟阿爾以外的人做過),只要嘗過一次就不會再有也許其他人會比較好的想法了。

很多人也認為主管淫慾的他是個很隨便、誰都可以的惡魔…那真的是太小看他了。他可不是那些能做就會快樂的低級惡魔;他追求的是究極的快樂,那些不管是身材、樣貌還是大小都不夠看的低級惡魔他那會看得上眼?他身邊已經有阿爾佛雷德這個身材好、技巧好、大小佳而且還超帥氣的對象了,那還會需要其他的對手嗎?

正當亞瑟沉醉在自己的世界之時,一把聽起來愉快無比的聲音強行把他帶回了現實世界之中。

「嗯,難得亞瑟你那麼老實呢。是因為太久沒做,而且連接吻也沒有;你慾求不滿了嗎?」

阿爾佛雷德瞇起了眼睛並愉快地擺動著自己細長的黑色尾巴,他的心情看上來非常良好。他不知在什麼時候離開了剛才躺著的位置,現在的他用手把自己的身體支撐在亞瑟的身上。兩個人的距離近得連影射在對方瞳孔的自身的倒影也能看得一清二楚。

自有了懷孕的自覺後有多久沒有這樣子好好的看著對方呢?那些所謂的害喜也只是自己下意識之間想要保護孩子的反應吧(因為阿爾佛雷德每次……都非常激烈)。在這種連對方的心跳也能夠感覺到的距離…他又怎會不希望跟阿爾佛雷德進行一些親密的接觸呢…

「阿爾…」

閉上了眼睛迎接對方的親吻,久沒得到滿足的本能慢慢的醒覺。想要更多…想得到對方的一切;這是本能───身為男人和惡魔的本能,也是深愛對方的證明。

「吶,不說出來我是不會知道的喔,亞瑟。你想要什麼?」

半瞇起的眼睛隱隱洩漏出霸王之氣,阿爾佛雷德這男人要是有那個心的話想要成為魔王也絕對不是問題。可是這個男人就是這樣子的了,想要的東西就是想要,沒興趣的東西就是沒興趣。對他來說比起坐在王座上指揮一切,他更喜歡在戰場上斬殺一切吧。

非常貪婪的同時也無慾無求,這就是他愛著的男人阿爾佛雷德。他在遇上阿爾佛雷德前從沒想過自己會如此的重視一個人,也從沒想過生為男性之軀的自己會產下別人的孩子…是阿爾佛雷德改變他的。把他變成了一個沒了阿爾佛雷德就活不下去的惡魔。

「別太得意了臭小鬼,想要原魔將軍後補的柯克蘭大人我哀求你,還早了一百年呢!」
「是嗎?那不知道是誰到最後總是哭著說不要的呢?」
「喔~?你有那個能力的話就來試「嗚嘩嘩嘩嘩嘩嘩嘩嘩!!!!」」

兩人同時望向發出聲音的來源──他們兩人之間的孩子。孩子就像是感覺到父母之間那微妙的變化一樣的放聲大哭。如同小天使一樣的臉蛋掛滿了傷心的淚水,這是多麼令人心痛的一件事情?

亞瑟下意識的馬上推開阿爾佛雷德衝到孩子前去安慰他,等到他回過神發現自己做了些什麼的時候…已經是孩子停止哭泣而且安穩地睡著後的事情了。他帶點不知所措的看著整張臉也黑掉的阿爾佛雷德,阿爾佛雷德的魔力由他背後一點一點的散發出來,那是他生氣的象徵。亞瑟在腦中閃過一個又一個的解釋,但他卻沒法在那些解釋之中找到阿爾佛雷德看似會接受的一個。

就在亞瑟考慮要不要在阿爾佛雷德氣消前逃到法蘭西斯家避難的時候,突然有一股強大的力量把他向後拉。

「別想逃,亞瑟。」

他並沒有如同自己預想的一樣撞上柔軟的床舖,他整個人倒在阿爾佛雷德那結實的胸膛中。阿爾佛雷德緊緊地抱著他,對方的體溫直接傳到他的身體上。很溫暖而且令人害羞。很奇妙的,在這種距離下他反而感覺不到阿爾佛雷德在生氣。

「不生氣了嗎?阿爾。」
「我沒有生氣,只是不爽而已。」

阿爾佛雷德溫柔地撫摸著亞瑟的紅色髮絲,他的語氣很平穩,讓人感覺得到他剛才的確不是在說謊。

「我的確是不爽你把艾倫放在第一位而把我推開,但我沒有生氣。我可是爸爸啊!我又怎會因為心愛的妻子疼愛兒子而生氣啊(雖然是有點妒忌沒錯)。」
「艾倫是…?」
「這孩子的名字。是亞瑟你很喜歡的英國常用的名字喔。它有英俊、好看和和諧的意思。是我對這孩子的祈望。」

阿爾佛雷德輕輕戳了戳在亞瑟懷中的孩子的面頰,孩子好像是有什麼不滿的似嘟起了嘴巴抓住了那只不停搔擾他安眠的手指。阿爾佛雷德笑了笑,繼續的說了下去。

「亞瑟,你喜歡這個名字嗎?」
「嘛,對你來說是個很不錯的名字呢。」

雖然不想令他得意忘形而沒有作出讚美,但那的確是一個好名字。想必阿爾佛雷德也是花了不少心血在這名字之上吧。亞瑟他不自覺的把懷中的艾倫抱得更緊,原本還覺得阿爾佛雷德還是很孩子氣…但不知不覺間他也成為了一個好爸爸呢。雖然他們對惡魔的生殖方法、對惡魔幼兒的照顧方法也還是不太清楚。但只要三個人在一起的話,總會有辦法的吧。


多多指教了,艾倫。我們可愛的孩子。從今以後就讓我們一起慢慢的學習如何當個父母、如何當個好孩子吧。

 

---------------------------END----------------------

創作者介紹

寂靜之風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