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晃著手中的酒杯,酒紅色的液體散發出芬香誘人的氣味。晶瑩剔透的液體在燈光的照射下閃閃發光……這是一個多麼令人嚮往的美妙時刻?
自稱是法籍惡魔的法蘭西斯優雅地欣賞著杯中的極上紅酒────那是他花了好幾年時間才在人間界找到的美品。法蘭西斯滿足地輕啜著杯中的酒液,寧靜的氣氛…極上的美酒…有什麼是可以比得上這個完美的瞬間?


鈴鈴…


想必是某只可愛的小貓突然想念起哥哥了吧。只可惜他早已決定今天一整天都是屬於這瓶迷人的紅酒…雖然是很對不起那只小貓,但為了公平,他是不可以接這個電話的。

他沒有停止品嚐紅酒的動作亦沒有接聽電話的打算,被放置的電話持續響了好一會後就安靜了下來…對方大約是放棄了吧。法蘭西斯滿意地環視著回復寧靜的房間,在月光的照射下為自己的酒杯添上紅酒。他再次認真地享受了紅酒的色和香,準備享受它的味道時…


鈴鈴鈴鈴鈴鈴鈴鈴鈴鈴鈴鈴──────


電話毫無預警的再次響起,而且聲音來得比之前的更響。大約是打過來的人著急了,用魔力把鈴聲加大了的原故吧。輕輕抹去被鈴聲嚇至失態地噴出的液體,法蘭西斯於這刻終於了解到剛剛和現在給他電話的人絕不是他可愛美麗的小貓們。這粗暴而不可愛的撥法一定是那個快要當爸爸的自我中心臭小孩撥來的。而他撥來的原因……不用想也知道是跟他那個快要生的戀人有關吧。

切。說了那麼多次不用擔心了還要那麼煩人。別來打擾別人享受好嗎!?


重新的調整好自己的心情和姿態後,法蘭西斯決定了即使是天掉下來也絕不要接這個電話。他默默地拿起了擱在桌上的書本研究了起來,嘈吵的鈴聲已經把他想要享受時間的心情萎滅得一乾二淨了;他現在完全就只是賭氣才不去接那個電話的。


喔喔,這女生身材很好呢。胸部不只是大而且形狀也很棒耶。

鈴鈴鈴鈴鈴鈴─────

…………啊啊,這個也不錯!胸部雖然不夠豐滿,但屁股和鎖骨都很好看耶。

鈴鈴鈴鈴鈴鈴鈴鈴鈴鈴鈴鈴──────


根據本田菊所說;佛祖的忍耐也只是有三次,既不是佛祖亦不是什麼善良種族的他被煩得發躁也是正常的吧?

「混蛋!!!我都說不用擔心的了你還打來幹什麼!?」當拿起聽筒的那一刻,忍耐已久的情緒一下子爆發出來。不單是淚水,鼻水也是失控地不停掉落。現在回想起來…自從跟這對傢伙以來,各種不幸的事情就不斷到降臨在他的身上。

在久遠的過去,阿爾佛雷德還是個手抱的小屁孩的時侯;他就曾經在準備跟一位絕世美女親熱時,被抱著阿爾佛雷德的亞瑟撞破。當亞瑟非常憂心地要求他為阿爾佛雷德診症時還把那位美女給撞飛,害他莫明地添上了一個喜好把女性引誘進家再丟出門外的謠言……明明把她撞孩的人又不是他的說…
差不多的事情發生過很多很多次…多得連他自己也記不清了。說習慣倒是習慣了,但這絕不是代表他已經不在意。對以愛為生的他來說這可是尤關生死的啊。

「快來…」

「啊?你到底有沒有聽哥哥我說什麼啊!?我不是說過惡魔記錄上最長的懷孕期是五年的嗎?你家亞瑟才十個月多十天吧!?你急什麼?」

「我再說一次…法蘭西斯你這鬍子馬上給我滾過來…不然我就讓你一輩子也沒法子泡女生!」

「等…」


電話中傳來的有規則聲響打斷了兩人的對話(不,阿爾佛雷德根本就沒有把他的話聽進去,也不算對話吧。),被莫名其妙威脅恐嚇…法蘭西斯的腦袋根本就沒法了解發生了什麼事情。看著已經不會傳遞對方任何說話的聽筒,他深深的嘆了一口氣,不甘不願的收拾起行李來。

哎…誰叫自己當年多事去照顧那個被丟在自己家門前的嬰兒?這些都是自找的吧。


*********


嗚嘩嘩嘩嘩嘩嘩嘩嘩嘩嘩嘩嘩────

法蘭西斯站在瓊斯大宅那英國式設計的門前,原來打算敲下去的手鉛在半空。孩子的哭聲?亞瑟生了?真是一個有活力的小孩呢…等等的想法在他的腦中打轉。雖然他一直用「你到底是不是惡魔啦,怎麼這些事情也不知道的?」來回答阿爾佛雷德的詢問,但事實上他對如何養育幼兒的也不是很清楚的。

因為是惡魔,所以生育(濫交)在女性惡魔之間是很平常的;他有關生育的知識也是由她們口中得知的。亦正因為是惡魔,所以拋棄自己的骨肉也是一件很平常的事而已。不,是會把孩子養育長大才是一件奇怪的事情吧。

惡魔是集合人類所界定的所有不道德的事物的集合體。愛好享樂、不負責任、毫無節操;對大部份惡魔來說孩子並不是兩人之間愛的証明,而只是一個妨礙自己享樂的絆腳石而已。

因此,除了小部份在地獄中有如異類、互相交心的愛侶的愛下誕生又或是收養的孩子外;包括他的近乎所有惡魔都是不知道父母樣子的孤兒。雖然他是有把年幼的亞瑟抱回家,照顧他的經驗,但說到剛出生的幼兒的照顧方法…他真的是完全不知道耶…


思考了好一會後,法蘭西斯的手還是重重的敲了在瓊斯家的門上。雖然他並不像阿爾佛雷德那樣英雄主義也不像亞瑟那樣愛心氾濫;但要看著(將來可能是他的菜的)孩子因父父的不慎照顧而發生什麼令人心痛的意外的話,將來哥哥可是沒法子原諒他自己的啊…


「混蛋鬍子!!!我不是叫你馬上過來的嗎!?你跑到那兒去啊!」

「用點腦子吧,笨蛋。你們家跟我家有多遠啊?我才沒有像你家亞瑟那樣會用瞬間移動的魔法喔。」


應門的人是氣急敗壞地抱著痛哭嬰兒的阿爾佛雷德,而且仔細一點看清楚的話…門前亞瑟很喜歡的花瓶和玻璃飾物都比他記憶中多了好幾條傷痕…這個可愛的…有如天使的小鬼真的有那麼令人頭痛嗎…?

年幼等連笑容也仍未學會的孩子…金色的髮絲,天空似的雙眸…過粗眉毛沒有減少他的魅力反為他帶來了更多的男子氣慨……要不是背上那小小的惡魔翅膀的話,相信會有不少人誤認他為天使吧。

就像他父母當年騙到了不少人的似。



「怎啦,是肚子餓嗎?」

把手指放到孩子的嘴角,孩子馬上貪婪地吸吮了起來。真可憐…一定是餓壞了吧。身為孩子爸爸的阿爾佛雷德一聲不響地看著他的動作,眼中充滿著不滿卻沒有阻止他把魔力餵給孩子…哎哎…一定又……


「有事要求哥哥我嗎?」

「亞瑟他一直在睡而且不停出冷汗。」

「喔…這樣子嗎?」

不管是阿爾佛雷德還是亞瑟也好,他們的自尊心都很高;一但吵架兩個人即使是知道自己錯也拉不下臉來道歉,永遠也要拖拖拉拉好幾天才能和好。這樣的兩人要他們開口和別人請求簡直是要了他們的命,所以每一次他們有事情想求別人的時候就會死命的盯著對方,直到對方開口詢問用不用幫忙為止。嘛,到現時為止會知道他們有事想要求助的人就只有他和菊而已,果然功力是由日子堆積而成的呢。

「放心吧,他可是那個連大天使聽到也會痛哭的亞瑟耶。只是生個孩子而已,哪會要了他的命啊?」他像是安慰似的拍了拍那個燦金色的頭顱,法蘭西斯輕聲的說。

------TBC---------

一個月沒更了啊(抖抖抖)

 

 

創作者介紹

寂靜之風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