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瑟.柯克蘭選擇學習鋼琴的原因非常單純。在他還是個小嬰兒時,鄰家教鋼琴的大姐姐笑著對他的母親說:「柯克蘭太太,亞提的手指頭好長喔~~很適合學鋼琴呢!」

那就是他學習鋼琴的契機。

由懂事開始就學習鋼琴,也沒有什麼喜不喜歡的。鋼琴在他意識到之前就已經成為了他生活的一部份了。下課回家練習、放假時也是練習,他空暇的時間都是屬於鋼琴的。

在成長的途中,他有想過從鋼琴逃開,放棄這個束縛了他很久的枷鎖。

可是他做不到。

往往在他決定當天要在外頭玩過一整天的時候,當他回過神,他卻已經坐在鋼琴前練了一整天的小夜曲。手指由八度練成十度,得到了一個一個的獎狀;心靈卻是空虛的。

他擅長沉重、悲哀的曲子,但往往到輕快的曲子時他的缺點就會表露無遺。他活像一個活生生的播放機,完美地播放出正確的音調卻沒有感動人心的力量。他可以用鋼琴表達出悲傷但表達不出快樂。

他,也許並不是那麼的想要彈奏鋼琴。
但他沒法離開鋼琴、也沒法停止彈奏。
每天彈奏著鋼琴,已經成為如同呼吸一樣的事情。
時間流逝著,他卻找不到前進的方向。放棄鋼琴、他沒有別的技能;繼續下去、他已經看到了自己的極限,他看不到自己的光明。
在他的眼中、世界是灰暗的。

在迷茫之間他還是繼續彈奏下去,因為要是停止下來他也不知道自己可以做些什麼事。他接下世界各地的演奏會邀請,在世界中四處跑,讓自己沒有迷茫的時間。

不要想太多了,彈下去就行了,因為你只有這件事是做得到的。他這樣的告訴自己。他踏足美國的土地時,也是抱著這樣的想法的。

New England Conservatory of Music||新英格蘭音樂學院,擁有這個國家、由他祖國給予的古老名稱的學院。擁有古老的歷史、優良的師資以及只有三成的合格率,能夠成為這學校的學生的人都是有著實力和熱情的青少年。沒有實力就不可能合格,而沒有熱情的人也不會去考這間那麼難考的學校。
對音樂的熱情。他所沒有的東西。

這次的演奏會是為這些充滿熱情的小伙子而辦的,聽說是想讓他們能近距離聆聽帶領音樂界未來的年輕有為音樂家的演奏,從而學習不同技巧的運用方法。

他其實對自己應否出席這點感到非常的苦惱。他這麼一個毫無熱情的人為這些對未來充滿熱情的小伙子演奏真的好嗎?

熱情什麼的會隨著時間和灰心而磨滅,在現實中能夠把熱情保持到最後的人實在太少。特別是在音樂上,真正能夠成名的人其實不多,大部份的人付出了莫大的努力卻因種種原因沒法大放異彩;在不知不覺中熱情已經不復存在了。

自己也許沒資格為他們演奏…想到這點他就沒法子靜下心來。這些孩子的將來是無比燦爛的,活在迷茫之中的自己又有什麼資格成為他們的指路明燈呢?

他坐在舞台的鋼琴前環視台下的坐位,這是他第一次在演奏前感到這麼的緊張。他雖然對前路感到迷茫,但他對自己的演奏是充滿無比的信心的。
只要是悲傷的曲子,他就能表現得很好。畢竟說到底他對自己由三歲時開始每天練習五小時以上,整整二十年從不間斷所訓練出來的技巧是有著絕對的自信的。他很幸運,每天每天積起來的東西得到別人的認同。不然現在的他會更加的迷茫吧。

打開了鋼琴的蓋子,他隨意地彈奏了起來。也許他的確是不適合擔任這個角色,也許最後他會被他人取笑…但他答應了參加這場演奏,他就會好好地完成它。

當他的手指由最後一個按鍵上放開時,零落的掌聲在他背後響起。他不解地向傳來掌聲的方向看去,他可以看到一個載眼鏡有著金髮的青少年正在笑著的為他鼓掌。毫不造作的表情和行動令他不自覺地紅起了臉來,沒有認真卻得到了稱讚這點讓他感到了無比的羞恥;這樣不專業的演奏被別人聽到真的是奇恥大辱啊!

急忙地把琴鍵的蓋子閉上,卻換來對方失望的一聲:「不彈了嗎?」。就像是小孩子想聽母親彈鋼琴但母親不願意的似,讓他莫名其妙的充滿了罪惡感。

「我覺得你剛剛彈得很好喔。比起你CD和演奏會,我更喜歡你剛剛的演奏呢。」
「開什麼玩笑!?剛剛我不單有按錯鍵!而且還有不跟拍子的地方!你說你比起我認真的時候還更喜歡這亂七八糟的演奏!?瞧不起人也要有個限度啊!」
「可是,你剛剛彈得比較快樂吧。」

無懼他的怒氣,眼前的青少年跪在他的臉前,輕輕的握著他的手。仔細想想,他好像已經很久沒有在工作以外的場合跟別人這樣子的握手呢;溫暖的觸感讓他一時忘記了要甩開對方的手,只能夠呆呆地讓對方緊緊的握著。

他細心他一只一只地為他鬆開手指,「我呢,小時候有學過鋼琴喔。」他輕聲的說,那只天藍色的眼瞳中充滿著不捨。

「但我的手指不夠靈活,而且也不夠長。我的老師就跟我說『阿爾你要當小孩子的鋼琴老師的話不成問題,但要是想成為鋼琴家的話只怕會很困難。』,就在那不久我就放棄鋼琴了。」

「我沒有那個天份,但是亞瑟你有。修長的手指,堅持不懈的毅力;這樣東西你都有。你的將來是輝煌的,你沒有必要迷茫。你不是不愛鋼琴,你只是忘了自己是如此愛它而已。要是你不愛它,你又如何可以忍受近乎完全沒法玩樂的這種生活?」

名為阿爾的少年輕輕的吻上了他的手背,有一陣溫暖的感覺由他的內心深處湧現。他其實一直都想聽這些話。

說著想放棄想放棄的話卻永遠沒法真正的放棄。那正是自己熱愛這件事物的證明。在小時候剛開始學習鋼琴時,每天一到練習時間就馬上快樂到坐在鋼琴前的心情不是消失了而只是忘記了。

不自覺的流下了淚水,雖然只有一點…但卻已經想起來了。最初的快樂,最初的感動。他又可以再在這條路上走下去了。

「謝…謝謝…但…你是誰?」除了這句外他不知道可以說什麼東西了表達自己的謝意。連自己的恩師也沒有這樣了解自己…這男人到達是誰?

「你可以叫我世界的英雄!但我的本名是阿爾佛雷德.F.瓊斯,算是個小提琴家也是亞瑟.柯克蘭後援會第三十三號會員!我可是連亞瑟你的眉毛也愛的喔。」

「那為了感謝我,亞瑟你願意在一會舉行的我可愛母校的演奏會上跟我合奏一首快樂頌,為我可愛的學弟妹們指引前路嗎?可以的話一生也當我的合奏者的話更好喔。」


後話:設定上阿爾是因為母親的反對(母親希望他成為演奏家)而放棄鋼琴的,而他自己當時是挺喜歡鋼琴的。之後他在小提琴上的身材優勢(不知那兒聽來身高高和手腳長的人會有優勢)和天份發揮開來,入學一年就成名退學成為演奏家。當時的指導老師挺喜歡他的,在空閒時會抽空指導他那樣。

亞瑟則是很平實地由小到大不停練習,上了不算太有名的大學的音樂科。得了不少獎,但在一般人中不太有名。

大約就是阿米是天才,亞瑟則是平實的努力家的感覺。(但相信只要跟阿米合作一次就會一晚成名…)

是說這FP還有剩,RG會再放在攤上。

創作者介紹

寂靜之風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