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意此乃MMD SWEET DEVIL(sm14885452)外觀設定的男男生子(也可以說是育兒)文,大約是CWTHKII的新刊





「阿爾。」
「怎啦,亞瑟。」
「我有了。」

突如其來的衝擊讓阿爾佛雷德忘記了吞嚥的動作,前一刻還在嘴巴中咀嚼的漢堡於他張大的嘴巴中掉落。他不可置信地看著眼前那個不知道為什麼顯得異常含羞搭搭的戀人,對方漆黑的翅膀正反映著心情不安的搖擺著…

他是知道兩人也是惡魔的話男人之間也是可以懷孕的…但機率非常之低。他有聽說過有一對戀人花上了幾千年時間才懷下一個孩子…他們在一起才三十多年吧!怎會那麼快就有了孩子的!

阿爾佛雷德.F.瓊斯,主司暴食的新銳精英惡魔,擁有漆黑如黑夜的髮絲和巨大的角;不知是第幾次被自己親愛的戀人────主司淫慾的惡魔,擁有豔紅如情慾和小巧的角的亞瑟.柯克蘭那連惡魔的常識也可以超出的行為嚇得目瞪口呆。


突然就被告知自己快要當爸爸…有誰馬上可以接受到啊…天啊…

事情的進展快得令他措手不及,在他的腦袋能真正理解到這真的是現實前,他就必須去張羅所有必須的物資────亞瑟對自己身體變化知曉得太緩慢了(雖然這樣說起來沒發現的他也有點責任),被告知的這個時點孩子已經六個月了。

惡魔的懷孕週期和人類的沒有差多少。這代表什麼?這不就代表他還沒好好接受到這事實他的孩子就已經有可能隨時蹦出來而已。混蛋,他一直也只以為是自己讓亞瑟吃好的睡好的穿好的讓貧弱的他長胖了點而已…原本是有了小孩啊…

得知亞瑟懷孕的現在再回想起之前夜夜笙歌的情色晚上,他就忍不住想掩面痛哭……孩子啊爸爸我對不起你…你沒事真的太好了…

苦惱很快就被忙碌所掩蓋,為了令孩子不用背負私生子之名出生(亞瑟:哪有惡魔在意這個的啊),他急急忙忙的準備和亞瑟進行婚禮,又因為是一生人一次的大事,他四周去張羅一切華麗得令惡魔也一生難忘的婚禮物料務求完成一個完美無瑕的婚禮(亞瑟:就說沒惡魔會在意這些事了…嘛,你為了我這樣做…我也不是不高興啦…)。

在充滿死亡氣息的墓園之中向撒旦起誓,即使是他極力都模仿人類的幸福婚禮(為什麼要模仿人類的?簡單,因為惡魔沒有人會去辦婚禮。)惡魔的婚禮果然還是和人類的有所不同。

監督誓約的對象並不是神而是撒旦,新婚的服飾也不是代表的純潔的潔白而是漆黑,捧花是擁有吸引男性魔力的黑百合;誓約之吻亦不是純粹的輕吻而是帶有滿滿情慾的法式濕吻。

他把指環套到穿著因應他自身喜好而設計;胸部的布料少得只能僅僅遮蔽胸前小點的亞瑟的左手無名指之上。當對方回套指環到他的無名指上時,他很難得地看到對方臉紅得連手也抖起來的樣子。

主司淫慾的亞瑟在性事上理所當然的從沒讓阿爾佛雷德看過羞澀的表情。而在日常生活之中,亞瑟雖然會因為一點小事臉紅;卻從不會像現在這樣又羞又緊張得發抖。



我的老婆真可愛。



金屬環被套到手指的根部、於人類的習俗中代表了一生相守的誓言;也許對惡魔並沒有任何約束力,只是單純的表面儀式。對永遠兩字嗤之以鼻的亞瑟會如此的緊張正是對方是認真對待這感情的證明…一想到這點他就沒法令自己上揚的嘴角回復他應有的角度之上。

無名指上是金屬冰冷的觸感,心中的是被亞瑟深愛著的溫暖實感;他忍不住把亞瑟抱得高高的轉了一個又一個的圈,現在的他是全世界最幸福的惡魔耶!




可是根據他家亞瑟的部下,主司慾望的香時常掛在嘴邊的「有幾耐風流,有幾耐折墮(風流多久,就會遭遇悲慘多久)」,在幸福頂點的他沒過多久就掉到了地獄的最深處去了。

地點,地獄某處的高等惡魔屋舍。時間深夜,正好是戀人情到濃時辦好事的時刻。人物,公認地獄最強光源、新婚兩個星期超級笨蛋夫婦阿爾佛雷德.F.瓊斯先生和他懷孕的太太亞瑟.瓊斯先生。

「噁!」原本兩人正在你濃我濃,互相親吻寬衣,但這突然的聲音卻打斷了兩人之間的好事。亞瑟突然臉色大變的把阿爾佛雷德推開,掩著臉快速的奔向位於主臥室內的廁所之中。要是有不知道兩人關係的人看到這一幕的話大約會以為是「一直暗戀好友的青年A在好友喝醉了之後想藉此生米煮成熟飯,但行動進行至一半對方卻酒醒了推開他逃走」之類的犯罪事件(雖然在惡魔界…這跟霸王硬上弓一樣的平常)吧。

被妻子拒絕的精英惡魔呆滯地看著妻子奔向的方向,他已經不知道自己沒有追上去是因為被這突發的事情嚇呆了還是已經習慣了───這是婚後的第四十次吧?

孕婦有分兩類,不會怎樣孕吐的和很會孕吐的。而很不幸,亞瑟是孕吐得非常厲害的那種。每當他想和亞瑟來一個親密一點的接觸時,亞瑟身體中的半導管就會很適時的令亞瑟產生不適的感覺。少則是直接衝廁所,大則馬上吐在他的身上。早已經習慣夜夜笙歌的他突然被迫回歸清心寡慾的日子…真的是令他痛不慾生啊………

輕拍著吐得腿軟的妻子的背部,阿爾佛雷德感到自己的心在滴血。怪不得別人說孩子是父親永遠的情敵了…這個孩子還沒有出生就跟他作對…出生後怎麼辦啊!

在使勁地催眠自己,是個好爸爸不會因為自己的慾望而傷害自己的骨肉的禁慾酷刑下,阿爾佛雷德總算是迎來了亞瑟的預產期。但是……

「你這個鬍子庸醫!你不是說第一胎會早產的嗎!?昨天不就是預產期嗎!?怎麼孩子現在也還沒出生的啊!」
現在正被阿爾佛雷德以超音速搖擺的男人叫法蘭西斯.波諾弗瓦,他是地獄的唯一一個醫生,主治各式各樣的戀愛毛病(但只限女性),跟亞瑟有著比海更深的孽緣的同時亦是亞瑟的主治醫生。(阿爾佛雷德表示,要不是因為地獄沒有其他的醫生的話他才不會讓法蘭西斯那只不規矩到極的手碰到亞瑟和孩子一條毛髮。)

在個多月前阿爾佛雷舔才由他口中得知,為數不少初次分娩的孕婦孕夫都有早產的傾向。被千叮萬囑由預產期的一個月前就得好好注意亞瑟身體的變化的他,滿心不安和期待的他終於等到了這一天…但亞瑟居然沒有作動的跡象而且胃口還比平常好上幾倍!?

「啊,臭鬍子,我想吃冰淇淋。你現在、馬上、立刻弄給我吃。我要香草口味,由100%北海道純正現擠牛奶、全人手古法泡製的。你明白了嗎?」
「你聽到亞瑟就什麼了嗎!鬍子庸醫!啊不,亞瑟!懷孕哪可以吃這些生冷東西的啊!不可以吃!」
「咳咳咳咳……小少爺你們乾脆移居到人間如何?地獄已經沒人能比你們亮的了…大多惡魔都討厭光的啊…少爺你們可不可以為了大眾的幸福想想,考慮一下移居這件事好嗎?」

因為亞瑟無理要求又拾回一命的法蘭西斯用力地呼吸著失而復得的氧氣。有一瞬間,他可以看得到他們那身為死神的好同胞───伊凡.布拉金斯基正掛著他那天真而可怕的微笑向他揮手…他手上那用來收割人類靈魂用的水管正發出異樣的光芒…為什麼…為什麼明明就是他的幻覺,看到的卻是伊凡?差點被阿爾佛雷德這小鬼殺死已經夠令人不甘心的了,看到的死神是伊凡就更令他不甘心一百倍了。

死神中不欠美女;光是伊凡的姊妹,烏拉和娜塔莉亞就是一等一的大美女,不管是臉蛋還是身材也是一等一的。即使不是美女,在死神堆當中除了伊凡以外的男生也算是不錯的(最少他們是正常惡魔而且一點也不可怕)。不單只被閃被找麻煩…還要造了一個令人冷汗直標的惡夢…哥哥我到底是不是得罪了撒旦大人?

「嗚啊!!亞瑟!你怎樣了?又想吐了嗎!?啊啊…你不要哭了…除冰淇淋和生冷東西外你想吃什麼我都讓鬍子庸醫弄你吃吧!為什麼你有了孩子後淚線比平常發達那麼多的!?欸?你感覺很煩躁很生氣?啊啊…這對身體和寶寶不好的喔。這樣吧,我給你武器打這個鬍子庸醫一身來發洩好不好?不可以用拳頭跟踢腿啦,動了胎氣怎麼辦喔?」


撒旦大人,我是不是前生殺了你的父母而且強上了你的姊妹,這生又不小心的把走了你的姊妹和你心儀的女性?要不然你為何要安排可憐的哥哥我跟這對地獄最糟糕的光源扯上關係?

法蘭西斯很清楚這不是他第一次有這種想法,同時也絕不會是最後一次吧。自認識了亞瑟.柯克蘭那天開始…他就近乎每次見到對方就要這樣子問自己一次了。現在…最重要的就是分散他們的注意力。不然哥哥的身體有什麼損傷傷心難過可是地獄中眾多可愛的小貓咪們喔。



「又不是人類。阿爾佛雷德你這小鬼到底在擔心些什麼?」在腦海中模擬了數次後,他還是決定用小孩子的話題來分散對方的注意力。用關於亞瑟的話題的話只怕會引發阿爾佛雷德的醋勁,相反亦是。用孩子的話題就最保險的了。



原本還在你儂我儂,討論著「如何有效地殺死鬍子細菌而又不會影響孩子」這種可怕事情的兩人馬上一起用帶點疑惑的目光看著他。果然不出他所料,對現在的這兩個傢伙來說,除了彼此外最重視的就是這個還沒出生的孩子了。看來他們會意外的成為一對好父父(?)呢。

「依?你們不知道的嗎?惡魔的孩子與其說是被生下來,倒不如說是籍由母體的魔力具現出來比較好吧。靈魂由父親的魔力所構成,在母體中停留十個月直至成熟;當靈魂完全成熟後就由母親的魔力構成身體、出生。所以惡魔的懷孕不需要特別保護母體、也不需要醫生。沒有人告訴過你們的嗎?」


回應他的就只有沉默,看來人在受到重大驚嚇的時候會石化並不是一個謊言呢。得知自己做的一切在實際上是多剩(嘛,以心理上來說他令亞瑟非常的滿足…也不算是白費。)的,更甚的是自己痛苦忍耐了那麼久快解脫之時才知道自己其實沒必要忍耐的事實時…說不在意也是騙人的吧。


「你沒騙我?」
「哥哥我為什麼要騙你?順便一提吧。惡魔的小孩不用喝奶汁的,母體當然也不會分泌奶汁;他們吃的是父母的魔力,孩子餓的時候給他一只手指頭吸就行的了。」
「那我那麼辛苦研究人類的嬰兒食品和禁慾到底是為了什麼啊!?」


抱著頭大聲尖叫,阿爾佛雷德崩潰了。亞瑟擔心地讓他埋在自己的胸前輕撫著他的頭,一邊低聲的安慰著他。「不是阿爾你的錯喔。一切都是沒有好好說明的臭鬍子的錯。」聲量不大也不少,剛好就是在一旁的法蘭西斯可以聽到的量。

最好是這樣。阿爾佛雷德是由亞瑟養大的。在阿爾佛雷德的小時候,法蘭西斯一接近他想跟他說話就會被亞瑟的鐵拳制裁,很從沒有機會去為對方進行性教育。到阿爾佛雷德長大了,法蘭西斯可以跟他正常交往的時候他已經死會了。而且很明確就已經脫童貞……正常惡魔有誰會想到他對性教育的認知有那麼大錯誤的啊!?明明就是亞瑟自己教育不周!這是他的錯嗎!!!!流著兩行清淚,法蘭西斯在腦中吐糟著。他要收回「說不定這兩人可以成為好父父」這句話;連孩子出生的方法和吃什麼也不知道的惡魔真的可以好好的把孩子照顧長大嗎!?他很擔心啊!

 

----------------------TBC----------------------------

創作者介紹

寂靜之風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