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段式,會否補完不明

惡之娘=馬修

惡之召使=阿米

綠之娘=亞瑟

1.

妓女的孩子除了在娼館工作外還有選擇的嗎?

 

即使是再聰明再能幹,也沒有主顧會願意聘用妓女的孩子的。亞瑟.柯克蘭───綠之國第一名妓之子───打從懂事開始就有永遠逃不出這鳥籠的覺悟了。

 

母親是第一名妓,連娼館的老闆娘也說他的父親一定是某一位高貴的閣下…可惜的是他生於這個娼館之中…父親再高貴,他再能幹也只能接下母親的衣缽而已。

 

他從沒覺得自己很可憐,也沒有覺得娼館很骯髒。母親和大家也只是在這個不公平的世界中努力生存下去而已,在這個世界上…能活著就不能要求太多的了。

 

身為男性的他的確是沒有娼館的其他人吃香,但他還是吸引了一班固定的恩客。他的身體可以給予每個人,他可以把愛的言語給予每個人,但他的心…卻永遠沒任何人的存在。

 

他很明白那些人口中說著我會為你贖身的,我愛你的都只是為了討好他而已。要是他們真的有這個心的話,他就不會在娼館之中。母親也不會死在娼館之中了。

 

原本他應該會就這樣的平靜地渡過這一生的,要是沒有那件事情的話。

 

「亞瑟.柯克蘭,前第一名妓羅絲.柯克蘭的兒子。身為男人卻成為綠之國數一數二的名妓之一。天資聰敏,身手也不錯。」

「您找小人有什麼事嗎,大人。」

「沒什麼的,我已經為你贖身了。我只是希望你幫我做一件事而已。」

 

他來到黃之國,他遇上了那個人。

 

「很抱歉把你的花都打翻了,我叫阿爾佛雷德,是城堡中的傭人。雖然這兒沒多少錢,但希望你能收下…那我的心也會好過一點的。」

「不用了,先生。可以的話我想請你多倍我一會兒…因為我剛剛來到這個國家,還沒認識其他人…有點兒寂寞喔。」

 

自由的代價是那個人最重要的主子的生命又或是……

 

「亞瑟…即使是你我也不可能讓你傷害馬修的…他是…」

「你最重要的主子也是你最重要的弟弟對吧。死產的第一王子,阿爾佛雷德大人。要是被國民知道了那個溫和而且總是被大臣壓制的王子殿下有能的哥哥還生存著…不知道這個國家會怎麼呢?」

「你知道那麼多…我不可以讓你活著了。」

「我早就說了的吧。現在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了吧…阿爾。」

 

為了自由他是可以殺死這個人的,他在腦海中早已經模擬過很多次的了。但為什麼…

 

「亞瑟…」

「您太天真了呢…阿爾…」

 

在最終的一刻,他還是下意義地避開了對方的要害。對方的劍很準確地刺穿了他的心臟,但他的小刀只是刺中了對方的手臂而已。

 

不相信愛情的他最後居然因為愛情而死。這也是HAPPY END吧。

 

「小心…大臣喔…是他派我…來的。」

「別說話!亞瑟…」

 

手忙腳亂地為他止血…和平時在王宮中利落的他完全不同呢。

 

要是可以以別的方法相遇就好了…

 

「我…愛…你。」

 

是你的話…我一定會相信你的說話…在那個鳥籠中一生等待著的吧。

 

「亞瑟!」

 

別哭…別哭…你還要保護王子殿下的吧…為了一個刺客的死而哭泣又怎能做好這工作?

 

 

 

 

在海邊的小崖上立了一個木製的十字架,他把亞瑟埋了在那兒。他沒法為亞瑟帶來自由,但是他最少能在亞瑟死後,把他帶到最接近自由──最接近天空的地方去。

 

「我愛你…亞瑟。」

這是注定分離的戀愛。但是…

 

「我們很快會再見的吧,亞瑟。」

 

卻絕對不是注定分開的戀愛。

 

他輕輕的在十字架上烙下一個吻。等我把工作做好,我就會來接你的了。亞瑟。等我。

 

 

2.

「沒事的,我們是雙胞胎。沒有人會知道的喔。」

當關上櫃門的時候,他看到的是兄長那自信滿滿的笑容。本應是應該放心的,為什麼胸口就像是被淘空的一樣痛?

「不要!阿爾,你為我做的已經夠多了!不要!」

 

「我已經回不了頭。在我把刀刺到那個人身體的時候…我就回不了頭。」

「阿爾…」

明明就是連遺傳因子都一樣的雙胞胎…為什麼就是非得分開不可…為什麼他就如同寄生蟲一樣的不停在兄長身上奪走些什麼?

「不行,讓我出去!阿爾,這結果是我應該承受的!他們想要的是我的命而不是你的命啊!」

 

「他們要的是這個國家的王子的命。我,是你的兄長,是這個國家的大王子。」

堅定的聲音,對方死意已決。為什麼…為什麼上天你那麼不公平?

 

即便雙生王子是多麼的不吉利,被送走的也不應該是大王子…阿爾佛雷德是這麼的耀眼出色,留下的應該是他而不是體弱的自己啊…

 

「阿爾…為什麼你要為我做這麼多東西…你為了我連你自己最愛的亞瑟先生都殺了…你明明可以跟他一起離開這個是非之地的…」

「因為我是你的哥哥吧。」

 

阿爾佛雷德閉上了眼睛,他可以感到眼睛有點濕熱…是啊…他是哥哥啊…為了弟弟,這一切都是應該的。

 

那個人…亞瑟是大臣派來的殺手…也是他的戀人。在街上看到了他,本來只想利用他卻動了真心的那個人。

 

選擇了刺殺他的自己,選擇了被殺的他。這就是他們的HAPPY END。

 

「因為我比你先誕生個數分鐘,所以我這一生都注定要保護你。別再說我為了你做的太多了…你代我背下了這個國家…這個鳥籠。我的自由本應是你的。」

 

假若他是身為弟弟出生的話,一切都會不同的吧…他不可能可以看到那麼多這世界的美麗…他不可能自由自在地做自己想做的事…他不可能遇上亞瑟。

 

比權力…比一生的富裕都更令他著迷的那個人。他遇上了,他愛上了。

 

他們在一起過,這樣就夠了。已經夠幸福的了。

 

「我只是把你應有的自由幸福都還你而已…馬修。快走吧…讓我在這兒死去吧,我累了。我想見亞瑟…」

 

活著的時候因為身份而沒法得到的平凡幸福…死去的話…就能像普通人一樣的,手牽手地走下去的了吧。

 

「原諒我的任性,馬修。我的生命,在刺死亞瑟那瞬間就已經結束了。」

創作者介紹

寂靜之風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