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躲起來的時間,他做了一個夢。

他夢到自己是一戶再也平凡不過的人家──柯克蘭家的末子;他跟梅林是對雙胞胎,上面還有三個年紀差很多的哥哥。雖然兄長跟他們不太親近,但他有梅林和妖精們就已經足夠了。

在學校他和梅林也不是很健談和藹的學生,但因為梅林能幹地被選為學生會長,他也成了副會長。

在學校基本上沒有人分別得出他們兩人。學生們大多都只記得耀眼能幹的梅林而不是他…只有一個人一眼就能分辨出他們兩人。不是以眼睛的顏色…而是一眼就知道了。

「哎啊,這不就是不顯眼的粗眉副會長嗎?DDD,你的眉毛真的比會長的更古怪呢~為什麼大家會分不出來的呢~」

他們相遇了,雖然總是在吵架,但他們還是在一起直至壽命終結為止…

很幸福…很幸福的夢。

想成為一個普通不過的人類,想擁有平凡的幸福,想跟重視的人永遠在一起。

很平凡卻遙不可及的願望。

被上司警告不可以再盲目地支持美國。被上司要求以自國,以工作為先。

身為國家的無奈,束縛實在太多了。他不能以亞瑟.柯克蘭的個人意願為先,任何事都得先為自己國民著想。

個人意願和上司的想法出現了分歧這是件多麼痛苦的事情?

「祖國。請你和美國分手。雖然沒證據證明本國的經濟問題和你們的感情有直接關係,但亦沒有證據證明兩者沒有關係。為了我們全國人民,請你果斷地決定吧。」

該愛的人容不下想愛的人…這是件非常絕望的事情。這就是國家…連愛一個人的自由也沒有…只應為國民而存在的「生物」。

是啊,原來是因為我們戀上了彼此所以才會發生那麼多的問題。原來是我們的錯啊。

比起一起步向滅亡之路…那倒不如讓這個沒用的我消失吧。
神啊。我放棄我的存在。就請你讓美國…讓阿爾佛雷德他成為一個強大得可以隨心所欲地活著的國家吧。

我愛你。對不起。

要是眼淚流光後就不會再悲傷的話有多好?他做不到笑著看著阿爾佛雷德站在別人身邊。

失而復得的孩子是他死也不願放手的。只要他消失的話…就可以在不放棄他對自己的愛和自己對他的愛的情況下達到上司的要求了吧。

自私得要命,即使沒法跟對方相守還是要把自己的身影深深地刻在對方的心頭上。

對不起,請原諒我這點小小的任性好嗎?別忘了我…讓我存活在你心頭的一角好嗎?

淚水停不下來,他是知道外面發生的一切的。阿爾佛雷德有多愛他,他是知道的。可是他已經決定不再到外面去了。

很難過…不過這是他想到最好的辦法了。

自國家的身份中逃開…唯一可以愛阿爾佛雷德的方法。
創作者介紹

寂靜之風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