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哈哈…上課寫東西特別快…找不到地方切所以很長OTL




有很多事,在醒來的人是梅林的情況下,他都已經沒法再爭取些什麼了。

「抱歉,既然醒來的是你。我們就得為了防止你再做出傷害這身體的事情而把你綁起來了。」

這是一件他萬分不願意提起的事情。發生了這件事,英國方面是極力要求醫院方面束縛亞瑟的。身為國家意識體的他們要是出了什麼事情…有誰可以保證國土不會出現什麼天災人禍的?

雖然理性上是明白那是為了保護亞瑟…保護英國的行為…可是身為亞瑟的戀人,他是完全不能接受的。

亞瑟是有雙重人格…也就是有精神上的疾病。可是誰也不保證亞瑟醒來時會不會已經完成了人格融合嘛!

在努力爭取下他總算是以由自己二十四小時貼身監測亞瑟為條件把這要求壓後了。他把文件帶到醫生,在批閱文件的同時緊緊地握著亞瑟的手。他真的很愛亞瑟。

被梅林問了那個問題後他一直都在思考,思考他是不是真的愛著亞瑟。他背叛過亞瑟,他傷害過亞瑟…他以弄哭亞瑟為樂。但同時,他不能忍受其他人傷害亞瑟又或是弄哭他…要是自己做得太過份的時間也會後悔…會努力的哄回對方。

他不想亞瑟討厭自己…他希望亞瑟只看著自己…他希望自己可以把亞瑟放在第一位。

這是愛,他是真的很愛亞瑟的。要是亞瑟和梅林都不相信的話,他就證明給他們看,用行動證明。他要保護亞瑟,束縛的行為會傷害到亞瑟,所以就算是一天也好,他也要盡力的把這件事推遲。

但在醒來的人是梅林的情況下,他再也沒什麼方法可以再把這件事推遲了。

「你們隨便吧。不過我不會再傷害這身體的了。」
梅林的聲音有點虛弱,哪是因為生理還是心理的關係?

現在的梅林,沒有了之前躍下時的氣勢,甚至令人有點難以相信以往英國的偉業有大部份是他的功績。

「我本來是想籍著梅林這人格的尋死…放棄生命的方法來把「亞瑟」迫回意識表層。可是他明明就聽到你的呼喚也不作出回應…只用快哭的表情說對不起。不管我怎樣的讓自己沈在意識的海洋之中,亞瑟寧願讓身體沒有人格支配也不願出來。連放棄了存在的人格──我也沒有消失。我除了保護好這個身體外…我還能為亞瑟做些什麼?」

語氣還是那麼的平靜,梅林不管是道歉…尋死還是解釋的時間也是那麼平靜,就像是沒有感情波動的似。

他聽說過有些人格是不完整的;是欠缺了某些感情的。難不成梅林也是這種的嗎?

「呢?你那麼在意亞瑟…你喜歡他嗎?」

在梅林的說話中,阿爾佛雷德能夠感覺到梅林對亞瑟是有某種奇妙執著的。不是親友,也不是仇恨,那也許更像是戀愛…但卻又有著和戀愛微妙不同的地方…他沒有想要亞瑟成為自己的東西,他反而是想阿爾佛雷德永遠的跟亞瑟在一起。完全的,沒有獨佔慾。

「也許吧?我也不知道。」
梅林閉上了眼睛,這是什麼不該問的問題嗎?

「對國家沒用的感情感覺我都是沒有的。我只是一個為了保護英國…為了守護亞瑟而生的「機械」而已。」
「機械?」
「為了不會因私情而偏袒某一個國家,我沒有愛和喜歡的感情。我只知道恨,那可以幫我記著哪一個國家背叛過…攻擊過我們,因而要加以提防。」

這是什麼?他不當自己是人嗎?

「為了可以在戰場上長久殺敵,我沒有痛覺,精神也不會疲勞…可以一直戰爭至倒下為止。為了不消費戰場上的資源,我不會飢餓,也沒有味覺…什麼東西也可以吃下去。」

他露出了笑容…和那個時候一樣令人頭皮發麻的妖豔微笑。

「很棒的戰鬥人偶對吧。」

自嘲的笑容…亞瑟…你到底是為了什麼生出了這個可悲人格的?
亞瑟…會因一些小事而難過得要哭的你有痛苦得要製造出這種人格來逃避這個世界嗎?

你想要由我這兒逃走嗎?

「我會笑,也會生氣…可是不會哭,不會難過。表情什麼的我當然有,為了外交而作出的悲哀表情…真心的沒有喔。我只有戰鬥和思考的功能…我是個不完整人格。在某程度上我連生存所需的本能也沒有。這就是我想你說服亞瑟出來的原因。要是我長期佔用這個身體…這個身體會先受不了的。」

亞瑟是他的半身,是他必須守護的存在。傷害亞瑟的一切他都討厭,包括眼前的這個男人。

他曾以為這個男人會是他消失的理由,小小的阿爾佛雷德愛著亞瑟,亞瑟愛著小小的阿爾佛雷德。在他們在一起的時間,他一次也沒有出現過,連大部份令亞瑟感到難受的外交工作亞瑟也可以好好的處理不用他的幫助。

小小的阿爾佛雷德是亞瑟的支柱,只要有阿爾佛雷德在,亞瑟不需要他也可以做到很多事情────直到那個雨天為止。

那個雨天,亞瑟很痛苦很難受…他不只一次希望出現在表層讓亞瑟可以休息,但亞瑟還是決定自己去面對。亞瑟即使是決定了要跟阿爾佛雷德為敵;到了最後一刻,他還是放不下對對方的感情,放下了槍。

那天以後,亞瑟跟這次一樣躲了起來,不見任何人;連他的的聲音也不願意去回應。只有某些事除外──跟阿爾佛雷德相關的事情,亞瑟是絕對不會讓他代勞的。

那時他就知道了。那個人──阿爾佛雷德對亞瑟來說到底有多麼的重要。再痛苦…再難受…亞瑟也不會讓他傷害阿爾佛雷德的。

所以他才會選擇在阿爾佛雷德面前一躍而下而不是在任何人也看不到的情況下躍下。因為他知道那個人…是一定有辦法令亞瑟去面對他的。

「梅林,令亞瑟痛苦的事都是你代理的吧。」
「嗯,基本都是這樣子沒錯。」

眼前的阿爾佛雷德沉思著,不知為什麼梅林覺得自己知道對方想問什麼。
這個男人…除了國家外唯一會露出這表情思考的…就只有亞瑟的事而已。

「那個雨天…那一個我給亞瑟烙下傷痕的雨天…我所面對的人是你嗎?」

那天是他們關係轉變的開始,要是沒有那一天只怕他們這輩子也不可能像現在這樣子相愛。

對他來說意義重大的那一天…令他再次了解到亞瑟有多愛他的那一天。那天的那個人…是他的亞瑟嗎?
創作者介紹

寂靜之風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