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名使用。
與世界上的國家又或是軍隊無關。



「母親,母親,為什麼父親都不來看我們?」
她只是苦笑著把兒子擁入懷中,用著不留神就會聽不到的聲線低喃著:「總有一天,總有一天…」
男孩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他慢慢的回抱著母親。他閉上了兩眼,感受著母親的體溫。於他的角度看不到母親的臉,更別說是從她眼中滑下的溫熱。
那個體溫非常的溫暖;暖得讓男孩可以無條件的去相信她所說的任何一句話。


無知是幸福的。那時的他呆呆的相信著母親的話,等待著不會到來的父親;平靜而安穩,是他人生中最為幸福的時間。雖然是過著有一餐沒一餐的生活,但心靈卻是異常的滿足……

「母親,我來看你了。」
於貧民區的小教堂中,一個小小的墓碑就存在於此。碑上沒有姓名,也沒有宗教性的裝飾。那就是亞瑟母親的墓。

被主人看上,愛上了主人。身為女傭卻懷了主人的孩子,比正室還更早。為了逃避正室的追殺而入住貧民區,獨力的撫養兒子,最後病故。在這個時代不會是第一個,更不會是最後一個的可憐女性;但對亞瑟來說,卻是令他最心痛的一個。

母親,母親。和他相依為命,把最好的都給他,他最喜歡的母親。

要是沒有生下他,也許母親就能在父親對他厭倦前一直的待在他身邊的吧…是自欺欺人也好,最少…她就不會這樣因過勞而死吧…

「我跟你說呢,母親。亞爾他又蹺掉會議了,他根本就沒有繼承人的自覺呢…」
說到異母弟弟,他不禁心頭一緊。對母親,沒有說謊的必要。
「我很笨吧…母親。喜歡上男人…喜歡上自己的弟弟…」

那天向自己伸出的小手不知不覺間變得比自己的來得要大…而他對亞爾的感情也在不知不覺中變了質。
不是對弟弟的溺愛,而是把他當成一個男人…他,愛上了自己的異母弟弟。

「我喜歡他,我想親吻他…我想被他抱…」
這是沒法實現的愛戀。不論是神,又或是社會也不會接受的。他們是同性,而且更是血脈相連的兄弟。
他知道這是不應該的,但他還是不可自拔的深陷其中。他可以在亞爾面前裝若無其事的,但他卻無法忽視心中的感情。

「母親…你也是這樣無藥可救的喜歡父親的嗎?」
就算是知道會招上殺身之禍,就算知道父親不是真心的,還是死心塌地的愛著他,並生下了自己…
淚水安靜的落下,他和母親也是一樣的。喜歡上不該喜歡的人…無藥可救的深愛著。
「我真的…很喜歡亞爾喔……」



「這樣子真的好嗎?路德…亞瑟在哭耶…」
神父──沒落貴族菲力西亞諾問著他的保鑣兼戀人的路德維希。他緊緊的盯著亞瑟,面上充滿擔憂。
雖然說不上和亞瑟是熟絡,但因為亞瑟每個月最少也會來探望母親兩次,所以兩人也算是點頭之交。生性善良溫柔的菲力西亞諾會擔我也是無可厚非的事。
「有些事情…我們外人是插不了口的由他吧。」
路德維希幽幽的說,輕掃著戀人的背部來安撫他。貴族的事,戀愛的事,都不是外人可以插口的。



「是嗎?那麼我先告辭了。」
語氣中明顯的充滿著失望,但法蘭西斯還是禮貌的向對方行了體才退出房間。
「是第幾次的失敗呢…」
他背靠門板苦笑著。生性輕浮的他居然為了這件事三番四次來請求伯爵的同意,看來他的病也不淺呢。

「亞瑟…」
「亞爾?」
疑惑的抬起頭,看到的是不停流淚的亞爾佛雷德。流著淚的他口中呼喚的是他異母兄長的名字。
他並沒有發現法蘭西斯的存在,只是自己一個在流淚而已。


「看來,病入膏肓的人可不只我一個呢…」
法蘭西斯默默的在心中作出了一個決定。「祝我們可以得到特效藥吧,小亞爾。」



而這個決定,就是引起之後一連串風暴的引火線。


後記:切入核心!劇情總算有些前進了…
創作者介紹

寂靜之風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