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名使用。
與世界上的國家又或是軍隊無關。






他沉默的走過母親的身邊,假裝沒有發現她那糟得不得了的臉色。臉上的灼熱並沒有減退的跡像,刺痛的感覺令他的理智保持在一個還算清醒的程度。

他忍下了想回饋對方一巴的衝動,不是因為考道又或是其他原因。只是因為亞爾佛雷德認為她連被打價值也沒有。

在煩躁苦悶之下,他想起了那個月夜的事情。

他還能清楚的記得他戀上亞瑟,對母親絕望的那一天的事情。




那是一個冰冷的月夜。他因為犯下了一些過錯而被母親關在沒有火爐的房間中,窗外下著雪。他只穿著單薄的衣服,氣溫是刺骨的冰冷,他不禁緊緊的抱著自己發抖。

母親,母親,你為什麼要這樣做?

沒有食物和禦寒的衣物,他覺得自己快要死了。那時他相信母親的嚴厲是對他好的,他相信母親是愛著自己的……他相信自己受不了的時候母親會來救他的。

「好冷…好餓…誰來救救…我?」
忍不住流下了眼淚,饑寒交迫的感覺快要把他迫瘋了,誰可以來救救他?

「亞爾!」
「哥…哥?」
「你沒事吧,我拿了衣物被子食物給你。乖,別哭吧。」
輕輕的為他抹去淚水,他的亞瑟哥哥無論是語氣或是動作都表露出擔憂的情緒。哥哥是真心的擔心著他的。

亞瑟為冷得手指不靈活的他穿上了厚厚的衣服,又細心的把熱湯一口一口的餵給他喝,還因為知道他怕黑而陪他到天亮,明明就只穿著的衣服不比他之前的多多少,但還是一次又一次的問他冷不冷,要不要把自己的衣服給他穿……

隔天早上,他知道了亞瑟是瞞著母親來照顧他的,他看到母親大聲的責罵並甩了亞瑟一巴。

「我教兒子要你這個野種來管嗎!?亞爾佛雷德是我兒子,我要冷死他餓死他也不關你的事!」

那句話狠狠的刺進了他的心。他早就知道自己是政治婚姻所生出來的孩子,但他還是相信母親是愛著他的…但結果…那只是他一相情願的想法而已。
他想哭,可是看到兄長因保護自己而被打被責備,他知道自己是絕不可以於這個時候哭的。明明知道被發現一定會給母親責怪,但亞瑟還是向他伸出了手。

於那個瞬間他就決定了,他要保護那個即使被打也要幫助自己的哥哥…他的戀愛,他的決心都是在這刻開始的。


「我喜歡你…亞瑟。」
他低喃著,被拯救的人不是亞瑟,而是他。在絕望之時,是亞瑟救了他。

「我愛你,我想要的…亞瑟。」
即使你是我的異母兄長,即使你只當我是弟弟。


他停下了腳步,不自覺的流下了悔恨淚水。到了現在也好,他什麼也給不了亞瑟。不管是本應屬於亞瑟的繼承人之位又或是這個家長子的身份也好,他也無法還給亞瑟。


連最簡單的,阻止那些人侮辱亞瑟也做不到。



後記:已經習慣空閒時上北大…現在因內地的和諧檢查而上不了真痛苦……(泣)


這篇本是RG3時因沒什麼米英本而跟友人說要暑假CW出本的東西…結果?今年都要完了都沒入正題啦(茶)
原本是想輕輕帶過亞爾的回憶的…因為原本想用來點番外,現在好像不用了吧?
創作者介紹

寂靜之風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