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名使用。
與世界上的國家又或是軍隊無關。





「先不說這個。你打算怎麼?就算是我去說服那些死腦袋也得有些說詞喔。」
亞瑟沉思著。要是能完成法蘭西斯的委託,多少也能令那班騎士放人放得心服一點,可是……
「別想自己去採花了,少爺。這附近適合白百合生長的就只有那座聖山的山頂,只靠你一個法師爬一半就沒力的了。就算你是半個弓手也是,光靠遠距離的攻擊是不可能成功登頂的吧。」
當人與人相識久了,多多少少也可以猜到對方的想法。而亞瑟.柯克蘭這個人就是這樣子的了;思考負面,什麼事也喜歡自己一個人承受。現在有亞爾佛雷德為他分擔還算好,但回想到和亞爾佛雷德相遇前的亞瑟,還真是令人心痛。

厭惡世界,厭惡自己。

那時他的目光比冰更冰冷,連感情的起伏也沒有。是亞爾佛雷德改善了他,令他變得充滿活力(也充滿了暴力)。他們兩人就像是光和影一樣,完全不同而且缺一不可。

「別擔心。我有我的想法。」
亞瑟微笑著,手中不知在什麼時候出現了一串鎖匙。法蘭西斯呆滯的看著那串鎖匙,那串可是這所教堂地下監獄的鎖匙啊!
「剛剛在那個騎士頭頭身上摸來的。」
他甩動著手中的鎖匙串,愉快地向法蘭西斯解釋著。身為半個弓箭手,他的手指可是很靈活的喔。
「你想做什麼?亞瑟…」
有一種不太良好的感覺,總不會他又想亂來了吧。

「我有我的想法,做好你的本份吧,神子大人。」
他的笑容很甜美,甜得令人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法蘭西斯只能沉默看著亞瑟的離去,就像那時間一樣,什麼也做不到。
他抬頭,十字架仍舊的神聖華美。
『祈禱吧。』
他想起那女人,令他放棄信仰的那個女人。
『神子大人,只要全心全意的向神祈禱,奇蹟是一定會發生的。』
打從心底相信神,到最後一刻也不曾背棄信仰的女人。

「宗教使人堅強,但我再也無法打從心底相信神的存在了…」
神並沒有把他從絕望中拯救出來,他也沒法由生來的神子身份中逃開。不相信神,但卻得向別人傳教;可笑的他。他令很多人從絕望中站起來,但他卻無法自救。
「醫者不能自醫呢,貞德。」
閉上了眼睛,他靜靜的在心中勾畫著她的身影。





「亞瑟…我好想你啊…」
躺在木板床上蹍轉反側,亞爾佛雷德正努力的用自己對亞瑟的思念對抗著恐懼感。血液的腥臭味充滿在空氣中,不停的刺激著他的神經。他最討厭的怪談幾乎有三份之一也是在這種地方發生的。

他面向牆壁──和木板連接著的那一面牆,那是他在這個監牢視線可及的範圍中最清潔而且最令他想不起怪談的東西了。

亞瑟不知怎麼了呢…他很清楚亞瑟是不會做些衝動的事令那些騎士有機會把他抓進來的。可是,他也很清楚亞瑟是無法獨自完成法蘭西斯的委託的。
委託沒完成那些騎士肯定會用這當借口不放他出去的(他們巴不得像亞爾佛雷德這種半死者全都去死)。
如此循環下去他真的一生也得在這種可怕的地方過了嗎!?他才不要啊!


「亞瑟…快點來救我吧…」
「啊,還沒給嚇昏呢。難得做了樣像HERO的事呢你。」
「嘩!」
自言自語的發洩得到了回應,亞爾佛雷德嚇得高聲大叫,當他回頭時出乎意料地看到自己剛才還掛在口邊戀人的樣子──亞瑟打開了監牢的大門,他甩著手上的鎖匙愉快地看著對方的反應。

「亞…亞瑟!」
「你給我去完成法蘭西斯的委託,我會代你留在這兒的了。」
亞瑟把手上屬於亞爾佛雷德的裝備交到對方的手上,再平靜的步入監牢中把鎖鎖上。
無視亞爾佛雷德想說些什麼的意願,亞瑟先開口阻止他的發言。這是他考慮過後最好的方法了,他得令亞爾佛雷德接受這個方法。

「你也很清楚我獨自一個人的話是完成不了那個委託的吧。」
「所以我們一起…」
「不,你一個人就行了。我要留在這兒。」
亞爾佛雷德的臉上明顯的寫著不接受三個字。他苦笑,亞爾佛雷德還是跟小時候一樣,總是把心事寫在臉上。
「要是我們兩個都逃掉了的話紅酒混蛋應用什麼理據來令你無罪釋放?我們之後又該去那兒找些多報酬而且附帶豪華食宿的任務?」
亞瑟把手放在亞爾佛雷德的手上面,兩人隔著冰冷的鐵枝握手。冰冷的觸感就像是在提醒他們所犯下的禁忌似的。


違反自然,背棄神靈,罪無可恕的罪人。
即使如此他們還是感到幸福。他們罪業深重,是世上最幸福的罪人。


「我們是共享著同一條生命的。亞爾你去的話,我們活下來的機率還會比較高。」
「要是給發現了的話…」
「那我就代你死。」
亞瑟認真的看著亞爾佛雷德,堅定的說出了這句話。碧綠色的眼眸中沒有一絲的迷惑,他是真心的,為了亞爾佛雷德的話──他可以去死。
亞爾佛雷德是他的家人也是他的戀人,是無可替代最重要的人。
就算是要用他自己的生命交換他也希望亞爾佛雷德可以活下來。

「我明白了。」
握著的手加重了力道,亞爾佛雷德苦笑著。亞瑟是如此的相信他的能力,甚至是可以用性命來下賭注。他不好好回應的話還算是什麼HERO?
「亞瑟死了的話我也會死的。我不想死,也不想亞瑟死;所以我會去。」
亞爾佛雷德輕輕的吻上了亞瑟的唇,溫暖的觸感讓他清楚知道這是現實,不是幻想也不是做夢。
他們曾成功的由死亡的邊緣中逃脫,現在只是一個小小的難關,他們又怎會越不過呢。
「小心一點,一有什麼事就馬上的吃藥。你知道你對自己的傷有多遲鈍的吧。」
「嗯,我知道。我愛你,亞瑟。」
「笨蛋。」

他們露出了笑容分開相握的手,心情很平靜。

「我相信你,亞爾。」
支撐著心靈的不是信仰,而是對對方的信任。他們不需要神,因為對他們來說彼此就是自己的神。


後記:我沒有侮辱宗教的意義,算是個人的宗教觀吧。嗯,宗教真的會令人堅強的。
我OOC還真利害OTZ
我對不起米英(淚)
對了,我為了C77去打工了(老板是老爸),出文可能會慢一點(根本沒快過),有請見諒(努力維持一天打500字左右的速度)。
以下時間交給出場的三人吐糟,我先閃了!(喂)


英:所以那少女到死的人是誰!?那才不是我。
米:為什麼我要當這角色!?明明玩聲優梗的話我是主角耶!為什麼我會代入了主角友人的角色!
法:哥哥來代作者答亞爾你吧!因為那是不同作品而且她是支持主角友人X主角的喔!
英:即便性格不同也決不逆自己CP…這女人怨念果然夠深…
米:所以法蘭西斯你會死的吧!
法:為什麼哥哥得死啊!?
米:因為玩聲優梗的話,你的角色作者可是破了三回三回也選你死亡的路線喔!DDDDDD
英:不過那女人很喜歡拿你來當炮灰,所以你暫時是不會死的吧!
法:你們的愛不足夠啊!不愛哥哥飯會變得難吃啊!
英:誰要愛你啊!紅酒混蛋!別以為作者因為打得順手加了點戲份給你就很了不起啊!
米:就是嘛~主角兼HERO是我喔!雖然那個笨作者還在抖結戴眼罩再加眼鏡很怪而沒決定我有沒有戴眼鏡。可是還請大家多多支持喔。
英:有想看的劇情又或是想見的角色也可以提出喔…不明的名詞也請提出,這女人最近有點兒腦閉塞…
法:總之,謝謝大家看到這裡啦。作者很感激大家呢…(吐血死)
創作者介紹

寂靜之風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