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名使用。
與世界上的國家又或是軍隊無關。




要是有因遇上神蹟而成為信徒的人存在,那當然的也會有因看不見神蹟而放棄信仰的人存在。

 

 

 

 

湧入鼻腔的全是鐵鏽的味道,是有人被嚴刑迫供了嗎?

亞爾佛雷德無聊望向鐵支的彼方,在昏暗的燈光下牆壁的污垢看上來就像浮出來的人臉似的。他感到心頭一涼,馬上的把視線轉回房間中。

 

簡陋的廁所,掛在牆壁的木板;很典型的囚房。

 

他躺在那張一點也不舒適的木板────好吧,應該稱他為床又或是椅子────上數著天花有多少點的污跡。

「世界的HERO不應該被關在這種地方的啊…亞瑟,你快點來救我吧…」

不自覺的撫上自己被黑色眼罩遮掩的右眼,他近乎自言自語的低喃著。

 

 

時間回溯三小時前.聖都卡蘭────

 

 

如同名字,卡蘭是一個以宗教為中心的城市;四周都充滿著十字架的裝飾,視線能及之處都是一片的純白。在陽光的照射下白色反射出剌眼的光芒,給這城市增添上一份神聖不可侵犯的感覺。

 

「亞瑟,真的要去找那傢伙嗎?HERO我不喜歡他耶!」

亞爾佛雷德嘟起了嘴巴,看著位於市中心的大教堂,不滿的對亞瑟說。雖然說在不久前他們還在一個大平原中迷失方向,幸好得那傢伙的剛好有事找他們送來了一只信差白鴒,他們才可以跟著白鴿來到這城市,不用又得過一陣子的原始人生活。但這也無法更變亞爾佛雷德對那傢伙的感覺──討厭。

 

身為神子卻又非常好色,堅持自己是無神論者又到處的去傳教…神子.法蘭西斯在亞爾佛雷德心中的地位大概就只比怪談好一點點。而怪談則是亞爾佛雷德於這世上最討厭最害怕的東西。

 

「我也不是很想去找他啦…可是旅費也用得七七八八之餘,也得去感謝一下他的信差幫忙帶路嘛。」

亞瑟把法蘭西斯的信拿出來,指了指其中的一句────『哥哥有點苦惱呢…不知道兩位可不可以幫一下忙呢?完事後哥哥絕對不會待薄你們的喔!』。

「拿到報酬,吃窮他之後打他一身再走,好嗎?」

於這麼的一瞬間,亞爾佛雷德好像看到了他家親愛的戀人身後發出了一些很濃郁的黑氣。為了以防黑氣誤中副車再加上可以拿到一大筆錢吃一頓好的(他不介意吃亞瑟的黑炭料理,但他真的很介意之前的幾天在大平原中沒肉吃天天吃藥草。雖然身體已經不會再成長,但他還是個正值成長期的少年啊!)再把眼中釘打得體無完膚的好康事情,他也不好意思說不吧。

 

 

法蘭西斯身為神的代理人──神子,他的家當然就是市中心那間最雄偉最漂亮的教堂。穿越那條裝飾大於功用的長廊後,法蘭西斯就站在教堂中心的十字架前。

 

「少爺,你們來了嗎?」

他的目光沒有從十字架中離開,要不是聽到他的話,大概會以為他沒有發現來者吧。他向兩人招手,示意叫他們上前。

 

兩人慢慢的走到他的旁邊,也把同樣的把目光落在十字架上。在身為聖都地標的教堂中的十字架理所當然的是無比的華麗,用白金鑄造的本身上鑲有很多不同的寶石。陽光穿透彩繪玻璃後再照射於它之上,有一種說不出的夢幻感覺。

 

「很美,對嗎?用上最高級的材料所造的最華美的十字架。」

語氣很平靜,沒有自豪也沒有欣喜;只是平談的訴說著事實。

「可是我要的不是這種東西。少爺,可以幫我去採些白百合嗎?」

他苦笑著,平時高傲自大的就尤如是謊言般的似。看到和平時那麼不同的法蘭西斯,亞瑟不禁呆了一呆,那真的是他所認識的法蘭西斯嗎?

 

「為什麼不叫馬修去?他不是你的心腹嗎?」

「親愛的亞爾佛雷德,你是不可以叫哥哥我可愛的馬修爬上山去採花嗎?再說只依他一個祭司的力量走不到幾米就會被魔物秒掉的喔。啊啊,亞爾佛雷德你身為HERO居然的要一個可憐脆弱的小祭司去送死。真是罪過…」

剛才憂鬱的樣子一掃而空,法蘭西斯以他一貫的優雅(自稱)來回應亞爾佛雷德的貿問。被不知從那變出來的玫瑰指著鼻頭,亞爾佛雷德的心情更惡劣了。

「賣蕃茄的呢!?」

「喔,回鄉參加妻子弟弟的結婚典禮了。再加上剛好是蕃茄的收成期,沒有一個月左右也回不了來喔~」

「那麼那只帶著小鳥的兔子呢!?」

「他嗎…弟弟娶妻,回鄉觀禮了。」

「肌肉…」

「新郎當然是在家準備婚禮的喔。」

看著戀人和舊識一來一往的對答,亞瑟除了沉默外還是沉默。神子的護衛一個都不在真的好嗎?看著那個拿著玫瑰舞動的舊識,他默默的想著。他的這位舊識雖然號稱是劍士,但實際上的戰鬥力可能比一個祭司還弱。留下一個這樣子的重要人物獨自一人真的行嗎?

 

「你這個變態鬍子!HERO我今天不給你一點教訓我吞不下這口氣啊啊啊啊!」

舉起手鎗,亞爾佛雷德的忍耐力已經到極限了。他對準了法蘭西斯的額頭,手指就在扣板的前方。

 

「亞爾!停手!」

「亞瑟,你別阻止我!這傢伙實在太欠打了!」

「我知道,可是…」

正當亞瑟想上前阻止他之際,亞爾佛雷德就已經被一大羣突然出現的騎士所包圍。

「很抱歉,神子大人。您雖然叫我們暫時離開,可是我們還是感到不放心。不過現在刺客已經抓到了,我們也可以放心的讓您和您的客人進行密談。我們先行告退了。」

那些騎士快速的把亞爾佛雷德抓下,向法蘭西斯行體後,就馬上的把人帶下。儘管亞爾佛雷德的鎗法和劍法有多高明也好,在手和腳被抓著的情況下也是無法反抗的。他能做的就只有在沿路上大聲的叫喊,企圖令騎士們鬆手而已。

 

「所以就叫了他停手的啊……」

輕輕的按壓著頭部,亞瑟他覺得自己的腦袋快痛得要炸開了。

「有膽敢在別人地盤閃鎗…亞爾弟弟你還真的是個英雄呢…」

法蘭西斯苦笑著,他早就是怕會有這後果才支開那些騎士的,可是到最後還是迴避不了這結果。唉,真不幸呢。

「誰叫那傢伙是個笨蛋!你知道他為什麼要用雙鎗嗎?是因為一加一等於二,雙鎗會比單用一支手鎗強!」

想起來就生氣了!那是什麼理論,照那理論的話武器商不就是全世界最利害的人物了嗎!?

「啊哈哈…少爺你教出來的孩子還真有趣呢……」

法蘭西斯乾笑著,他手上的玫瑰就像是反映他心情的似……枯萎了。

 

 

後記:我只是單純的想把TOVCP的劇情代入米英而已………反正也說了一半,那我也公開吧。這系列的標題是引用自菊家的RPG TALES OF系列的,阿米的理論和法叔的身份也是玩聲優梗的說XDDDD

 

有預感這篇會比宵星更長(掩面)

創作者介紹

寂靜之風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