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名使用。
與世界上的國家又或是軍隊無關

亞瑟睜開了他那漂亮的碧綠眼睛,輕微的低血壓令他花了好一點時間才能把思緒從大氣層中呼叫回來。一如多年來的習慣,從迷離中清醒過來的亞瑟轉過身,想給枕邊人一個起床吻。

臉頰的觸感是那麼的柔軟,小小的身體帶點微蘇的奶香…

有著奶香的小小身體?

「亞瑟…」
映入瞬間完全清醒的亞瑟眼中的,是本應接受這個吻後愉快地清醒的阿爾佛雷德;他現在正用著怨恨的眼神看著茫然的亞瑟。

「明明你每天的第一個吻都該是我的…」
帶著欲哭無淚的表情,阿爾佛雷德沒有任何遲疑的把焦黑的煎蛋和培根放進嘴巴。
對他來說失去戀人早上第一個吻這件事已經足夠令他失意的渡過這一天…

嗚嗚…亞瑟會煮壞早餐也一定是因為第一個吻不是給他而是誤給了那孩子的!

相對阿爾佛雷德,亞瑟正一手抱著小孩,一手拿著奶瓶,帶點無奈的看著自家戀人。
五年多來一千六百多個早安吻;只是偶然失去了一個而已。而且他只是給了個小嬰兒…有必要那麼傷心嗎?

即便是相處了那麼久,他還是弄不清阿爾佛雷德這個人到底是纖細還是神經大條。

看著亞瑟因苦惱而扁著嘴巴的樣子,阿爾佛雷德突然心血來潮的想惡作劇一下。

「啊啦~瓊斯太太生氣了呢~」
把亞瑟拉進自己的懷中,他刻意的靠近亞瑟的頸項,讓自己的氣息都打在對方的頸上。
用不安分的手潛入對方衣服中輕撫著敏感的腰側。正如他所希望的,他可以聽到亞瑟發出一聲聲的輕喘。

手上抱著小嬰兒的現況令亞瑟完全不敢反抗,他深怕自己的掙扎會害孩子摔到地上。孩子實在太脆弱,亞瑟完全不敢想像要是孩子由自己懷中掉落的慘况。


「呵呵…亞瑟你很可愛喔…」
神製造男人的時間為了令男人可以保護女人,所以男人通常也是支配慾和佔有慾旺盛的生物。看到不敢反抗,任由自已擺佈的戀人…誰會把持得著不得寸進尺?

手慢慢的往下滑,眼看快要到達它的目的地了…

叭啦啦啦啦啦~

突然響起的門鈐聲令亞瑟突然爆發出一股神經的力量把比自己重上三成多的阿爾佛雷德推得撞上牆壁。
這是一件從所未有的事情,不單是阿爾佛雷德…就連把人推開的亞瑟也被嚇得一事作不出任何的反應。
一時之間,時間就像是停止了的似,兩人完全沒有動作。整個房子就安靜得連針掉在地上的聲音也能聽見的似…

God save the Queen!

當對亞瑟來說耳熟能詳的英國國歌響起的時候,亞瑟才一臉驚訝的回過神來;急忙地跑去應門。
「明明把人推開的就是你嘛…為什麼你比我還驚訝的?」
這大概就是火災現場的怪力,想不到貧弱的亞瑟居然也會爆發出這面力量呢…看來玩笑是開太大了。

本來只是想吃點豆腐就放過他的,但結果卻完全停不了手想做完套…一切都是亞瑟太誘人的錯。等那小鬼一走,就一定要馬上好好的疼愛一下亞瑟才行!

「你…你…你是誰!?瓊斯先生和太太呢!?為什麼我兒子會在你手上的!!來人啊!快來人救救我兒子啊!!」

……看來想要送走這小鬼…他得幫那位性別不對的瓊斯太太解圍才可以做到呢…

「早知道當時就訂正告訴他瓊斯太太是個男人好了。」
嘛…現在也只能快點去解釋以免他去報警了。摸摸自己的鼻子,阿爾佛雷德也只好認命的向玄關前進了。

後記:被某人踢了腳所以來更了。孩子下回會走的了,快來多踢我一腳啊某人。
創作者介紹

寂靜之風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