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名使用。
與世界上的國家又或是軍隊無關。



「對不起,瓊斯先生!我的會議被廷長了…我明天才能去把孩子接回家…請你不要把我家兒子拿去做漢堡又或是抱著他從天台跳下體驗一下英雄飛行的感覺啊!」
「我在你心中的形象到底是什麼的一回事?HERO是不會謀殺小孩子的。而且要是我這樣做死的不會是你兒子而是我好嗎?」

要是對你兒子那樣做我不被亞瑟殺掉才奇怪呢•••

當電話響起之時,阿爾佛雷德曾天真的以為自己總算是可以從不能跟亞瑟親熱的困境中脱出,但結果那不是帶來好消息的天籟之音,而是把他推到地獄的惡魔耳語。

他並不是介意孩子在這兒過夜,而是介意他今天晚上就無法好好地疼愛亞瑟啊!

前一陣子是亞瑟的截稿日和他程式的死線,兩人都忙得連吃飯也沒時間,倒在床上馬上就會睡著的地步。亞瑟更乾脆寫到累得非睡不可為止,每天也倒在書桌上睡著,令他每天也睡前也得把亞瑟抱回床上才可以安心入睡。
這樣子他可以跟亞瑟親熱就有鬼了。他可以個正常青春而且性慾旺盛的十九歲青年啊,只能看不能吃的日子可是說多難受啊!



「對呢…我也聽過本田先生說過瓊斯太太是很喜歡小孩的…你們是打算暫時不生育嗎?」
「當我拜託你,別把菊的話放在心上好嗎……」

你害我不知應該告訴你我瓊斯太太還沒嫁我還是瓊斯太太是個男人生不出小孩好了。不過貌似不管那一個事實的衝擊也很大吧。

「那麼我兒子就多拜託你一晚了…」
「死線給我放寬一點,不然你就等著你們的遊戲沒出版就先有免費下載吧。」
「我錯了你別亂來好嗎…我會請你吃藍藍路的…」
「我管你!總之死線就給我推遲!不然我連專用修改器也寫出來給你看!」

馬上的掛了電話,阿爾佛雷德帶點不滿的看著亞瑟愉快的跟小孩在玩耍。可惡…他們今天的纏綿又要開天窗了!

「?」
「沒事…孩子今天晚上會在這兒過夜。我們今天晚上要擠一點了。」
「……」
就像是察覺他心中那隱藏的不悅似的,亞瑟輕輕的撫著阿爾佛雷德緊繃的臉露出了笑容。別人說他大部份時間能知曉亞瑟想表達的東西是神奇而利害的,可是不對。

被理解不是亞瑟,而是自己。比起只依靠讀唇這能力去了解亞瑟的他,亞瑟卻總是只靠自己的一點小動作就能猜到他的想法…那是多麼的利害啊。

這個世上最了解他的人相信亞瑟了(雖然得在亞瑟精神情況正常而且沒有進入自己的悲劇世界的大前提下),和他朝夕相對的亞瑟也許比和他由出生前就共享著生命的馬修來得更加的親密。

「我沒事喔,只是今天夜上不能好好的抱你有點寂寞而已。」
輕輕的撫摸著亞瑟那亂糟糟的髮絲,他感到自己開懷了不少。

雖然不能做心中還是有點不爽,可是感覺到亞瑟對自己滿滿的關心,說不高興就是騙人的了吧。
而且只要忍耐完今天晚上這小小的電燈炮,明天開始便是天天熱情又愉快的新世界了!(反正工作什麼的菊的故事跟基爾們的模組沒出來也沒法開始的,時間多的是!)現在就跟這小孩一起玩玩家家酒吧,就當是為未來預習一下呢!

轉了角度去思考後阿爾彿雷德覺得這個突然的光明了起來。啊啊,神啊,這真是太美好了!

「來來~亞瑟你快幫這小鬼去洗澡~我去幫他泡牛奶~」
看到阿爾佛雷德樂得用小碎步跳進廚房的樣子,亞瑟突然有點後悔自己關心了他的舉動。阿爾佛雷德這個人沒什麼不好,就只是做事時常不經大腦而且容易得意忘形這點最糟糕。

「………」
不過現在也沒法子了解他那個因為快樂而打結的腦海的呢。亞瑟思考了一會後還是決定把小孩子帶到浴室一同沐浴,反正都不會知道他現在腦袋放了些什麼,還是見步行步吧。

後記:嗯,又拉長了…OTZ 小知識:電玩的程式員其實在前期作業是比較空閒的。前期他們需要把已知的數據輸入程式引擎中(每間有點實力的公司都會有自己開發/改寫的引擎,前期只是入資料等比較簡單的作業),接著中期是地獄的正式編寫,後期是可能比編寫更令人想哭的除錯。流程是這樣上下的了,因為我畢業年選的不是程式科所以知道的就只有那麼多了…(遠目)而且流程是前年學的也忘了不少…當八掛看看就好…OTZ 阿爾要等材料才可以開始工作的。(默,其實可以不用但出錯的機會會比較多而且阿米本身就懶。)

很晚了,之前的留言我明天才回吧…(心虛)
創作者介紹

寂靜之風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