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名使用。

與世界上的國家又或是軍隊無關。




五月一日

 

打開眼睛後看到是白色的天花時我還以為自己已經死掉。但都聽到護士那見鬼似的尖叫的時候,我立即確定我還沒死。要是天國有這種可怕的聲音我想也沒有人會相信那是一片樂土,那刺耳的聲音真的令我很想馬上倒回去病床上。本想問問為什麼自己會在這兒的,可是不知為什麼我就像金魚那樣只可張合嘴巴無法出聲。

 

醫生很快的就來檢查了。他很詳細的把我的傷勢和後遺症告訴我----昏迷一個月,肌肉有少許萎縮。聲帶被切除,成了啞巴。動過幾次血管修補手術,得小心血壓。

 

他說到聲帶的事時明顯的很小心,大概是怕我會想不開吧。說完還拍了拍我的肩膀語重心長的對我說:「別恨你弟啦…比起死,現在的情況也不太差吧。」幸好我不是玩音樂的,也不用依靠聲音吃飯,不然我大概會把這醫生釣起來打吧。

 

沒了聲音是很不方便,但也比死好,這點我同意。不過在考大學的這個時點上發生這件事真的氣死我了!!那我兩年半的努力不就全白費了嗎!?寫到現在我真的覺得要是這不是我自己寫下來的話…我一定看不明!這麼醜的字是我寫的嗎!?我可是筆法比賽頭三名的常客來的!

 

這情況別說考大學了,連完成高三也成問題的吧。亞爾說乾脆退學算了,他會養我。要個中三的小鬼養嗎?我會不會太沒面子了點?我就不信我沒辦法養活自己!(好吧,我承認我在復健和習慣不能開口說話這件事前的確是要他養的沒錯。)

 

 

那孩子瘦了,而且眼睛有點紅。之後基爾小聲的告訴我這個月來亞爾都吃不好睡不好…眼睛紅是因為他接到電話說我醒來時高興的哭了起來。基爾很大聲的說你這不良紳士真的是被愛著呢!

 

 

親愛的誠友基爾伯特,你的眼睛也是又紅又腫的。你是否也為我哭過呢。

 

 

寫日記當復健是好事還是壞事我也不清楚了…唉…下午基爾來的時候還說「…我回去把我不用的電子字典拿給你吧…你現在的字比本大爺三歲寫的俄羅斯文還令人看不明。」

 

去你的基爾伯特!你三歲時那會俄語啊!?

 

 

 

五月二日

 

因為高三已經不用上課,所以基爾一早就來了。他真的把他那大概用了不足十次的電子字典拿了給我……唔…用來打字談天和打發時間應該還不錯。

 

基爾說不打算上大學,想靠自己的興趣賺錢,他還說他一定會紅的。唔…他弄模組的確是不錯,可是……他只會弄那些可愛的Q版的模組,這年頭的動畫師只會Q版的沒人會請的吧。也罷,那也不關我的事。

 

當亞爾看到我用查字典當娛樂的時侯,他用他那正在變聲的沙啞聲線大叫:「亞瑟你別做這種活像唸書中毒的行為好嗎!?我明天把家中的電玩拿給你吧!」忍不住拿馬克杯去丟他,可惜力氣不夠,飛不到一半就掉下來了。難得基爾手腳快把杯子救回來,那可是我最喜歡的杯子呢!要是沒丟中亞爾而破掉我可是無法接受的!

 

五月五日

 

今天好像是菊他故鄉的兒童節,菊送了很多和果子過來。他很認真的對我說:「不用擔心,亞瑟先生。出不了聲也是萌點之一喔!」呃…菊,這是安慰吧?他說我上次給他看的隨筆童話很有吸引力,就算只是客套說話也令人高興呢…

 

躺在床上也沒事做,寫點故事來打發時間也不錯呢…碰碰運氣看看可不可以用來養活自己也好嘛。反正亞爾拿了一台筆電來給我打發時間,也不怕字太醜別人看不明。(可是我不明白為什麼桌面會是我的照片,而且還怎麼也改不掉!氣死我了!)

 

 

 

 

 

 

 

 

 

 

他看了看伏在自己床舖上安眠的亞爾佛雷德,在青春期中身高拉高了不少,但臉上的稚氣還是沒有完成退去。還只是個小孩子嘛。

 

輕輕的用手去梳理那頭燦爛的金髮,那和自己不同的柔軟觸感總會令他想起自己和亞爾沒有血緣的事實上。瓊斯家養大了他,把他當親生孩子來疼愛,亞爾和馬修也把他當親兄長來敬愛。這都是他在柯克蘭家中得不到的。

 

亞爾,亞爾佛雷德,我可愛的弟弟,我最喜歡的人。

在失去意識前,他心中就只慶幸自己比亞爾早回家,受傷的人不是亞爾。他總覺得自己像個笨蛋似的,喜歡上寄養家庭的長子,還一直的希望他可以找到一個合襯的女友。因為自己是個男生,因為自己失去了聲音,他配不上亞爾的理由實在太多了。

 

比他自己的生命更重要的男孩,是非幸福不可的。

 

你要幸福,比誰都更幸福。只要你幸福,即使你身邊的人不是我,我也會盡全力祝福你。他緊緊的握著亞爾的手,以前小小軟軟的手已經比他的還大了,很溫暖。

 

神啊,最少就在這刻給我一個美夢吧。

 

他就這樣閉上眼睛,手中那個溫度給予他安心。

『晚安,我愛你。』

已經無法傳遞聲音化為心意,他任由自己的淚水陪伴他入睡。

 

 

 

後記:亞瑟的負面思想。下篇告白!也許死蠢日常會快點?(都寫一半了)

先努力寫點文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月晴 的頭像
星月晴

寂靜之風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