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遲來的聖誕老人(遠目) 夫人我對不起你

本文與題目無關(巴

--------------------------------------------------------------------
「啦啦啦~」
哼著綠袖子溫柔的曲調,小羊亞瑟正愉快地在他家──正確一點是他飼主的家──門前打掃。

被一只狼養著的小羊亞瑟,在飼主出遠門打獵三日後第一次出門,為的就是把門前打掃乾淨迎接飼主──狼阿爾佛雷德──把他由一直一直被同類排擠被無視的生活中救出來的那個人。

會給他溫飽而且疼愛他,最喜歡的阿爾佛雷德。一想到他快回家就整個人也靜不下來呢~先打掃好這個家,再把床舖暖好準備好可樂和零食,好好的迎接他回家~

過長的上衣隨著打掃的動作搖擺,白晢的大腿在衣服的下擺若隱若現…被養得脂肪均衡,身上沒有羊的羶味反而有一陣香甜的紅茶香────

即使不是在性的方面也吸引不少人吧。要不然阿爾佛雷德也不用禁止亞瑟外出吧。

儘管阿爾佛雷德在他身上留下再多自己的氣味,也是無法阻止某些沒有作太多思考而靠食慾活動的生物會亂來呢。就在現在,就有一只被食慾衝昏腦袋的狼來做傻事了。

基爾伯特.拜爾修米特,這個森林中打架數一數二強的狼。他的腦袋除了想打架想小鳥想弟弟外其他事情就懶得動腦筋的了。這天,他跟同為狼族的托利斯打了一場痛快的架後,很偶然的路過了阿爾佛雷德的家門;看到了正在打掃的亞瑟。

身為一只普通不過的狼看到一只明顯是被人細心飼養的上等食用小羊的話,會對對方出手(食用的意味)是一件再也正常不過的事情吧。

「反正你遲早也會被吃掉的!就讓我先嘗一口吧!」

狼 基爾伯特對 小羊 亞瑟 使用飛撲咬嚼!
小羊 亞瑟 避開了攻擊。
小羊 亞瑟 使用掃把反擊!
擊中要害!
狼 基爾伯特 受到會心一撃!
狼 基爾伯特進入戰鬥不能狀態!

被亞瑟用掃把重擊了男人最重要的位置,基爾伯特馬上趴倒在地上動彈不得。亞瑟帶著滿腹的疑惑,用掃把的手柄確定著對方的生死。阿爾說過要小心變態的…可以這樣輕易就倒地不起的…也不太像個變態?

「變態先生,還活著嗎?」
要是死了的話今天就可以為阿爾加菜了。
「我居然會敗在一只羊手上…老爹我沒面目見你了…」
「啊…沒死…」
今天晚上的好菜沒了真可惜呢…要不要多打一下,說不定就會掛的了吧。

高舉起手上的掃把準備敲下去的那一瞬間,對方自言自語的其中一句語令他停止了一切的思考。

他把手上的一切都丟在地上,頭也不回的跑回自己的房間之中把自己反鎖起來。說謊說謊…這不可能是真的…

『明明就只是阿爾佛雷德養的緊急食糧…為什麼我會輸…』

不是的…阿爾不會為了要吃我才把我養在家中的,不會的!

他把整個人都埋在床鋪之間,他不停去找理由否定對方的那句話,但卻發現自己所找的每一個理由都只是在支持這個論點是正確的而已。阿爾很關心他,總是說他太瘦要多吃點東西;阿爾要他留在家中,說外面的世界太危險…原來一切都只是為了把他當成糧食嗎?

他的眼眶很熱,他沒法阻止流下的淚水淹沒他的枕頭…他可以由這個家中逃出去的,但他很清楚自己做不到這件事情。他喜歡阿爾,而且舉目無親也沒有朋友的他已經沒其他地方可以去的了。比起醜陋地死在飢餓的阿爾佛雷德手上…他寧願自己了斷生命…那樣的話他最少可以在阿爾的心中留下一個美好的印象吧。

他拿起了阿爾佛雷德送給他的防身用小刀,往自己的喉頭剌了過去────



阿爾佛雷德愉快地唱著他最愛的超人主題曲,他拉著一車的肉類提著好幾包的蔬果走在回家的路上。這次出了三天門,也就是把亞瑟獨自留在家中三天了。不知道亞瑟有沒有想他呢~

回到家的話第一件要做的事情就是抱著亞瑟來親,在好好溫存過後就為亞瑟準備一餐完美而又營養滿點的晚餐。亞瑟可是將來產下他孩子的重要小羊啊!當然要長胖點孩子才會健康呢!(雖然亞瑟怎樣吃也吃不胖,而且他再怎樣做也不見亞瑟的肚皮有起色…)

在偶爾的情況下遇上亞瑟,原本他真的打算把亞瑟養胖來吃的;但在養胖亞瑟的過程之中…他發現了比起口舌的美味,亞瑟於另一方面的美味是更勝一籌的。既然他在另一方面更加美味又何必把他吃進肚子中永遠失去另一種的美味呢?

他可不像基爾伯特那樣不用腦袋思考,老是在後悔呢!

他把那車滿滿的肉類拉進自家的倉庫後(經過家門口時好像聽到一些鳥類被碾過的聲音…大約只是錯覺吧),他用最快的速度奔回玄關前面。

他推開了木門,高聲起歡呼著。「亞瑟!你的HERO我回家了!」他沒有得到任何的回應,對於平常總是會熱情地歡迎他回家的亞瑟如此反常的行為,他抱著滿腹的疑問步向他們的房間……

「亞瑟?」






那是一個令他心跳停頓的畫面。他最心愛的小羊正準備用他送的防身小刀刺進自己的喉嚨之中,他於一時情急之下用自己的手握著刀刃;他管不了自己的手血流如注,強行將小刀由亞瑟的手中奪走。

看到他手上的血後,亞瑟近乎是崩潰的尖叫著。他不是第一次看見亞瑟哭泣,但哭得如此死去活來他還是第一次看見。每當亞瑟為他多捲上一圈清潔的繃帶,那繃帶就會馬上被亞瑟的淚水打濕。那雙美麗的綠寶石眼眸變得兔子一般的通紅…看得他很心痛啊…

「亞瑟,別哭了。眼睛都那麼紅了…」
用完好的手為對方抹去臉上的淚水,出乎他意料,對方的淚水反而流得更兇。他不知所操地抱著對方,他有什麼可以做的…他完全不知道啊…

「反正我都只是食糧…哭又不會變難吃的…哭到變得看不見也沒有關係吧。」
「誰說你是糧食的!我要把他打得連他媽媽也不認得他是誰!」
「是…是基爾伯特…可是你的行為明明就乎合把我當成食糧的…所以我才會想…要是死在你手上倒不如自我了斷還會給你一個好印象…」

真是個小笨蛋…一個喜歡他喜歡到無藥可救的小笨蛋…不過…阿爾佛雷德也沒資格去責罵亞瑟吧。他…也是一樣無藥可救地愛著亞瑟。
他把自己的額頭貼著對方的額頭,讓他們能以最近的距離直視對方。在這距離下,說謊又或是想逃也是不可能的。

「的確我最初是因為想吃掉你才把你帶回這個家的。可是在不久之後我就再也不想吃你了。」
「為什麼?」
「因為你太可愛了。我喜歡上你…我想跟你在一起。」

同樣被同類排擠,同樣的寂寞。跟自己相似的他,沒法放下他一個的心情…這就是戀愛啊。亞瑟一定就是他誕生時遺失的另一半的靈魂,一但相遇了…就再也沒法分開。

「永遠永遠…再也不分開…我喜歡你,亞瑟。」
「我也…喜歡阿爾…我不想被阿爾吃掉…我想跟阿爾永遠在一起。」

十指緊扣,這是一個承諾。不是對神明又或是任何人,這是對他們自身的一個承諾。這輩子也會愛著對方的一個承諾。兩個人一起倒在床上,脫去衣服…交換彼此的呼吸…喜歡彼此,愛著彼此…但願此愛戀能見證末日審判。

--------------------------
沒H!沒H!(想寫但感覺很破壞氣氛

創作者介紹

寂靜之風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