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H了。(戴上安全帽,穿著防彈背心和拿著防暴盾牌。)

大家明白,留言明天再回OTL

-------------------------------------------------


「我不願意,我不想成為吸血鬼。」
也許他能夠動手把刀子刺進亞瑟的胸口奪去他的性命…但他卻絕對做不到吸食對方吸血鬼身份。

光是在有限的生活中跟亞瑟說再見他也已經沒法忍受了,更何況是要他在無限的時間中永遠想著亞瑟而活?

他是一定會崩潰的。

「要是如此我懇求你殺了我…我…我…」

溫熱的液體滴落在阿爾佛雷德的手背上,那雙有如寶石般美麗的綠眸不停的分泌出淚水。頓時,阿爾佛雷德感到有點不知所措。這是第一次,亞瑟第一次在他面前痛哭。再說…他也沒有說了什麼會惹哭他的說話?

「別讓我獨自一人存活在沒有你的世界之中…是你告訴我有人陪伴的幸福的…那你就別再留下我獨自一人…我喜歡你…別讓我目睹你的死亡…求求你…」
「別哭…亞瑟…別哭,我答應你就是了!你別哭啊…」
驚慌地緊緊抱著對方,阿爾佛雷德的心是欣喜的。


他喜歡我…亞瑟喜歡我。即使是謊言也好,這也足夠令他含笑而終了。


「我不會吸你的血,但我會殺了你。跟你一樣,我也不想獨活在失去你的世界之中。」
懷中的亞瑟是那麼的瘦小,感覺比分別前來的消瘦…一定是又沒好好吃飯了吧?
「因為…我也喜歡你。」

他可以清楚感覺到在他懷中的亞瑟因受到驚嚇而彈跳了一下。
啊啊…害怕被愛的亞瑟…可以的話真的想能以永遠的時間去愛你啊。

「亞瑟,在我們而對死亡之前,我可以得到你的第一次嗎?」
「嗯…可以…」


因為是最後,因為已經不會有將來了。
所以我們渴求著相愛的實感。





阿爾佛雷德把亞瑟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的退去,底下的皮膚就如同他想像的一樣白晢而美麗。沒有傷痕也沒有多餘的體毛…他那瘦小的身體有著一種誘人的病態美。

胸口單薄得不得了。假若他不是吸血鬼的話,大約連胸口下心臟的跳動也能看得一清二楚吧?

「別…別目不轉睛地看著啊!這樣的身體有什麼好看的啊!」
「才沒有!亞瑟的身體很漂亮呢!怎樣看也看不厭喔…」
「什…什麼!?」

亞瑟的臉上漲紅得像只章魚一樣,活了好幾百年的吸血鬼現在看上去就像是個未成年的少年一樣。

在手指開拓狹窄後穴的過程中;他沒有消費任何一秒。他不停用自己的唇舌在亞瑟不常接觸陽光的白哲肌膚上落下印記。

青澀的亞瑟…他純潔的處子之身…全都是他的東西。最初也是最後的結合,一切都是最珍貴的回憶。

「你…你夠了…快…快點…」
「不行…你會痛的。」

在狹窄的後穴中溫柔地按壓著,柔軟的腸壁因異物的入侵而收縮並分泌出液體。那些液體當然沒法像女性的體液一樣令通道變得濕滑無比,但也足夠令他在內裡順利活動的了。

他在亞瑟的內部尋找著敏感點。其實他很希望跳過這步驟直接侵入亞瑟的體內…但這將會是唯一的一次…比起只有自己享受,他更希望亞瑟也可以幸福地感受這一切。

「嗯!」
當他的手指滑過某點時,在他身下的亞瑟突然發出了一聲低吟並微微的抖擻著。看來他找到了呢。

他特地用力在那點上不停按壓,看著亞瑟因快感而扭動身體,眼睛漸漸變得迷離…他心中充滿著一股難以言喻的滿足感。


男人總是想成為戀人的第一個男人…他做到了。

阿爾佛雷德把自己的手指抽了出來,已經習慣異物的小穴無法抵抗喪失感而下意識地張合著。就像是在引誘對方進入一樣。

「我要進去了。」
「嗯…快點…」

他把自己的巨大放在小穴的前方,小穴的張合就像是在歡迎他一樣。

「呵呵,亞瑟你很心急嗎?」

完全不像是第一次,沒有太大的抵抗就接受了他的手指。第一次就能由後方感受到快感…亞瑟的身體果然是有如他想像一樣的美妙。這也許是心情所致的吧?跟喜歡的人結合…興奮的心情影響了肉體吧。


戀愛真是令人麻目的…看不清事實的存在呢…

「要進來就快啊!笨蛋!」
「如你所願。我的吸血鬼。」

即使是經過了手指的開拓,只依靠腸道分泌的液體來進行潤滑還是不足夠的。

巨大侵入狹窄的腸道產生的痛楚令亞瑟快要昏倒。被強行撐開的感覺讓他就像親眼看著對方的入侵一樣…阿爾佛雷德的情況也不好過,過於狹窄的內部也讓他吃到了苦頭。

「亞瑟,很難受嗎?為什麼哭了?」
「你不也是在哭嗎?笨蛋…」


很痛…很難受…可是同時也非常幸福。幸福得想哭的地步。

「真的呢…我們都在哭呢…」
「真是沒用呢…我們。明明都已經不是小孩子的了。」

他們交換了一個吻。淚水的鹹苦味道並沒有妨礙到他們,直到他們沒法呼吸為止,他們都沒有放開彼此。

「我要動了喔…」「嗯。」

把巨大退至一定的距離後再次深入。他特地向自己剛才找到的敏感點進攻,每一次進出亞瑟的腸壁都十分配合他的動作。在他退的時候挽留他,在他進入時歡迎他。而他每次碰到那一點的時候,亞瑟都會無聲地尖叫不停地扭動身體,由眼中流下更多更多的流水。

阿爾是他的。阿爾佛雷德現在正在他的身體之中…淚水是因幸福而流還是因對方給予的快感而流的?他也不清楚。

他只知道他已經幸福得就這樣死去也沒關係了。

「阿爾…我…啊…」
「我明白的。」

讓我在幸福的頂點中死去吧,我最喜歡的阿爾佛雷德。

分身在阿爾佛雷德的抽插下停在對方的腹部磨擦著。在前後夾攻的快感下,他的腹部很快就沾上了屬於自己的白濁了。

射精的快感充滿了全身,連手指頭也累得沒法動彈。與身體感受到的黏稠感覺相反,他的精神不同清爽而滿足。他可以看到阿爾佛雷德高舉起小刀。

害怕?不,也許是欣喜吧。
在小刀刺進胸口的瞬間,體內被對方的體液充滿…能夠死在最愛的人的懷中。很幸福喔。


「對不起,阿爾。我很自私吧。」

跟先離去的人相比,留下的人會更加痛苦…他是知道的。但他就是沒法下手去殺死阿爾佛雷德。

他…的確是一個自私的膽小鬼。

「不…你已經痛苦了很多年了。你才不自私呢…我們很快就會再見面的了。」

天已經氾起了魚肚白的光芒,距離行刑的時間就只剩下幾小時了。在這樣的情況下,誰是留下的那個人真的有那麼重要嗎?

「很快就會再見面的了。」
他緊緊地抱著懷中那漸漸變得透明的身軀,要昤可以就這樣融為一體的話有多麼美好?

亞瑟閉上了自己的眼睛,他的喉嚨很乾…很想喝血。不過還是算了…身體很累啊,不想再張開眼睛了。

「嗯…我等你。」

阿爾佛雷德想要抱緊亞瑟,他不停的收緊懷抱。亞瑟留下的灰燼由他的懷中落下隨風而去…到最後他能抱緊的,就只有自己的肩膀而已。



他被綁在火刑台的時候,他沒有反抗也沒有掙扎。他才不害怕呢!即使是要落下地獄的深處也會有人在等待他的呢。

「瓊斯先生,他有什麼遺言想說的嗎?」

有著跟妹妹同樣眼眸的修女這樣問他。他只是搖搖眼,不作一聲。

很多很多話想說,很多很多話想告訴你所以我等待跟你再次相見的瞬間。因為能見到你,所以即使是化為灰燼,我也會欣然接受。

當火舌捲上了他的身體時,他只是閉上眼睛等待死亡的來臨而已。


等我喔,亞瑟。我很快就會來見你的了。

創作者介紹

寂靜之風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偶是因RG6來看的~~~
    本來看小說我是看不久的
    但這篇我竟然看完而且很喜歡
    RG6一定支持^^
  • 謝謝你喜歡^^

    星月晴 於 2011/04/13 22:46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