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留進行中,努力釘窗中


他被帶到一個陰暗而又破舊的牢房之中,整個牢獄之中就只有他一人。除了偶爾會有人來咒罵他活該外,就只有自衛隊的人會來看看他有沒有逃走。

今天是他被關進來的第五天,每當痛楚開始消散得可以行動的時候,那個擁有淡金色長髮的少女就會過來給他送上兩刀。她說這是報應,因為阿爾佛雷德殺了她最心愛的哥哥。


不小心招惹到一個有戀兄情結的危險人士了呢。他自嘲著。


「走神?不行!你得要清醒地接受這處罰!哥哥他感受到的是你的一百倍一千倍!你不清醒地感受這痛苦的話我又怎樣可以向哥哥交代!」

站在鐵枝前的少女激動地向他投出更多的小刀,跟那時當誘餌逮捕他的人不同,眼前的少女擅長戰鬥也許還擅長暗殺。她明顯地往不會致死但有效阻止活動的地方攻擊。

「那個人是妳的哥哥吧。即使妳是多麼深愛他也不可能跟他結合的存在,我殺了他讓妳有機會能遇上轉生後的他,一個妳可以毫無束縛地愛上的他…妳不是應該感謝我的嗎?愛上了哥哥的可悲少女。啊啊?還是妳哥哥早就對妳出手了?也是呢,妹妹投懷送抱身為男人的確很難拒絕呢。」


他露出笑臉回答對方,少女工整的臉馬上就因憤怒而扭曲。來吧,只要妳衝到我的世界(這牢房)中,我馬上就可以讓妳跟妳哥哥見面。他手上拿著少女投出的小刀,靜候著少女因憤怒而為他帶來自由的機會。


「我要殺了你!你侮辱了哥哥!我要你碎屍萬段!」
少女激動地向前衝並搖動著相隔她和阿爾佛雷德的鐵枝。跟冷靜地坐在地上的他比起來,也許少女現在的模樣才更像一個兇惡的囚犯。

鐵枝震動的聲音傳至整個牢房,不間斷又強烈的聲音令人有一種鐵枝下一秒就會斷裂的錯覺。看到少女這樣激動的行動,一直默默地站在少女背後看著少女暴行的女性也開始慌張起來。

只欠一點了,快打開這扉門吧。那妳就能跟哥哥見面的了。


「小娜塔,冷靜點!你不可以這樣做的!」
「姐姐妳別妨礙我!我一直要殺了他!我一直要!」


當牆壁開始落下粉屑的時候,女性再也沒法坐視不理地把少女從鐵枝旁拉開。盡管對方多努力的地掙開她也沒有放開自己的手。那個女的是這城鎮唯一的修女;上次他被捕的時候她也有來過給他傳道,請他悔改…可是想不到她妹妹居然是一個這樣的人呢。


「小娜塔!他明天就要上火刑的了!他這次插翅難飛,是逃不了的。別為了這種人弄髒妳的手!小伊凡也一定不會希望看到妳這樣子的!」
「哥哥…不希望?」
「是的,小伊凡一定不會希望看到自己唯一的妹妹變成殺人兇手的!」
「哥哥…伊凡哥哥…」


聽到了兄長的名字後,名為娜塔莉亞的少女就像被按下停止鍵一樣,停止了所有動作。過了好一會後她那紫魅的眼睛中才流下了一串又一串的淚水。

「哥哥…哥哥…為什麼…為什麼…」
跟剛剛強悍的樣子相反,她跪坐在地上,用雙手掩蓋著自己的臉。晶瑩的淚水從她手上的空隙流下。那輕弱的樣子就像是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柔弱少女。


失去重要之物真的是有這樣傷心嗎?那麼…亞瑟現在有沒有為他而流淚呢?


他看著少女的姐姐緊抱著自己的妹妹安撫著她時,他是多麼希望自己能為亞瑟做同樣的事情?

緊緊地抱著他,讓亞瑟能把他屈在心中不知多少年的淚水都落在自己的胸口上。把悲傷都流光後,讓亞瑟露出真心開懷的笑容的話那將會是件多麼美好的事情?


為了這個目的,他是不可以死在這兒的。
他整握著手上的小刀。是的,為了自己,為了亞瑟,他是不可以死在這兒的。



「停手吧,瓊斯先生。我和小娜塔手上都沒有鎖匙,你即使是殺了我們也逃不出去的。」
少女的姐姐並沒有放開在她胸中不停哭泣的妹妹,她背對阿爾佛雷德,語氣顯得異常的平靜,完全不像是受害者的家人。

「你的眼神不同了。以往你的眼神是單純為了享樂而殺人,是瘋狂的。但現在你的眼神卻很堅定。想必是有了即使是要殺人也無法放棄的目標的吧?」


阿爾佛雷德沒有回應她的說話。他從沒想過要為自己的殺戮說些什麼又或是尋找理由;即使是事情發展到現在的情況也是。
他並沒有伙自己的罪行開脫的打算。殺了人就是殺了人,他沒有必要找一些美麗的說詞來為自己脫罪。他不懼怕死亡,他只害怕再也看不見那個有著金髮綠眸的吸血鬼而已。


「不否認也不承認。瓊斯先生,你不打算死亡但也不打算為自己的罪行尋找借口…我欣賞你這樣的個性。即使是說法是如何美麗也好,你任意殺害無辜的人也是一個不變的事實,我們是不可能再放任你繼續進行這行為的。希望你能在面前死亡的現在,好好地反思一下自己過去的罪孽吧。」

來吧,我們走了,小娜塔。她對妹妹輕聲的說,溫柔地把跪在地上哭泣的妹妹扶起來。她轉過身,第一次正眼地看著阿爾佛雷德。


她那跟妹妹同色的眼睛充滿了淚水,就跟在她懷中的妹妹一模一樣。


「我不原諒你,但我希望你能懺悔…為了保護你所愛的人。你知道嗎?這兒和火刑場的結界,是用被你殺死的人們的骨灰…用他們的恨佈下的。恨意是沒法終止的,我期望你能用悔意來令這些恨意不會傷害到你愛的人。再見了,瓊斯先生…明天火刑場上見了。」

當她們兩人消失在阿爾佛雷德的視線的時候,他終於再也忍不住地放聲大笑了。

為了所愛之人懺悔…有用嗎?他和亞瑟也同樣是個帶罪之人。懺悔有用嗎?懺悔就能讓她們取消死刑了嗎?懺悔能令亞瑟變成自己的東西了嗎?


他從不是教徒,為了不想死而懺悔,那會真的被神原諒的嗎?當然是不會啊!


「我啊!從不後悔過啊!老爸的事!落入魔道的事!決定放棄人類身份的事情也是!」

他只是做自己能做的事情而已。只是等待是不會有任何改變的,所以他向前走了。不管他做的事是不是符合人世的道德觀也好,他只是做了自己能做的事而已。他選擇了前進的路的終點是這樣子的話,他不會逃也不會後悔。


因為一切都是他自己選擇的。


只是…只是…要是在人生快將終結的現在;能見到自己這生唯一傾心的人的話…那會有多美好?

「亞瑟又怎會來呢?他不會不知道來的話是必死無疑的。他才沒那麼傻…」

他用手掩上自己的臉,在腦中描繪著亞瑟的身影和聲音…好想好想見到他。即使是會被他怨恨也好、一次也好…他也很希望可以佔有亞瑟。


是男人也不要緊…是吸血鬼也不要緊…他喜歡亞瑟,想見他…想要他…想要永遠地愛著他。


「對不起。我是個傻瓜呢。喔,不。我本來就是希望被你殺掉的了。那我應該是聰明才對吧。因為我找到了被你殺死的方法。」


幻想中的那聲音是如此的真實…呃?幻想的亞瑟有說這種話的嗎?


「亞瑟!?」
他把手從自己的面上拿開,他看到的是一片蔚藍…金色的短髮、碧綠的眼睛和帶有強烈個人色彩的眉毛。


亞瑟就站在他的面前。


「我是來履行承諾的。今天是新月之夜,是吸血鬼力量最強的一天。我是可以救你出去的。」

亞瑟面無表情地抓起了他的手放於自己的心臟上。冰冷而沒有脈脈的心臟…即使如此這還是掌管著亞瑟生命的器官。

「只要你用刀刺穿我的心臟,再喝下由我心臟流出的血液的話…你就會得到我的力量…不,你會成為比我更強的吸血鬼。即使在這種強力的結界中也有辦法逃出去。」


亞瑟認真無此地說著,他沒法在此找到一點開玩笑的氣氛…說謊的吧?亞瑟你…


「為了進入這牢房,我已經用光了我的力量。快把我的心臟刺穿,產生屬於自己的力量並逃出去吧。阿爾。」


打算用自己的命來換我的命嗎────

創作者介紹

寂靜之風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浮櫻
  • 咍~亂連亂連就跑來了((笑
    亞瑟會死嗎!!!
    別告訴我這是悲~文阿((別理他他瘋了
    以後可來晃晃嗎?
  • 我覺得不算是悲文吧…(心中結局…<br />
    <br />
    可以喔~雖然沒什麼好東西…但如果大人你有空的話就多來坐坐吧^^<br />
    <br />
    P.S 其實我很好奇你由那兒連過來的@@

    星月晴 於 2011/04/13 22:46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