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是有了戀心的自覺,阿爾佛雷德也沒有因此而改變些什麼。他還是跟以往一樣,為亞瑟弄一些不適合他進食的餐點又或是享受亞瑟因為他的隨性而唸他。
他沒打算改變兩個人之間的關係,即使是改變了也只會塗增痛苦而已吧。他們的壽命長度有著天和地的差別,勉強在一起的話…結果一定是會迎來痛苦的死別的。

對有著「永恆」的亞瑟來說,他的存在也只是一轉眼的時間而已吧。要是他曾經擁有過亞瑟卻要眼白白地看著因自己的逝去而令亞瑟有機會成為別人的東西…倒不如讓他殺死亞瑟吧。

與其讓亞瑟一個人獨活…有機會喜歡上別人的話…他寧願用這雙手令亞瑟今後的時間都只屬於自己。沒能得到的東西,毀掉就好啊…

這種想法明明是他一向的終旨,但最近一浮起這個念頭,他的心就像被黑霧包圍一樣,異常地煩躁不安。

殺戮是唯一可以令他遺忘煩躁感的事情,他開始每天都到鎮上揮舞自己的鋸刀。只有在鮮血飛散的一剎,他的思路才可以回復正常。

看著地上已失去溫度的軀體流出的鮮血,他沒法控制自己去思考亞瑟的事情。

亞瑟…一定很適合紅色的吧。在鮮血般鮮紅的襯托下他碧綠的眼睛和金色的髮絲一定會更加美麗的吧。刺穿心臟也不會死亡,在太陽下暴曬也不會化成灰燼…也許讓自己成為不死者還會比較容易吧?可是他不想成為吸血鬼呢。

他喜歡陽光喜歡進食。他不想得到永久的生命卻失去了生活的樂趣。

「長生不死的方法…是沒有的吧?」
要是有這種方法的話,古代的國王們早就找出來並且永久地治理這個國家吧。

有著整個國家情報的國王也不知道的事情…只是一介平民的他那可能於這樣短暫的一生中找到?

『我可以告訴你喔。不老不死和殺死吸血鬼的方法。』

夜深的城鎮安靜得令人懼怕,於背後突然出現的聲音更是令人驚心動魄。但於殺戮後興趣的精神令他一時忘了恐懼,他四周張望,最後成功在一棵枯樹上找到聲音的主人────一個拿著提燈的半透明身影。

『你跟我有同樣的氣味呢,少年。』
那個人笑著對他這樣說,透明的身影說明了他並不是這個世界的人。在搖晃的火光下,那個人紫眸中包含的笑意更是一覽無遺。

『跟我一樣,有著戀上跟自己位於不同世界之人的氣味呢。』
「你憑什麼要我相信你聽你的說話?第一,我不認識你。第二,你是一個幽靈,誰知道你所謂的方法是不是要我由高一百米的古樹上跳下來?要是這樣子的話我倒寧願成為一個永遠不能接觸陽光的吸血鬼了,最少還可以吃吃牛肉三文治啊!」
『哎呀?哥哥我看上來像那些會教唆別人自殺的怨靈嗎?』

帶著優雅的微笑,自稱為哥哥的幽靈由枯樹上躍下。他小心地保護著手上的提燈,身上白色的衣物隨氣流而飄動…要不是你身上透明的色彩,也許沒多少人會相信他已經失去了心跳吧?

『你會相信我的。』

他把手上的提燈放於阿爾佛雷德的眼前。那是一棧不可思議的提燈,白色的火焰、沒有熱度的火光…而在那搖晃的光芒中…彷彿能看到一名有著白色羽翼的少女沉睡著。

「你想說什麼?」
疑惑地質問眼前的幽靈,阿爾佛雷德不得承認對方的說話很有吸引力。而且…雖然知道對方是自己最害怕的幽靈,但他卻完全不感覺到害怕。當他看到對方臉上特地留下的鬍子時…不知為什麼他很有一拳打下去的衝動。

『戀愛中的男人…尤其是戀上跟自己不同之物的男人…都會渴望跟戀人永遠在一起的方法。』
寵溺地看著自己手上的提燈,幽靈緩緩地說。
『我也是這樣走過來的。為了自己認定的伴侶,放棄了人之子的身份。我相信,你也會跟我選擇同樣的路。』
他停一會兒,對著阿爾佛雷德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為了所愛之人,成為不死者。』
創作者介紹

寂靜之風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