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米X子英‧小黃(完)

所以可以接受的才拉下去吧…


在很久很久之前的歐洲大陸,有一個小男生,他有著一個綠色的披風而且有著粗粗的眉毛,所以大家都叫他小綠眉。

小綠眉的監護人名叫羅維諾,是一個脾氣有點暴躁而又對蕃茄有著奇妙執著的人。有一天,羅維諾這樣對著小綠眉說。

「混蛋亞瑟!給我把這些意大利麵拿去薯條森林的深處送給我那個因為嗅到太多油炸味而不舒服的笨弟弟吧!」

因此,聽話的小綠眉就在用弓箭好好地回應羅維諾後,馬上拿著新鮮好吃的意大利麵前往薯條森林去探望羅維諾的弟弟了。

「可惡!明明就只是個廢柴蕃茄而已!為什麼我要聽他的話啊!嘻加!」
因年紀小小而咬字不清,但是小綠眉還是用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咒罵著自己的監護人。都是他的錯!都是因為跟他一起生活久了自己才會被養成這麼一個傲嬌的個性啊!

可以的話他也想像菲力諾西亞小時候的一樣,直率可愛的討人歡喜啊…

傲嬌如羅維諾也有安東尼奧疼愛…可是他呢?羅維諾並不喜歡他;更正確一點是羅維諾是非常地害怕他。即使是他偶爾想發揮一下監護人的威嚴也好,只要小綠眉用兇狠的目光盯回去,他就會馬上嚇得縮回去安東尼奧的背後了。

他才沒有羨慕羅維諾啊!他…他只是覺得…要是有個人願意在他生氣的時候當自己的出氣包…在他難過的時候抱抱自己安慰自己…在他快樂的時候跟自己一起笑…那種感覺一定會很棒而已…

想著想著感覺自己也傷感起來,小綠眉搖搖頭,他在不知不覺中已經走到了菲力諾西亞的家了。他伸出手,在那巴洛克風格的石門上輕輕的敲了兩下。

「亞…小綠眉嗎?快進來讓HERO我…不,是讓菲力哥哥來看看你吧!」

……………

用力地把那有如藝術品一樣的石門踹開,不出所乎的可以看到床上有一團古怪的突起。小綠眉露出了一個美麗的笑容,一股作風地把棉被扯開並同時大叫。

「阿爾佛雷德你這個笨蛋當我是傻瓜嗎!?你要裝菲力諾西亞也給我裝得像一點吧!」

在失去棉被掩蓋下,床上出現了一個金色的腦袋。小小的腦袋左右看了一下發現遮蔽自己身影的棉被消失後,露出了可憐兮兮的表情看著小綠眉;就像是被責備的小孩一樣。

「人家只是想給亞瑟你一個驚喜嘛…為什麼亞瑟你要那麼生氣?」
「這不是驚喜!這是驚嚇!還有菲力諾西亞呢?」

自己精心想出來的驚喜不被欣賞令阿爾佛雷德明顯地不悅,他嘟起了自己小小的嘴巴,回答著小綠眉…亞瑟的問題。

「他被香腸帶走了!香腸說住在這種地方再健康也會生病就帶走他了,房子又不能沒有看管就讓我暫時住下來了!」

他別過了頭,賭氣的不看著亞瑟。明明就很久不見了!亞瑟都不明白別人想給他一個驚喜的心情的!

「是嗎…?那麼這些意大利麵不就浪費了嗎?」
亞瑟抬起頭顱默默地留意著阿爾佛雷德的表情,他可以看到阿爾佛雷德在自己說出意大利麵這四個字節時吞了一口口水。

也許自己真的是說得有點兒過份吧?阿爾也只是想給我一個驚喜啊…他想。他完全沒有想到自己有這個想法也只是因為自己溺愛著這孩子而已。

「這些意大利麵可是很好吃的喔…就這樣丟掉可是很浪費的呢,要是有人願意跟我一起吃掉它們就好了…」
「亞瑟你也這樣說了,我也只好免為其難跟你一起吃吧!」

呵呵,這孩子真是單純呢。

在這時候,小綠眉──亞瑟還不知道自己已經一步一步的走向阿爾佛雷德的陷阱之中了。


「啊啊…真好吃~阿爾,已經很晚了喔…我要回去的了。」

和阿爾佛雷德一起把原本用以探病的意大利麵全都吞到肚子中後,天色已經變得非常昏暗了。雖然是很想跟阿爾佛雷德在一起多一會,但再不回去森林就會變得十分危險的了;所以即使是如何不捨也得要離開了。

「不要!亞瑟多留一會吧!」
「可是再不回去路上就會很危險的了…」
「啊,那我有好方法喔!」

拉著比自己身高還要小一小截的亞瑟,阿爾佛雷德露出了愉快的笑容。他怎麼可能會讓亞瑟離開?他剛剛假裝生氣的目的有一大半就是為了亞瑟留到晚上啊!

「亞瑟你住下來就好啦~菲力的床好大喔~我們可以一起睡喔~」

那雙有著美麗天藍色的眼睛閃動著期待的光芒,疼愛阿爾佛雷德的亞瑟又怎會捨得拒絕對方呢?

「那好吧,今天就久違的一起睡吧。」

寵溺地撓起小腿拍了拍比自己高的阿爾佛雷德的頭,比阿爾佛雷德年長的半年並沒有為他帶來身高的優勢。他大約比阿爾佛雷德矮一個頭左右;但這樣也無阻他認為自己是年長者得好好照顧對方的心。

雖然對方並不是這樣想的。

「亞瑟,你睡了沒有?」

伏在雙人床上,阿爾佛雷德靜靜地看著在自己身旁發出規律呼吸的亞瑟。亞瑟果然是躺在床上就很快會入睡的人呢。

他輕輕地把玩著亞瑟那頭短短的金色髮絲,微硬的髮質、雖然比不上自己的明亮,但仍然是非常美麗的啡金髮色。一切一切都是這些的美麗…

「亞瑟…你說過我是太陽。那麼…亞瑟你就是月亮吧?」
在天空上溫暖地照耀大地,每天每天都會露出不同的可愛樣子…有的人會感覺冷酷…也有的人會感到溫暖…這就是月亮,這就是他的亞瑟。

他最喜歡最喜歡的亞瑟。

「亞瑟,你再不醒過來我就要吃掉你的了喔。」

無知,是小孩子最大的武器。



伏在亞瑟的身上拉開對方的衣服,阿爾佛雷德並沒有感到一絲的罪惡感。小孩子做什麼也會被原諒的;而跟自己同年的亞瑟,卻老愛因為比自己年長半年而把他當成小孩子。

那正好啊,亞瑟是一定會原諒他的吧;不管他做了多麼過份的東西也好。

「阿爾?」
啊,醒來了呢。

在半夢半醒中張開了眼睛,亞瑟用迷濛的表情注視著正在解開自己胸前鈕釦的阿爾佛雷德。唔…?為什麼那麼晚了阿爾還會伏在自己身上脫自己衣服的?

「阿爾你為什麼在脫我的衣服?」
「因為怕你熱喔☆」

用完美的笑容回答亞瑟的問題,阿爾佛雷德沒有停下手上動作的打算。這時候停下來也太對不起自己了,即使是貴為HERO的他也會有自己私慾的喔。

「那……為什麼要抱著我?」
再次提出了質問。看來亞瑟已經接受了自己因為怕他太熱而為他脫衣服的說法了。

真是可愛呢。

「因為怕你冷啊♥」
忍不住在他的頸側烙下親吻,他讓自己的右手在亞瑟胸前游走著。平常倔強的亞瑟偶爾露出的天真表情…真是可愛得令人想咬一口呢!





「嗯…好癢…」
「很快就會不癢的了~亞瑟你多忍一會吧~」

在夜空中滿月的照射下,阿爾佛雷德可以清楚地看見亞瑟胸前粉紅色的小點。夜風在這個小小的空間吹拂著,因感到寒冷挺立抖振的小點…就像是在引誘著他吻上去的似。

把那小巧可愛的突起含到嘴巴中,他愉快地用舌頭疼愛著對方。這胸部的確沒有那些總愛抱著他的大姐姐們般的柔軟有彈性而且體積巨大;但對他來說這細小而平坦的胸部卻比任何一個豐滿的胸部來得吸引。

戀愛之心就是如此令人麻木的了吧。

「阿爾…不要…感覺好怪…快停下來…」
「才不要~」

右手順著還沒進入青春期的圓潤曲線下滑,指尖接觸敏感的肌膚引起亞瑟一陣陣的振抖。一定是很舒服吧,即使他是第一次對別人作出這行為…但是身為HERO的他又怎會因笨拙而令亞瑟感到痛苦?

故意的放慢速度欣賞亞瑟因初嘗快感而不安扭動的表情,他的手穿越沒有多餘脂肪的腹部──在故意圍著肚臍上打了幾個圈圈後,最後住了亞瑟最脆弱的位置。

「阿爾…」
「沒事的,亞瑟你不用怕。」

把手指圍成圈形,他輕輕地套弄著那個器官。連亞瑟自己也沒有以這種意圖接觸過的器官在他人體溫的催化下,很快就在亞瑟無聲的尖叫下分泌出濃稠的液體。

看著手上沾上的白濁,他露出了滿足的微笑───得到最喜歡的人的第一次,沒有不高興的理由吧。他把因羞恥而哭泣的亞瑟鎖在自己的懷中,溫暖地安慰著他。只是前戲就哭成這樣了…一會正式來的時候怎麼辦啊?

「亞瑟…不用哭吧…這是正常的生理反應喔…」
「可是…可是…」

輕輕的吻去亞瑟眼角的淚水,阿爾佛雷德其實不討厭亞瑟因為過度的快樂而哭泣的。因為自己給予的快樂而哭泣的亞瑟是這樣的可愛…要是被其他人看到亞瑟這樣子…他一定會發瘋的。

這就是法蘭西斯說的什麼獨佔慾吧?

「這是很平常的事情喔…這是為了和喜歡的人永遠在一起的儀式。所以亞瑟你是不用害羞的喔~」
「永遠在一起…?阿爾你想跟我永遠在一起…?」
「嗯,對喔~永遠永遠~」
「啊!」

不等對方的回應,阿爾佛雷德已經把自己沾有白濁的手指插到亞瑟那個連他自己也不曾接觸過的部位了。細心地開拓擴張,他並不希望自己和亞瑟的第一次會是一個痛苦的回憶。

「阿爾…阿爾…阿爾…」
到他們真正的融為一體為止到底花了多少時間,他也不太清楚?緊緻的腸壁溫柔地包裹著他的分身,他只能夠依照本能地擺動自己的腰肢…直到他把自己的體液全都注到亞瑟體內為止。





一切都像一場夢境。

「亞瑟…我喜歡你…」
緊緊地握著剛剛還是跟自己是一體的人的手,阿爾佛雷德不禁不停的低喃著。好喜歡好喜歡…因為他還是小孩子喔…做什麼也可以被原諒的。他假裝無知,為的就是把最喜歡的亞瑟得到手。

他…是一只大野狼,把小紅帽吞進肚子去了。可是呢…

在小綠眉的故事當中,打開野狼的肚子看到的不會是小綠眉喔。

看到的,只會是大野狼對小綠眉滿滿的愛和足以淹死小綠眉的幸福而已。

後記:我盡力的了…(吐血)寫著寫著變為風月版小說了…OTL 我對不起馨大大那張可口的插圖啊(哭死)我果然是個廢柴Q^Q
結果還是微啊,我對自己絕望了(哭

老規舉留言什麼的我下課再────
我…我…我…我想擴寫它又怕怕成為四不像啊…(淚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月晴 的頭像
星月晴

寂靜之風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