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越長越大之時,阿爾佛雷德也是有自覺的。其實自己是一個瘋狂的享樂主意者的自覺。

為了生存而殺人只是一個漂亮的借口,他非常清楚自己殺人的最大目標是為了享樂───要是想要得到生存必須的物品的話,他大可以用自己那大好青年的臉孔去騙一些足不出戶又目不識丁的老人們;那絕對比較容易並且安全。

可是那太不刺激了。比起平穩的生活,他還是更喜歡刺激有趣的生活,就像是他小時候景仰過的英雄一樣,即使他已經走上了一條不可回歸的罪惡之路。

人生只有一次喔。不好好享受的話到死亡的時候是一定會後悔的。所以他基本上就是想到什麼就做什麼,不讓自己有什麼後悔的機會的。

而他現在最想做的事…就是讓眼前的這個人對生存產生執著了。

對於眼前這個叫亞瑟的男人,他的第一印象就是粗得可笑的眉毛,第二印象就是那微妙的委託了。自殺志願的吸血鬼真祖。這世界上再也找不到第二個的了吧。

提出近似是包養的條件來委託他。這男人想自殺的心有那麼堅定嗎?

很沒趣呢。對生存沒有執著的人不會反抗,殺起來一點趣味也沒有。就讓他來製造亞瑟對生的執著吧,到他失去了死亡的意願才動手奪去他的性命…這樣才可以看到最棒的絕望表情呢。

「亞瑟,這次的牛肉好吃嗎?」
「比上次的羊肉容易入口…不過你多少也弄點蔬菜吃吧,只吃肉對身體不好的。」
只要他煮的東西亞瑟都會一點不留地全部吃掉,即使是一看就知道他吃等非常的痛苦。那雙美麗的碧綠總是充滿淚水一副想吐樣子地看著他。

這也是他想要的。他承認自己有些輕微的虐待狂傾向,看到這雙含淚的碧綠是他興趣。想看亞瑟哭著哀求自己,想聽他用那動聽的聲音求饒…那一定是件很美好的事情吧。

肉類並不是一種特別容易消化的食料。特別是亞瑟這種已經很久沒有進食過固體食物的人,胃腸的消化功能早已經弱化了,肉類對他們來說並不是一類很適合的食材。而他又特地用一些不是每個人也可以接受的食材又或是方法來料理,亞瑟會胃痛想吐是一件非常正常的事情。

含著淚的碧綠總是令亞瑟那和實際年齡不乎的外表更添上一層幼嫩的感覺。要是只看亞瑟現在的樣子,有誰會想到他是一個吸食了無數人類生命的強大吸血鬼呢?

亞瑟給他的感覺並不像故事又或是傳說中的真祖那樣是因為貧慾而成為吸血鬼,亞瑟給他的感覺有點兒無慾無求。跟亞瑟住在一起的日子中,他可以看到亞瑟那近乎一成不變的生活。

起床、進食、看書、刺繡、入睡;不停的重複,單調到令人驚訝的地步。

「亞瑟,你每天都重複一樣的事情…你不悶的嗎?」

伏在桌上看著亞瑟一針一線地為自己修補衣服,他終於忍不住向亞瑟提出這個問題。每天都是做一樣的事情,不喜歡離開這間小屋子…就連每天空閒時會讀的書也只有兩三本,讀完一本再換一本不停重複。

這樣子的生活是真的不會厭倦的嗎?

「嗯,還好。我小時候身體不太好,所以已經很習慣一個人打發時間了。」
「你不會想有些什麼變化嗎?例如找個女吸血鬼談談戀愛又或是出門跟另一個吸血鬼交朋友什麼的?會比較現在快樂吧?」
「我沒太大興趣。」
「為什麼?」

亞瑟停下了手上的工作,他用那清澈的碧綠眼睛看著阿爾佛雷德。這一瞬間阿爾佛雷德突然的感到了心悸,他直覺覺得自己的心臟在剛剛跟亞瑟對上視線的那刻停止了跳動…這是他從來沒有感受過的感覺。

「因為我不需要,而且我覺得現在的生活已經快樂得快哭了。想要談天的話也不用找其他人…因為有你在…我…才不覺得跟你談天很快樂…只是我覺得可以聽到一些人類的聲音和自己說話的時候有人回應就已經很幸福的了而已…」

潮紅爬上了亞瑟那因不常接觸陽光而顯得病態白的臉蛋,說不出原因地…他伸出了手去撫摸那些精緻的臉孔。亞瑟是個男人,說到美麗當然是比不上那些天生麗質並且經過後天打裝的女人,可是他那勻稱的五官配上那有著豐富個人特色的粗眉卻有對無比的吸引力。

很可愛,阿爾佛雷德是真心這樣想的。

「阿爾?」

不知什麼時候,亞瑟對他的稱呼已經由瓊斯先生轉變成阿爾這親暱的稱呼了。他並不感到反感,反而因此感到了快樂。這種感情是什麼…他在自己心底早已經有了答案。他告訴自己那只是年輕的一時胡塗,並不是真實的。

「沒什麼,亞瑟。」

但是同時他也知道,即使那只是一時胡塗的感情也好…他也沒法像他想像那樣輕易的對眼前的這個吸血鬼下手了。他想看這個人絕望的表情…想看這個人哭泣的表情…想看這個人快樂的表情…

他…對眼前的這個人日久生情了。


後記:我也有爆字數的一天啊…(對能否關窗表示了擔心
創作者介紹

寂靜之風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