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晚安呢!亞瑟。」

空氣中微弱的腥甜氣味和阿爾佛雷德身上沾有的鮮紅都表示了桌上廚具的來源。亞瑟並沒有感到驚訝,對方是殺人魔,而且是一個已經被判了死刑的殺人魔。哪會有人看到他不逃還會賣東西給他?

「嗯,晚安。」
亞瑟看著桌面上的東西,基本的廚具、一些麵包和肉塊。他努力的在腦海中找尋著和父親一起煮食時學習過的食譜…他說過會滿足阿爾佛雷德的一切慾求,當然也包括著食慾。

他拿起了平底鑊想試試在沒食油的情況下把肉塊烤熟。『肉塊…不會是他剛剛…不…不可能的…再怎樣是個殺人魔他也還是人啊…』他向著煮食爐走去,走不到幾步的距離阿爾佛雷德就把平底鑊由他手中抽走了。

「我想你也很久沒有煮食的了,還是由我來吧。你的晚餐在地上,你可以先吃的沒關係。」

地上的…晚餐?他疑惑地往地上看了一眼。鮮紅色。地上有一具新鮮的人類屍體。晚餐…指的是屍體的血液嗎?

「亞瑟,幫我生個火…怎樣了?不合胃口嗎?還是不夠新鮮?」

果然是應該找個年輕女人嗎?還是說應該讓這大叔留下一口氣?阿爾佛雷德低下頭思考著,就像那只是一件沒什麼大不了的事情。

「為什麼要這樣做?不吸血的話我的能力和回復力也會下降,也比較容易殺死吧!你這樣把自己的委託複雜化對你也沒有什麼好處吧!」

以往他委託的每個人都是在他一開口的時候就送他一刀,再把他身上為數不多可以變賣的物品全數拿走…只有眼前的這個男人在聽完他的委託內容後願意跟他一起回到他的家…而且還為他準備了鮮血……

這個男人到底是太正真還是太天真?

「殺死虛弱的你一點樂趣也沒有呢!要殺的話當然要在你有能力反抗下動手喔。獵物的悲鳴…為了生存而全力抵抗…用不甘心的眼神看著我…啊啊…真是太棒了。」

美麗的天藍色雙瞳染上了興奮的狂氣之色,阿爾佛雷德的外表的確是可以騙到很多人,但也沒法掩飾他骨子裡殺人魔的嗜血本性。

悲鳴是他的安眠曲…血液是他的興奮劑…人類是他最心愛的玩物。單純而天真的殺人魔…這個世界上最危險的人物。

「好了,快喝吧!你再不喝血就要流光的了喔。」
「喔喔…」

發現自己走神後,亞瑟驚慌地把地上肥滿的屍體拉起來,再由頸部開始吸食鮮血。稍冰的血液流進口腔,他看著阿爾佛雷德愉快地在煮食爐附近發現了一盒火柴。他升起爐火後,愉快地翻動著鑊中的肉塊。

亞瑟靜靜地打量著眼前的屍體。滿肚肥腸、血液喝下去有點油,身體除了致命的一刀外都沒有什麼特別的傷口。

沉默地看著愉快地把兩盤肉類放於桌上的阿爾佛雷德,亞瑟於心中想著。

這屍體沒有缺了一塊肉真是太好了。


「亞瑟,你在看什麼?我已經造好飯了~快來趁熱嘗嘗吧!」

把其中一盤肉片推到亞瑟的面前,咖啡色的肉片發出誘人的香氣。他呆滯地凝視著眼前的食物;他不知道自己應該作出什麼反應。

畢竟已經有很多年沒人為他造菜,也有很多年沒有意識到自己還擁有人類的進食功能了。在剛成為吸血鬼時,他還是會進食些人類的食物。但日子一久,他就失去了進食的動力了。

「怎麼?不想吃嗎?雖然比不上食店的廚師,但味道不會差的喔!」
「我不吃東西也不會死,吃了感覺有點消費,還是你吃吧。」

一個人進食實在太寂寞了。吃下去的東西都感覺不到什麼的味道,只是在消費資源而已。不吃又不會死,還是把食物留給有需要的人吧。

「生存和活著就不同的,亞瑟你就只生存,而不是在活著。你已經決定了要死,為什麼不好好地享受一下生活呢!來~啊。」

眼前是殺人魔的微笑,對方手上的叉子上有一片肉塊。正常人大約沒有勇氣吞下那肉片的,可惜他從來就不是一個正常的人類。既然不會被毒死而已也決心要死了也不用擔心些什麼吧。

他咬下了叉子上的肉片,肉類的味道在口中漫廷開來,比不上血液,不過卻有點輕微的羶臭味。久未沾過鮮血以外物品的味蕾產生了抗議,胃部分泌了大量胃酸,他很想吐。把肉片吞下去後,他重新把注意力集中到阿爾佛雷德那充滿笑意的臉上。

「好吃嗎?」
「還不錯,不過可能是因為我太久沒進食吧,我覺得有點難以入口。」
「我想是因為你不太能接受羊肉的味道吧,我下次會注意的了。」

輕輕用手把亞瑟嘴唇上的油份抹去,阿爾佛雷德愉快地說。

「你還是多長點肉比較好喔。砍上來也會比較痛快呢。」
「嗯,我會的了。」

亞瑟在對方的手上接過了叉子,把盤子上的肉片一片一片地送到嘴中。很久沒有活動的胃部在痛,可是他還是沒有停下口上和手上的工作。不想眼前的人失望,這是一種莫明的感情,他不明白它的起因,也不想明白。

心臟的不尋常的鼓動只是因為太久沒跟人類接觸的錯覺。他們只要維持將被殺害者和殺害者的關係就好;不需要更多了。


他,不希望到被殺的時候會捨不得離開這個男人。


後記:進度太慢了!!!!!(趴
創作者介紹

寂靜之風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