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的事情在夢境中不停重複,苑如夢魘。

『先生,很抱歉您兒子的病已經…』
『閉上你們的狗嘴!給我出去!庸醫!我的兒子才不會死啊!』

病重的孩子和溺愛孩子的父親…

『孩子啊…你不可以留下父親一個人自己離去的…你的母親都已經不在了…我只剩下你一個的了…』

孩子即將先離自己而去的事實將父親迫瘋了,他不停的尋找方法令孩子活下去…翻找古書…向老人請教偏方…可惜都對孩子的病起不了作用。

絕望的父親最終選擇了向禁忌的法術伸出了手。

『父親…?』
再次回復健康的孩子張開眼睛後,看到的,就只有偏地的鮮紅而已。

他由不安穩的睡眠中醒來,那個夢境太過真實…每一次的睡眠都像是在告誡他自己所抱有的原罪。

他因為吞噬了父親的…眾多人的性命而活了下來。身為人類的亞瑟.柯克蘭在那個瞬間已經死亡,而身為吸血鬼真祖的亞瑟.柯克蘭則在那個瞬間誕生了。

這是罪孽,他有過抱著必須背負死在他手上的人的生命而活下去覺悟的時候…但時間改變了一切。死在他手上的人越來越多,他每多活數天死在他手上的人又會多一個了。為了贖罪而殺死更多的人…這是不正確的。

死亡才是他應該選擇的道路吧。

決定尋死後,父親對他的生存的執念就成了他最大的阻力。他是因為父親希望他活下來的強大意念而令術式成功成為吸血鬼的。那執念給予他強大的力量,他不害怕陽光,更沒有一般吸血鬼的弱點。

對生的執念就是如此的強大,正因如此他才會選擇委託阿爾佛雷德。

阿爾佛雷德殺戮的原點是為了生存,為了活下去必要的金錢而殺人;為了活下去必要的食糧而殺人。即使有一半是因為興趣,但為了生存這點卻是像根基一樣的給予了他強大的力量。

為了生存而殺人的阿爾佛雷德和為了找尋能殺死自己的人而吸食他人的生命的自己…這樣相比下自己還真是個完全沒法被原諒的大惡黨呢。找不到任何可以被美化的理由…真真正正的大惡黨。

[b]父親…即使是這樣你也希望我能活下去嗎?[/b]


完成簡單的梳洗後,他走出了房子的大廳。這間房子不大,只是一家荒廢的民居而已。

這房子是他在無意間發現的。當他發現這房子時,它的主人早已化成一副白骨了。擁有者已經不再存在,他喜歡它遠離市鎮並且環境幽靜所以就決定以這房子為家。

他的居住只是一件很單純的事件,一個地方給他擺放東西、睡覺梳就已經是個很出色的家了;但他委託的阿爾佛雷德卻明顯不是這樣子認為。


「亞瑟,你說這兒就是你的家?」
「是的,有什麼問題嗎?」
「真祖不都是住在城堡的嗎?」

在傳說中的真祖都是一些貴族子弟,為了永遠的慾望而施行禁術。這種真祖當然會擁有城堡和眾多的財產,即使成功的例子不太多,但也足夠成為世人的既定印象。

這也不能怪阿爾佛雷德會誤會的。

「抱歉,因為我仍是人類的時候家景並沒有十分的富裕。擁有城堡的真祖都是由貴族又或是富家子弟變成吸血鬼的。我的父親的確是可以讀寫但仍是沒法子給他帶來富裕的生活…到他死亡的那一刻為止,他都只是一個農民而已。」

禮貌地向阿爾佛雷德解釋了一下情況,他在提到父親的事情時心中還是在隱隱的作痛。

父親是一個很溫柔的人,在母親過世的時候哭得死去活來…在他病重的時候不惜把家中一切可以變賣的東西都賣掉…就只為了保著他的性命。這就是他一直都沒法恨把自己變為吸血鬼的父親的原因。

即使是多討厭自己成為了吸血鬼的這件事也好…他也沒法子去否定父親是因為愛著他而做出這種行為的。他知道要是立場相反過來的話自己也說不定會做出同樣瘋狂的事情。

雙手和嘴巴上沾染父親的鮮血的觸感是永遠也沒辦法忘記的。甘甜可口的血液和自己鹹苦淚水混和的味道…一但想起來就會想吐…

這輩子再也不想感受到吞噬所愛之人生命的感覺。

「是嗎?不過這兒不會有幽靈出沒的吧?」
「呃?我想是沒有的…我從來也沒看過…」
「那就好。那我去弄點煮食道具來好了,還有要找點材料整修一下房子的外觀…這種活像幽靈住的地方如何可以住啊…」

殺人魔露出了安心的表情,輕撫自己的胸口。剛剛臉上恐懼的表情完全消失,與之交換的是一個爽朗的微笑…

要是不知道他的本性的話,一定會被這笑容騙倒把他當成一個大好青少年的。有多少人就是被這笑容騙到失去了自己的性命?

「堂堂的殺人鬼瓊斯會怕鬼?你殺了那麼多人居然會怕鬼?」
「別這樣嚴格啦亞瑟~殺人鬼也是人啦…有一兩件害怕的東西也很正常吧!再說,殺人和怕不怕鬼是完全沒有關係的喔~」

說得正氣凜然的,死在一個怕鬼的殺人魔手上…被殺的人也夠不甘心吧?也罷。要死在他上的不甘心感就當是贖罪的一環就好。

「呢,亞瑟你喜歡什麼顏色?」
對方溫柔地問,那語氣讓他想起了父親。很久很久沒有這樣子地跟人對話了。

溫柔而且開朗的他,要是沒走上歪路一定會成為一個萬人迷吧。

「我喜歡…天藍色。」

那是父親和眼前這個人眼睛的顏色。直率…清澈得如同鏡子一樣的;在那雙瞳的倒影中能清楚地看到自己的罪孽。這男孩比起殺人鬼更適合當警察吧。

[b]罪孽深重的我能死在這樣子的他手上,是我的榮幸喔。
最後的時間,能有人陪在自己的身邊…那就足夠的了。[/b]

那個人…是他的救贖呢。他看著坐在餐桌前的阿爾佛雷德,緩緩的笑了。



後記:試著給亞瑟一個幸福的過去…不過好像失敗了OTL
亞瑟看上來很戀父(汗)
結果拉拉扯扯的劇情還是沒什麼進展…[strike]這樣子RG6前真的可以完稿的嗎?[/strike]
創作者介紹

寂靜之風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