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無意外會是RG6的新刊
*心智未成熟者勿進,我不想教壞小孩(。
*H…目前沒有遲點相信有…
*為了生存而殺人的殺人魔X為了死亡而殺人的吸血鬼
*HE?BE?我也不知道…
*如可接受才向下拉吧…拜託了OTL







為了什麼而殺人?
為了生存。
為了什麼而吸食他人生命?
為了死亡。

犯下錯誤的起始永遠都只是單純的理由。

閉上眼睛的時候,有的時候還會想起墜下深淵的瞬間。
啊啊,一但掉下去…就沒法停下的了。


在這殘酷的世界中生存,連小孩也得讓雙手變得通紅。不這麼的話生存不下去…貧乏得連親生孩子也得捨棄,在這樣的時代中又如何能要求孩子保有正常的道德觀?


他第一個殺的人,就正正是他的父親。


因生意失敗成為了最底層的農民,無法接受而終日借酒澆愁。醉了,就把妻兒當成出氣包,不分青紅皂白的毆打他們。

在那個男人用刀子刺進自己妻子心臟的那天,他舉刀殺了對方;他的親生父親。

精神錯亂…對一個長期酗酒的男人來說也只是一個殺人的理由而已。不動手,下個死的人會是自己。那也只是個借口吧,他可以逃,也可以向別人求助;但他還是選擇了動手。

溫熱的鮮血濺到他燦金色的髮絲上,蔓延在空氣中的腥臭味令他差常地興奮。到底他是單純因為「想殺戮」而動手還是「為了生存」而動手…他自己也不清楚。他只知道,在這個世界上和他有著血緣關係的人類,已經不存在了。

把食油倒在地上,他走到門外擦了根火柴丟了下去。很快整個家就被火舌包圍,他打從出生就居住的土地快將變為焦土…他沒有不捨,只是感到無比的痛快。

他把自己的過去「殺死」了。

每個人心中都存在著破壞慾;只是看個人能否以道德觀來把它抑壓下去而已。在那一瞬間,他已經放棄「抑壓」這行為了。討厭一個人,殺掉就好。喜歡一個人,殺掉對方就可以獨佔他了。肚子餓了,隨便殺一個搶點錢來買東西吃就好。

沒了抑壓的他活像是一個原始人,想到就做,用殺戮來解決一切的問題。死在自己手上的人到底有多少呢?連他自己也忘掉了。

為了生存還是為了慾望?界限已經被模糊了。


他已經單純的成為了「殺人魔」。享受追捕獵物的快感,活著是為了殺戮,殺戮是為了活著;他成為了所有人懼怕的對象。身邊沒有任何一個可以交談的人,可是他不在意。能夠嘗到血的味道就好…血液是他的家人,也是他的戀人。

啊啊…這樣就夠了,這樣就滿足了。沒有他殺不了的人,沒有他得不到的東西。

他很滿足,即使是已經被抓住等待死刑的現在,他也沒有後悔。他活得自由,有什麼是需要後悔的?即使時間從新再來一次,他也是會走上這種路。

活著就是勝利。他已經勝過很多死在他手上的,他比他們多好一陣子,只是那麼一陣子就已經夠的了。

啊…真想殺人…想看到血…想感覺到鋸刃切割肉類的快感…

「人之子喔。你是真的可以殺死世上所有的生物嗎?」

在監牢中唯一的窗子傳出了聲音,村人?不,他們都怕得不敢接近這兒…聲音的主人…是誰?

「人之子喔。回答我的問題吧。你是真的可以殺死世上所有的生物嗎?」
「我沒遇過我殺不死的東西就是了。」

他老實地回答對方的問題,這是他很自豪的一件事情。不管對方是比自己高上好幾個頭又或是強壯上數倍的巨漢也好,他也有辦法奪去對方的性命。他有信心不管對方是誰,他也可以令對方失去自己的性命。

也許以他的被困之身會令人難以相信,但他是真心覺得只要他手上有一把小刀就可以輕易地由這監牢中逃出去的。

「很好。人之子喔,接受我的委託吧。只要你完成我的委託,我可以給你一切你所希望的事物。永遠的生命,金銀財寶又或是無上的力量只要你完成委託都可以擁有。而在此之前,只要你答應接受我的委託;我就會帶你離開這個牢房。」

對方的聲音帶有笑意,雖然聲音比正常來的有點高但明顯是個已變聲男人的聲音。他不覺得那是在取笑他,他反而覺得那笑聲而像是在自嘲…

這男人很有趣…真想看看他在自己刀下求饒的樣子…

「委託是什麼?」
「殺一個人。一個很多殺手也沒法殺死的人。不錯的委託吧,不但有酬勞,而且還配合你的興趣。你沒有拒絕的理由吧。」
「沒錯呢,我沒有拒絕的理由。可是,比起您的目標我想我對您更有興趣呢,先生。」

稱呼他為人之子,代表了對方並不是人類。不是人類的生物的血是什麼顏色的呢…是不是如同傳說中怎樣也殺不死的呢?

很想…親身嚐一下那滋味呢。

「是嗎?那正好。」
跟隨對方的語句終止,有著鐵窗的牆壁被暴風之刃切割成碎片。

在牆壁的另一方,站著的是聲音的主人───一名穿著藍色披風和馬甲,黑白條紋襯衣和白色褲子的金髮碧眼青年。看上來跟自己的年紀差不多…不過他知道對方的年齡一定比自己年長數十倍的。

非人者的年齡,是不能只看外表的。

「因為你的目標,我想要殺的對象…正正是我。吸血鬼的真祖───放棄了當人類的亞瑟.柯克蘭。」

那聲音和眼神都在訴說著他是認真的,正因如此,才更令人感到驚訝。

不老不死的真祖要委託殺人狂來殺自己…那可是一個天大的笑話呢。

「在你完成委託之前的一切要求我都會滿足你的,不過…女人那方面可能就沒辦法了。要是你不介意的話…我可以用我的身體滿足你的。」
「為什麼要這樣做?你是真祖吧。有著無比驕傲的真祖。」
「因為…我非得痛苦地死去不可。」

在月色下吸血鬼用手按著自己的心臟,筆直地看著他的眼睛。堅定的碧綠就好比上等的寶玉一樣的美麗。

「不管是用白木樁刺進自己的心臟又或是暴露在陽光之下我都死不了。不吸血也是…身體機能一天一天的下降卻沒有死去。我沒法選擇死亡,也只好依靠號稱沒有東西殺不到的你…鋸刀殺人魔───阿爾佛雷德‧F‧瓊斯了。你會答應我的吧,瓊斯先生。」

答案很明顯吧。報酬優良,又是自己喜歡的工作…拒絕的理由在那?

「好,我接受。合作愉快,亞瑟。」
「合作愉快,瓊斯先生。」

契約成立。


-----------------------------TBC-----------------------------------

被本家激起了愛吸血鬼之心(。
創作者介紹

寂靜之風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