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爾佛雷德跟伊凡.布拉金斯基走有一半是想弄清楚他的本意,而另一半則是好奇想讓他見的人到底是誰。

伊凡.布拉金斯基有一個姐姐和一個妹妹,但因為布拉金斯基家的血統也是數一數二純正,所以相信他這代也會保持近親通婚的傳統…可以排除他是想用姐妹的婚姻來拉攏自己。

那麼,他到底是想讓誰跟自己見面?

「放心吧~因為我不想跟你當義兄弟所以我要你見的人不可能是我姐姐又或是妹妹喔。」
走在前頭的伊凡帶笑的說著,他們都是生於貴族…拉攏人的手段大家都很清楚。女人,金錢,土地和權力…也不外符這些呢。

金錢對一個被全族人追討的人來說不重要。他傷了純血種之王,那還會有人跟他交易?有錢也沒用啦。
權力。這東西由他小時候就不缺。亞瑟寵他寵得要命,他大概是世上唯一可以令純血種之王為他做任何事情的男人吧。
而女人…他不在意,也不想要。這個世界上他想要的人由始至終也只有一個,即使是對那個人抱有無比的恨意的現在,還是只想要他。

「我也不想要你當我的義兄。同時,我相信自己對你的姊妹都沒有興趣。」
「彼此彼此吧,我也相信我家姐姐和妹妹也是對你沒興趣的。」
那充滿自信的聲音令阿爾佛雷德感到不快的同時也不得不認同伊凡的說話。在吸血鬼的社會…特別是貴族之間,近親通婚並不是什麼稀見的事情。

以他所知,有不少孩子打從一出生就不停被灌輸長大後必須跟流有相同血緣的兄弟姊妹結婚,對他們來說這是理所當然,不可能有任何拒絕的理由。

眼前的這個人也是吧。

從不知道真心的愛戀是什麼樣子的,單純的只為了留下優秀的下代而結合…那真的可以得到「幸福」的嗎?

井底之蛙不知曉海洋的的龐大,住在庭箱的孩子不知曉世界的一切;無知是「幸福」的。

知曉了世界的苦痛的孩子…再也沒法回去那無憂無慮的庭箱生活之中。就像他那樣,已經,不能回頭了。

即使那其實只是虛偽的「幸福」,對此刻的他來說,那也是令人無比懷念的「至福」。

無法否認地愛著那個人,愛得連單純地恨他也做不到。殺了對方,把他的血一滴不漏的喝下的話就可以解決的了吧。

報仇,跟欲望的結合。盡管不是他所希望的形式,但那樣做的話…對方的身心也會是他的了。

他不否認自己對於未來非常的迷茫。他不知道自己所做是否正確的,畢竟情報的來源是擁有「迷惑之聲」能力的伊凡…即使是有足夠的証據令他相信伊凡的情報,他還是對這件事抱有懷疑的態度。

迷惑之聲──能動搖人心,令人相信自己的能力…伊凡想他見的人不是伊凡的姊妹的話,那一定是一個可以令他完全相信伊凡說話的人了。

他知道伊凡的能力,這點伊凡也很清楚。這個証人,到底有什麼能量能令他完全相信伊凡的說話呢?

「好了,就是他了。」
「!?」
金色的短髮,紫色的眼睛…還有,跟他一樣的相貌。他是誰?
「嗯~我來介紹一下好了~阿爾佛雷德君~他是你那個本應死去的雙胞胎弟弟馬修君喔~為了不被亞瑟君發現滅口,我為他改了個別的姓氏~你不介意的吧。」

「你好,哥哥。」

看來,伊凡.布拉金斯基的確是準備了一個令他無法收手的秘密武器了呢。
創作者介紹

寂靜之風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亞瑟
  • 我想看後續,總編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