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夏日祭參加作品。


傳聞,只要在酒吧「袋鼠與無尾熊」中點一杯名為「英倫玫瑰」的雞尾酒並說出暗語。就可以見到一個無所不知的情報販子,不管下至你今天吃了些什麼還是上至某國王有多少個私生子女他都知道。

為了這些準確無比的情報每天都有很多人光顧「袋鼠與無尾熊」,但失敗的人多成功的人少。而現在又有一個年輕人來挑戰了。

「給HERO一杯『英倫玫瑰』。」
年輕人的出現吸引了全店客人的注意,因為他的身份又或是他的行為。點「英倫玫瑰」的人已經很吸引人注目的了,更何況點的人是這世界最大國家的第一王子?

他的名字叫阿爾佛雷德.F.瓊斯,是這個世界最大國家楓葉國的第一王子。原本他可以安坐在自己的城堡中等著自己父親退位後馬上登基的,可是他卻…

「這世界需要HERO的人多的是!坐在王座什麼的不適合我!讓給馬修就算了!我要去冒險啦~☆」

就這樣,他做出了令全世界跌破眼鏡的事情。更令人震驚的是…他還要做得很不錯。殺了好幾條龍,滅了幾個盜賊團…中途出家卻有這成績阿爾佛雷德你說你如何可以不出名呢?

「雖然知道你的來意,也清楚明白你符合見他的條件…可是還是要問一下。」
酒吧的主人,有著袋鼠與無尾熊血統的獸人奧斯本帶著奇妙的神情把酒推到對方的面前,再用手指比向他背後的門。
「先生你還有什麼需要嗎?」

阿爾佛雷德緊緊的盯著眼前的雞尾酒。雖然是名字叫「英倫玫瑰」,但他的顏色卻不是有如玫瑰般的鮮紅…而是黃綠色的。

頂部有如黃金一樣燦爛的金黃色慢慢的漸漸變成有如森林一樣的美麗深綠…跟那個人一樣的顏色。

「我要找我老婆。」
「我知道你來的目的啦,可是我也得遵守規定啊。」
「真是的怎麼綠色的酒要叫玫瑰?」
「明明就是你改的抱怨什麼啊你?」

是啊,那是他改的名字。

最初這酒是叫virtue的,可是他越看就越覺得它像那個人…
「你不覺得『英倫玫瑰』這個名字比較好聽嗎!而且更配合它的功用喔!就改名字吧!反對意見不與接受喔!」
笑呵呵地強行把酒改名之後不久,他不否認他有點後悔。

那玫瑰原本只是屬於他一個人的東西,現在卻每個人也在談論他…你叫一個佔有慾強大的十九歲青年如何忍受?

這件事的結果造成了他坐在這兒的事實。

哎啊,氣死人了!他要找老婆快放他進去!

「阿爾佛雷德王子陛下,小人明白你的心情。」
獸人嘆了一口氣。眼前這位前王子槍手真不好應付…他又不是不知道那門…
「那門上的魔法你也很清楚吧。一.點『英倫玫瑰』,二.說出暗語,三.有著強烈的信念。一和三你已經可以了,二呢?只要說了我才可以放你進去啦。」

「………Glory is the shadow of virtue.」
「正確,客人你可以去見那位了。」
再次的指向了那扇門,獸人苦笑的對他說。
「祝你好運喔,還有,別拆了我的店喔。快去拿你老婆的情報吧。」

門背後的房間跟他記憶中的絲毫不差,有著古書霉味的氣味和活像童話中巫婆裝潢…還有默默坐在桌前的那個人。

「啊…」
「FIRE WALL。」
正當他想再走近對方的時候,對方也快速的在他面前放出火牆阻止他的行動。雖然可以馬上衝過去當什麼事情也沒有發生…可是…要是再次惹火對方就不好了。

「阿爾佛雷德王子陛下,我想我們不需要有任何身體上的接觸我也可以把你想要的情報告訴你的。」
冰冷而不帶感情的聲音於四面八方響起,阻擋於兩人之間的火焰亦越燒越旺,鮮紅的火焰慢慢升溫變成了漆黑的地獄之火。

火焰燃燒時發出的聲音就尤如是在拒絕他的似。

「王子陛下,你想要怎麼樣的情報?」
火焰的另一端傳來低笑的聲音,哎啊啊…對方真的是氣炸了。

「我要找我老婆。」
老實的回答對方的質問,他沒有隱瞞的必要,他要見老婆啊!
「不,陛下,你是沒有老婆的。你他媽的根本沒有行過婚禮而且你連求婚也沒有說什麼老婆!要找老婆去找偵探社別找我!」

有什麼東西跌倒的聲音,看來對方是一時激動把自己坐著的椅子給推掉了。需要那麼在意嗎?之後補回來就好啦…

「那我轉個問法好了…我要如何做才能令我親愛的太太氣消?這樣子沒問題了吧。」
「很簡單。只要你馬下跪在地上叩三個響頭抱著他大腿說以後不會再犯了最近給他用法仗打五十下的話,他一定會氣消的。還有,我再次提醒你。他不是太太。」
「這也太不HERO了!有沒有比較HERO一點的方法?」
「喔喔,當然有呢。」
「是嗎!快告訴我!」

在他眼前的火焰牆壁突然消失,那個有著跟『英倫玫瑰』同樣漂亮色彩的人就出現在他面前了。他急忙的跑到對方面前想給他一個擁抱的時候…那個人卻用力地甩了他一巴。

「阿爾佛雷德,我們完了。我真的是不知瞎了眼還是失心瘋才會放棄王室御用首席法師的地位跟你一起離開王宮四周流浪!承繼王國的人變成馬修陛下真是太好了!你這個只求自己帥氣不為別人多想的壞蛋漢堡!給我滾出這房間!」

那雙有如湖水清晰的碧綠色充滿了淚水,帶點濕潤的眼神說是指責倒不如說是引誘吧。果然…是個像是玫瑰一些充滿刺而又吸引人的存在。

「Glory is the shadow of virtue.光榮是美德的影子,這是你的座右銘吧。」
輕輕的捧起對方的臉,他自豪地微笑著。
「你丈夫我可是這片大陸上最有名的冒險者,擁有無比的光榮。根據你的說法,我可是擁有絕大的美德喔。你看不出來嗎?」
「看不出來,你這混球給我放手!」
「是嗎…真可惜…」

語氣聽上去的確是很失望的樣子…可是他才不會被騙啊!阿爾佛雷德這男人最愛就是裝可憐騙他同情的了!

「下跪叩頭什麼太不HERO我是做不到的了!不過,為了哄回你我可以為你做另一件你最喜歡的事喔。你最喜歡的那件事喔,亞瑟。」

看著阿爾佛雷德那燦爛無比的笑容,亞瑟突然有種不詳的預感,果然一巴掌是太便宜他了!下次他應該用力向他的重要部份踢下去才是的!

「混蛋阿爾佛雷德!你給我停手!」
不停扭動自己的身體去閃避對方不停作出攻擊的手,亞瑟現在被夾在阿爾佛雷德跟桌子的中間。想推開對方因無法發力而失敗,想閃避又因為被對方用雙手撐在自己的頭兩側而限制了行動……

總括來說,亞瑟.柯克蘭現在就是一塊在砧版上的肉而已。

他只能眼光光的看著對方把自己的衣服一件一件的脫下,完全無法反抗令他有一種焦慮感…不過也不壞。雖然是不甘心,但他的確是如對方所說的很喜歡做這件事。

因為知道的東西太多了,看過了很多無比恩愛的夫婦因為一點微不足道的小事而分開…所以他對愛情的信任心一向也比別人低很多。可是只有做這件事的時候,他才可以真正的把不安忘掉,全心全意的去享受被阿爾佛雷德愛的感覺。

快樂就有如麻藥,可以令人忘掉很多不愉快的事情…所以做完後他們一定又可以和好的吧。這是人類的本能,就讓他回歸一下原始就好。

「唔啊…」
「嗯?很舒服嗎?」
阿爾佛雷德微笑著用自己的手指為他擴張著後穴,他故意不停擦過他的敏感點卻又不給予他滿足。

薄弱的快感令他想要更多,他扭動著自己的身體渴求著…被淚水模糊的視線看到的就只有身上的人。他看到對方寵溺地笑著,一臉真是沒你法子的表情…什麼嘛…沒你法子的是我才對喔。

『亞瑟!跟我離開王宮吧!也許我沒法子給予你在王宮一樣的生活,可是我需要你!我知道你也需要我的,跟我一起走吧!』

那個時候不知為什麼的,不自覺地就跟了他離開。明明知道身份不相配…可是還是跟上了對方。

那時就已經注定了這一生都會被他吃得死死的了。

淫穢的水音由自己的身後傳到他的耳中…想要…想要他…好想要阿爾佛雷德。

「阿爾…進來…我要你…」
「會受傷的喔…還習慣得不夠吧?」
「是你的話沒關係…是你的話被你玩壞也沒關係…要我為你死也沒關係的…你是天命之子…你是注定會做大事的人…所以,我這樣卑微的下人你怎樣用也沒關係的…」
「你又來了…H ERO的人又怎會是個卑鄙的下人呢?」

溫柔的吻去亞瑟眼角的淚水,阿爾佛雷德輕輕的把自身推進亞瑟的後穴中。身體被強行侵入的痛楚令亞瑟發出了無聲的悲鳴…他知道阿爾佛雷德有為了他著想而放輕了動作,但對方那巨大的器官還是令他因疼痛而產生了一些暈眩的感覺。

「我現在是全世界也注目的HERO喔!有著無比的光榮和你喜歡的美德…在王宮中我只能給你那國家…可是現在我可以給你全世界喔。」
把玩著亞瑟那有著漂亮顏色的乳尖,阿爾佛雷德開始慢慢抽插。把分身拉至快要離開亞瑟溫熱的身體,再用力的再次回歸深處。

亞瑟的身體…真的太棒了。

「唔呵…我最愛你了亞瑟。你可是HERO身邊唯一的拍擋,唯一的伴侶…我可不許任何人侮辱你…就算是你自己也不可以喔。」





「呃,對不起…我想問一下你知不知道我哥現在在哪兒?」
「王儲陛下,你哥正跟你大嫂在房間中恩愛呢?要先來杯酒打發時間嗎?」
「嗯…謝謝。那我要『英倫玫瑰』好了。」
溫文的青年笑了笑,有禮的向獸人道謝。獸人雖然是稱呼他為王儲陛下,但卻對他有如朋友一樣的親切,所以他也時常來這兒喘口氣並且來見一下那逃家的哥哥。

他知道哥哥離家有部份原因是因為自己的,自己在過於耀眼的哥哥底下就有如影子似的。哥哥的確是想出外冒險…他是可以保留自己的承繼權的,可是他沒有…

是為了自己吧?
即使是個粗心大意,自我中心的人…阿爾佛雷德在他心目中還是個好哥哥呢。

「陛下,我知道你在想什麼。」
獸人露出爽朗的笑容,愉快的說著。
「你哥哥很幸福,你大嫂很幸福,你也很幸福對吧。這樣子,不就足夠了嗎?」


也是呢。只要大家都幸福…那就足夠了。
創作者介紹

寂靜之風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