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靈魂,我要收下了喔。」
鐮刀架在對方的項上不停的前後移動,只要他希望他是可以馬上殺上眼前的男人的。
可是這樣太沒趣了。
他想看更多…更多絕望和恐懼的表情,想看眼前這個活了很久很久,已經看透一切的魔法使那端莊的臉孔露出害怕的表情向他求饒…
那一定是個很美的景象。
「你認為我會屈服嗎…小鬼。我可是比你活多上六千多年的喔。」
「我知道…所以…」
他露出了天真的笑容,扯著對方金色的短髮,迫令對方看著自己。
「六千多年來努力保持的處子之身被奪走的話…就算是你也是會哭的吧…偉大的亞瑟。」
吻上了對方的唇,他壓下了對方的身體,慢慢的享用著這六千多年的純潔。

「嗚……」
「別忍吧,叫出來,哭出來吧…雖然你倔強的表情也很吸引人,可是倔強崩潰的一刻可是更加的吸引人呢。」
「!!」
用力地在對方大動脈咬下,鮮紅的液體沿頸椎流下,經鎖骨落在地上……阮如鮮花一樣。

「怎樣?很興奮嗎?不用急的…」
他帶著微笑,把手伸到亞瑟的下身,用手指慢慢的按壓著未經人事的入口。他可以感覺到亞瑟的身體因恐懼而抖振,入口也因緊張而收縮…

看來再倔強的人在面對未知的事物時也會產生反射性的恐懼的呢。

「很快你這兒也會像上面一樣開出美麗的紅色花朵的…」
「啊!!!!」
惡意的在對方的耳邊吹了一口氣,他粗暴地把手指插進對方那個最私密的部位中。
亞瑟那聲痛苦的慘叫聲在他耳中就像是天籟之音一樣的動聽…可是…

「還不夠。」
還不夠啊,他還想看到這個人更痛苦…更羞恥的樣子啊……

「不行呢…快點露出更淫蕩的樣子給我看吧…快點呻吟給我聽吧。」
「誰…會聽你…的!阿爾佛雷德你…這個混帳的死神!」
亞瑟仍舊倔強地拒絕就範,他可是在世上活得最久的魔法使之一,又怎會屈服在這對他來說還在包尿布的死小鬼上?

「喔,是嗎?那麼,我可以再過份一點吧?對了,你也來看看吧。」
在阿爾佛雷德一下彈指後,亞瑟的眼前出現了一塊巨大的等身鏡。鏡子被擦得光亮,通過這鏡子…亞瑟可以非常清楚地看到自己那被入侵流血的私處和布滿淚痕的臉孔───因為過份的痛楚,他的淚線已經失控了。

「你看,多麼可愛的哭臉…真是令人想好好的疼愛你呢…你這樣子是如何把處子之身保持至今的?啊,不可以閉上眼睛喔。」
把亞瑟的臉強行扭向鏡子,他微笑地命令對方…不,是下咒才對。身為死神,阿爾佛雷德就是有這種能力。
「對…好好地看著自己失去純潔之身吧,亞瑟。」
「!!」
他把自己巨大的兇器對準亞瑟的後穴,一氣呵成插進了亞瑟的體內。有之前用手指玩弄私處時留下的鮮血的潤滑,他沒費多少氣力就成功進到最深處了。
「你夾我夾得真緊…是在期待我讓你爽上天嗎?」
這戲言換來了對方一個帶淚的仇視,看來亞瑟是怎麼辦也不會屈服的了。強行的侵入令後穴的裂傷更催嚴重,鮮血從傷口中不停流下…可是亞瑟就是除了剛才的一聲外就不作出痛苦又或是愉悅的呻吟。

他緊緊的咬著下唇把聲音都忍下,唯一忍不下的就只有那些因疼痛而流下的生理性淚水。因忍耐而咬破的下唇的鮮血…象徵失去純潔的鮮血…很美,這都是他的東西。

也許他的骨子裡不但是死神,也有一點吸血鬼的存在吧。血液的氣味令他興奮不已,也許現在就用鐮刀把亞瑟的膀子砍下也是個不錯的選擇吧。

「別那麼誘人吧,亞瑟。你害我不想殺你了…我現在只想把你關起來,讓你這輩子都只看著我…讓你即使討厭我也沒法離開我…」
每個進出的動作都帶出鮮血,整個空間都被血的腥味包圍著。可是不要緊,亞瑟是個強大的魔法使,沒那麼容易死掉的。對於殘酷喜歡血的他來說,亞瑟看來是一個很適合的伴侶呢。

「呢,成為我的東西吧。亞瑟。」
把自己的慾望種子全都撒在對方體內,他感到了莫明的滿足。能被他如此玩弄也能活下來的,亞瑟是第一個…也許也是最後的一個。
「我喜歡你呢…倔強的你…總有一天也會向我屈服的吧。」
到那個時候之前我都不會殺你的…他看著由結合部流出的混合著白濁的鮮血,忍不住笑了。
「你看…這樣子…真的像是在雪地中開出了紅花呢。」
亞瑟用空洞的眼睛看著鏡中的自己,不自覺的流下了淚水。多年來珍重的純潔就這樣子失去了,不可能不悲傷的吧。

「我恨你…阿爾佛雷德。」
「恨我吧…你的恨越深就越是有令你屈服的價值…你真是太棒了…亞瑟。」

來賭一場吧…就看看是你先倔服還是我先迷戀你到達捨不得殺你的地步…就用生命來賭一遍吧。
創作者介紹

寂靜之風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