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名使用。
與世界上的國家又或是軍隊無關
阿花的點文---子米英!


「不要緊…我會保護阿爾的…」
「亞瑟…」
阿爾佛雷德輕輕地握著對方的手。那只手平常已經說不上是溫暖的了,現在還冷得近乎是冰的似。

已經有半年左右沒有見過亞瑟了…當收到信知道亞瑟終於有空過來的時候他是多麼的高興…但現在卻只令他難受。

亞瑟到達的時候他就像以往一樣的撲到亞瑟的身上要求懷抱,那時亞瑟已經有點腳步不穩的了…可是不管他問什麼亞瑟的回答也只是「我沒事啦,只是有點累而已。」「只是因為乘船太久有點不習慣陸地啦!阿爾你放心吧!」之類的東西。明明就燒得那麼的利害為什麼要硬撐呢?有看醫生嗎?是法蘭西斯第一個發現你病了的嗎?

討厭…討厭。

「亞瑟…你要是一直住在這兒就好了。」

不用忍受沒法見面的寂寞…你發生什麼事我也會是第一個知道的…那樣的話有多好?

「亞瑟…你說過我是你最重要的…花了很長時間才能到手的殖民地…那麼你為什麼就不可以一直留在我身邊?」

要是可以的話我多麼想把你關起來,讓你就像我在那片麥田上抓住的小兔子一樣。是亞瑟你說的…要是不想牠們逃掉的話就要把牠們關起來的。

想關起你,可是卻沒有這個能力。我還是太小了…即使是力氣比你大…你還是可以以身高毫不費力的離開。

好想快點長大…好像成為hero …好想亞瑟可以只看著我啊…

「亞瑟快點醒來陪我玩啊…我學會了用丫叉打小鳥…我也學會寫自己的名字了…你快點醒來吧…」

用自己有的知識拿了個司康餅放在亞瑟的頭上,阿爾佛雷德爬到亞瑟的身上看著對方因高熱而潮紅的臉孔。這個無防備的表情是只有他才可以看到的吧?

「亞瑟,你等我長大吧!我一定會成為你的hero的啊!」
輕輕的吻上了對方的嘴唇,阿爾佛雷德乾脆趴在對方的身上。亞瑟身上的是玫瑰和麵粉的香味…很溫柔的味道,他最喜歡的味道。
亞瑟說親吻可是最好的止痛藥…他親了亞瑟…那麼亞瑟很快就會醒來的了吧?
阿爾佛雷德帶點安心的閉上眼睛,聽著亞瑟的心跳聲慢慢地進入了夢鄉。

在夢境中他是一個英雄,可以抱著自己最喜歡的亞瑟飛翔…
現在的他做不到…可是總有一天他是可以做到的。
拿著九千九百九十九支玫瑰,從天而降的擁抱亞瑟。他知道自己會做得到,因為他可是hero來的!

後記:最近打文欠手感… 阿花我對不起你…
創作者介紹

寂靜之風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