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名使用。
與世界上的國家又或是軍隊無關
聖誕祭活動文THE DAY FOR…中的電影文XDDDD




阿爾佛雷德有愛過亞瑟.柯克蘭。這點是他不能否認也不能無視的事實。

在還沒懂事的小時候開始就一直一直的喜歡著他。喜歡得無法自拔。
為了他的一句稱讚他可以拚了命的去努力,為了等待他的體溫可以硬撐起眼皮不睡覺…他是如此的愛過亞瑟.柯克蘭的。

正因如此他才沒法子去原諒亞瑟。由愛生恨是這麼的容易…當他被告知最愛的亞瑟就是自己最恨的仇人時,他心中就被憤怒所充滿了。

他沒辦法接受自己留在仇人的身邊。


所以他選擇離開────用最殘酷的方法。



他傷害了亞瑟的同時也傷害了自己。他裝作毫不在乎,但那只是在自欺欺人。不可能不知道啊…因為自己現在還是那麼的喜歡亞瑟…因為他現在是那麼的憎恨亞瑟。


「父親…母親…還有我的兄弟…我沒有錯,對嗎?」

他沉默地站在瓊斯大屋的遺址上,仰望著天空。小時候亞瑟曾經抱著他在那片天空中飛翔…可是當他自己學會了飛行後就再也沒有了。

胸口隱隱作痛,亞瑟那時候的笑容仍然深深的刻在他的心頭,怎樣也忘不了。
他沒有後悔離開亞瑟。可是每當他想到亞瑟的笑容和最後他看到亞瑟淚流滿面的樣子時,他總是感到很悲哀。

他沒錯,他是正確的。可是這感覺又是怎樣的一回事?

『阿爾你飛得很好呢,就像是老鷹一樣。飛得快也飛得高。』
亞瑟是這樣子稱讚他的飛行技術的。像只老鷹,又快又高。那也包括了鷹的其他特質的吧?

他是只老鷹─────一只自由自在,獨來獨住的老鷹。

他是不可能永遠留在亞瑟為他準備的鳥籠的。

他離開了亞瑟,得到了自由。傷害了亞瑟。
自由並沒有給予阿爾佛雷德過多的喜悅,過份的自由會令人墜落…他,是一只在天空飛翔的老鷹;他並不想墜落成為地上的蟻獸。

「回復自由的感覺如何?阿爾佛雷德君。」
「你是來取笑我的嗎?伊凡。」
阿爾佛雷德抽出自己那裝有銀彈的槍瞄準對方的心臟。而伊凡亦不甘示弱的用他的水管指向阿爾佛雷德的頸項。
用槍跟水管對峙著,他們誰也不讓誰。

天空的老鷹…雪地的白熊…孤獨而又高傲的存在們是容不下彼此的。

「跟王者柯克蘭為敵…你還真有膽量呢。」
「那是你告訴我的吧…亞瑟是滅我一族的兇手的這件事。」
「喔~是呢。」
伊凡露出了一個微妙的笑容…他在盤算著些什麼呢?阿爾佛雷德想不通也不想知道。

阿爾佛雷德並沒有放下自己手上的槍枝。亞瑟的事情他被憤怒仇恨推使他相信了這男人的說話,但那並不代表他信賴著伊凡,他還是不能完全相信對方。


「跟我合作如何?阿爾佛雷德君。」

伊凡仍然微笑著,他放下了自己心愛的武器,完全沒有攻擊的意圖似的。這是什麼的一回事?

「我有一個人想介紹給你認識喔。你見到他一定會很高興的~」
故作天真的說話,伊凡的笑容添上了不少神秘感。阿爾佛雷德放下了槍,但仍沒放鬆警覺。

「人?」
他疑惑地詢問伊凡,那個笑容令人感到異常的不安。可是沒辦法,在他傷害了身為純血種的亞瑟以後就不會再有人會幫助他;而在現在唯一會協助他的人…可能就是眼前的伊凡了。
「嗯,跟我來就知道的了喔~」

後記:RG衝太猛結果腦閉塞…過了RG後讓腦袋休息了一會但手感卻跑了…囧
只好慢慢的找回來吧… 總之,我復活了,開始正常更新啦!
創作者介紹

寂靜之風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