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月圓之夜。

 

微風輕輕的撫弄著他的面頰,長時間被綁著的雙手顯得異常的酸軟,空腹的感覺更令人煩躁。討厭的月夜,討厭的男人。

 

月圓是那個男人的世界,他就只可以屈服;新月是他的世界,那男人就會跪在他的跟前。他們完全相反;他們是天敵。即使他們的關係扭曲到現在這個地步,也無法改變這個事實。

 

他咬了那個男人;但沒法把他變成自己的僕人。那個男人抱了他,在他身上留下自己的味道;但也無法令他屈服。他們從不說愛;因為他們只是在互相搶奪。一但說出了愛那個字,那個人就輸。

 

「親愛的女王,晚安。還是我應該尊重你們的文化…說早安?」

看著對方心情愉快的搖擺著那條長而美麗的銀色尾巴時,他有種想咬破那咽喉的衝動。那血液在月圓之下一定是比平常更為溫熱美味吧…

同樣是銀色的耳朵因為高漲的情緒而立起來,配上燦金的頭髮和俊俏的外表…很迷人,只可惜是個狼人。

「我不覺得把我這個高尚的純血種綁在這種地方叫尊重我的的文化,臭狗!」

而他是只吸血鬼,而且是最高級的純血種。

 

他緊盯著對方美麗的天藍色眼珠,那雙眼睛充滿著笑意。

「我親愛的亞瑟…這只是為了保護於月圓之夜能力下降的你,不讓你給你的仇家尋仇的方法喔。」

「是嗎?那你新月時也得小心一點了!雖然成不了血僕,但你還是給我咬了啊!臭狗!」

「企圖把狼人咬成血僕…你還真瘋狂呢,甜心。」

他微笑,扭開亞瑟襯衣上的頭兩顆鈕扣,用力的咬著那美麗的鎖骨,血液腥甜的味道讓兩人都興奮了起來。

扯破他的衣服,噬咬著他的身體,像動物一樣,不是愛撫只是單純的對血飢渴。反正本身就是狼人嘛,是動物;只是回歸本能而已。

 

「哈!『月之帝王』也只是一只只會發情的狗而已吧!」

充滿挑釁味的大叫,被稱為「夜之女王」的他就算是被幽禁也絕不屈服。

「那你要我像只狗那麼在你身上留下氣味嗎?」

「亞爾佛雷德.F.瓊斯!你敢!?」

「我不敢,女王陛下。」

亞爾佛雷德抬起亞瑟白哲的腳,輕輕的吻上他那雪白的腳背。他是女王,即使在月圓的弱勢下仍舊高傲。月夜是亞爾佛雷德的天下,即使是女王,也得為他而瘋狂。

 

「你渴了吧,亞瑟。」

他拉下自己的襯衣,露出了頸項。在因情慾而急速的心跳加速了血液的運行,皮膚下的大動脈正急速的跳動著,他可以看到亞瑟的喉結因飢渴而上下移動。

「要喝嗎?」

他把亞瑟的頭按到自己的頸側,他可以感覺到亞瑟呼吸的氣息。急速的呼吸令他有種對方出現了過呼吸的症狀的錯覺。

「混蛋!」

狠狠的咬住亞爾佛雷德的頸項,他用力的吸啜。月圓的狼人是近乎不死身的存在,他吸再多也沒問題的!

 

「呵呵…再吸多點吧,亞瑟…」

輕拍著亞瑟那金色的腦袋,亞爾佛雷德笑得開懷。

「吸到你的身體裡都充滿著我的血…」

他切開連接那雙手和柱子的繩子,讓雙手還被束縛的亞瑟倒在自己懷裡。

 

亞瑟無法把他咬成血僕,他亦無法把亞瑟咬成狼人。他們是永遠的天敵。

 

「你是我的東西,亞瑟。」

「你是我專用的食糧,亞爾佛雷德。」

 

他們不說愛,一說就會輸。

即使是對自己的感情心知肚明也好,也絕不說出口。

他們接吻,即使優劣形勢會於半個月後交換,也毫不在乎。

無論誰優誰劣,亞爾佛雷德還是亞瑟的帝王,亞瑟還是亞爾佛雷德的女王,永不改變,永遠都是屬於彼此的第一位。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月晴 的頭像
星月晴

寂靜之風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