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名使用。
與世界上的國家又或是軍隊無關。



萬聖節賀文,明天還有一篇…
那麼……不給糖果就搗蛋!!![馬修]最好不只糖果…也來點留言吧[/馬修]



亞爾佛雷德.F.瓊斯養了一只小鳥,一只美麗純真的白色小鳥。

「呢,亞瑟有乖嗎?」
他看著帶有腳鐐的青年,滿足的笑了。

他們的相遇有點可笑,他第一次見到青年是在一間荒廢的教會。別說是信徒了,那兒已經荒蕪得連動物也不願意久留;青年就在那兒,一直一直。

青年說自己是神派來守護這個教會和信徒的,所以他不能離開;即使是這個信仰早已被人遺忘。青年有一對很美很美的白色羽翼,和他的黑色披風相反的顏色,他很喜歡這美麗的白色。

他要求青年跟他走,可是青年說他得留在這兒守護那些可能到來的信徒。他失笑,這個宗教早已是傳說般的存在,大部份人都不知道這個教會的存在了,那又怎會有人來參拜呢?

「你不跟我走,那我就只好忍耐一下人類的血液了吧。天使先生。」
他抬起了青年的臉,帶笑的說著。「你犧牲人類也要留下嗎?天使先生。」
他看到那如翡翠般翠綠的眼睛眨了眨,像是下了很大決心的跟他說。
「那麼我跟你走吧,吸血鬼先生。你要答應我不要對人類下手喔。」

天然得有點可笑的天使,真的就這樣跟他走了。

對被吸血,還是被鎖在這兒都完全沒疑問的可愛小鳥,只屬於他的小鳥。
給予沒有名字的他「亞瑟」這個名字,疼愛他,沾污他。把他鎖在自己的身邊,再也不把他還給神。

「亞爾…」
碧綠的眼睛還是那麼美麗,亞瑟慢慢的伸出兩手要求擁抱。「我好寂寞喔…抱一個…還是說,你餓了嗎?」
拉下自己的衣服,露出大片雪白的肌膚,幼嫩的皮膚細薄得連胸口底下的心臟跳動的動作也能看見。

被折翼的天使回不到天上,被沾污的天使已經無法回歸。所以,把身心給我吧,為我瘋狂,為我迷醉。

咬上那美麗的頸部,亞爾佛雷德輕輕的吸了一口血。原本神聖無比而令人感到苦澀的血液因墜天而變得甜美誘人。亞瑟的羽翼仍舊的雪白;就像是在諷刺兩人背德的行為似的。

「你是我可愛的小鳥,亞瑟。你那兒也不可以去喔…」
緊抱著那瘦弱的身體,亞爾佛雷德低聲的向亞瑟耳語著。
「嗯,我是亞爾的小鳥。我什麼地方都不會去的。」
天真的笑著,亞瑟是不會拒絕他任何的要求—任何的要求都不會。

『我是個任性的男人…』他一直都是這樣想的。
因為一時興起把亞瑟帶到吸血鬼的世界…因為愛上了他而令他墜落,因為想留著他而用腳鐐把他鎖在這兒。
不單是任性而且非常自私,是個最壞的男人。

「亞瑟,我愛你喔。」
「嗯,我也愛你喔,亞爾!」
即使是被扭曲了的愛,只要你還願意對我笑﹑跟我說一聲我愛你就足夠的了。

天使回不到天上,吸血鬼不願放手。
這是扭曲的愛,即使要折斷你的翅膀,用世界最骯髒的東西弄污你的心也毫不在乎。
只要你在我身邊說愛我就行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月晴 的頭像
星月晴

寂靜之風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