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西洋暖流(http://usauk.5d6d.com/)熱情祭參加,關鍵字C級:「最大的寬恕是原諒你的敵人」、紅茶罐裡的咖啡粉、梅林的鬍子。
人名使用,H有。
與世界上的國家又或是軍隊無關。


人口老化基本上對所有領導人來說都是個頭痛的問題,不管你的人民是長命又或是短命,是普通又或是特殊。

「英.格.蘭啊英.格.蘭…我現在很苦惱呢…」
穿著藍色長袍的老人正在用梳子細心的梳理他那長長的鬍子,而坐於他對面的是把整個人縮成一團發抖的亞瑟。老人的名字叫梅林,是傳說中的英.格.蘭君主亞瑟王的軍師;而且也是由亞瑟還是個小不點的時候開始看著他長大的人。
折服於平靜的語氣中隱藏的怒氣和本身對梅林的敬畏,亞瑟根本不敢正眼望向梅林。他努力的把自己縮成一團,低下頭不停的吸吮著杯子中的紅茶───雖然它已經一點也不剩了。

「你知道嗎?霍格華茲本年度的麻爪後裔收生率是零點一百分比。原因居然很可笑的是因為有超過九成九的新生都以為這是電影公司的宣傳又或是惡作劇。」
亞瑟可以清楚的聽到梅林不小心過於用力而慘被粉碎的魔法梳子最後的聲音,可憐的梳子…要是被施了美髮咒的你落在一般的男士手上的話你可是會被當成神一樣的對待耶!

「喔,我親愛的小英.格.蘭,我親愛的祖國。難不成的您沒有在聽我的說話?」
「我有聽!我有在聽!梅林你千萬不要再打我屁股!」
明顯胡思亂想並沒有把亞瑟從劣勢救回來,反而令他想到那些慘痛的童年回憶───

小孩子活潑明明應該是件好事,作一些無傷大雅的惡作劇是小孩子的特權…為什麼這活了那麼久的老頭就是不明白呢。只是在他的花園採了一朵花就給他打得屁股開花…就算是長大了也好,這老頭還是沒有改善!就在大約五十年前,抱著好歹你也看著我長大算我半個老爸的心態告訴他自己要和亞爾佛雷德交往後又給了他打了一大頓。『亞瑟一定很傷心的了他努力保護的英.格.蘭居然會對少了自己近一千歲的弟弟下手!』『是誰把你教成個不知廉恥的色情大使的!』

所以亞瑟.柯克蘭是一個嚴重的反體罰主義者,再加上他的戀人最近愛上了某種床第之間的玩意,要是不小心的給梅林看出了什麼端兒……這次就只怕不只打屁股那麼簡單。

「你都知道你家那本小說出版後為我們帶來了多少麻煩嗎?所以親愛的祖國你可不可以幫我想個什麼辦法?你要知道最近因為你的『戀情』的關係,我們這面多了不少勇於面對自己性傾向的孩子。喔,你要知道少子化已經是一個令人頭痛的問題,再加上那些勇敢的孩子…我們的新血少得到達一個令人哭泣的地步了。請你為那本小說想個什麼辦法免得我們要絕種好不好!!」
用一種『一切都是你的錯!亞瑟.柯克蘭!』的氣勢用力拍向枱面,聞聲亞瑟突然有一種想哭的衝動,為什麼什麼東西也算在他的頭下來啊…

「這明明與我無關啊!為什麼要我去抹屁股啊!你肯定不是你們同袍不小心的把自己的日記掉了後給JK小姐看到然後施法修正不良令她出現靈感寫書的嗎!?書都出完了我可以怎樣啊!電影又不是我拍的!別人的性傾向又不是我定的…為什麼我就得用上我那少得可憐的私人時間幫你想辦法!再說你是亞瑟的軍師你腦袋那麼好不會自己想嗎?」
忍不住還是飆淚了,也不去想想他還是在職人士,而且在亂發脾氣!明明自己是個退休人士時侯那麼多又不自己想…是想欺負他時間少嗎?

「好,不說這個。你上次送了罐紅茶來我家是嗎?」
「是的…想說你也算是個識茶之人,今年的品質又那麼好,就送了罐過去。」
有問題嗎?因為知道小說的事一定會帶來一些麻煩,才想說預先送點賠罪禮過去的…

「喔,你也知道我因為咖啡沾到鬍子後很難清洗…所以很討厭咖啡的吧。」
「我知道。」
當然知道啦!當年咖啡剛發明時不小心潑了一點點弄髒了你的鬍子,結果給你打得屁股也開花耶!
「罐子裡裝的是咖啡粉。」
因為過於驚嚇,亞瑟不慎的把手上的高級茶杯掉到地毯上。天啊…發生了什麼事啊…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你千萬不要打我屁股…求你了,梅林…不要…」
聲淚俱下的哀求著,亞瑟知道兇手是誰,但在現在的這情況下先求饒比找人算帳更重要。
「你放心。英.格.蘭。」
梅林微笑著。那個笑容甜美得令人心寒。
「自我們的狗仔隊成功的偷拍到你最近的床事時,我就決定不再打你屁股了。」

亞瑟面色慘白地看著梅林;他手上正是拿著那篇報導。

「想不到你被打時會有快感呢…唉,原本是用來罰你的…但要是你會感到舒服就沒了那種意思了吧,英.格.蘭。」

亞瑟可以看到活動照片中,自己是如此的滿面羞紅;和自己的戀人每次用那大手拍向他的臀部時,自己一邊流淚一邊呻吟的樣子。

『嗚……不要了…亞爾…停手…』
『才不是不要吧,你看,小亞瑟還站著喔。先去一次才停吧…』

他媽的……連聲音被錄下來了嗎?


亞瑟.柯克蘭,大.不.列.顛.及.北.愛.爾.蘭.聯.合.王國(原英.格.蘭),在活過近一千六百年的這一刻,第一次如此痛恨狗仔隊這種職業!

「基本上你的私生活我是管不了你的…但因為你戀情之前造成的風波,我不排除這次『又』會給我們的年青人帶來什麼衝擊…所以麻煩你自重一下。」

亞瑟含淚盯著梅林手上的報導,那是一份在魔法群中非常有公信力的報章。為什麼這種大報章會用那種兒童不宜的八卦新聞來當頭條…難不成就有那麼缺新聞嗎?

正想開口解釋的時候,他於這一刻最不想見的人出現了。

「亞~~~瑟!HERO來看你了!」
亞瑟不信神,但於這刻後他十分肯定神明是在跟他作對的沒錯。

「相信你就是瓊斯先生吧。我叫梅林,算是亞瑟的半個保父。」
「依!?」
「是嗎?你好!我是亞瑟的老公亞爾佛雷德!你可以叫我HERO!」
「依依!?」
梅林你不久前還在跟我說你不喜歡美國人,亞爾你腦袋是空的嗎!?我那來的保父!而且……我不是你老婆!
吐糟因為懼於更悲痛的下場卡在喉嚨,亞瑟就只能無言的看著兩人不知什麼原因的和睦地交換關於自己的情報。

他突然的有種感覺,跟他作對的其實不是神也不是天…而是他眼對這兩個一個對自己的過去,一個對自己的現在摸得一清二楚的戀人和保父(偽)。

親愛的亞瑟陛下,其實你臨終時應該是跟我說小心梅林而不是把我交託他啊……

「喔,你是說你在不久前送了罐上好紅茶給亞瑟…誰知他轉個身就把它轉送給人嗎?」
梅林…其實你剛才會他談那麼久都只是個恍子吧,重點是你要找出到底是誰害你收到一罐你最討厭的咖啡粉吧!
「就是嘛!因為我知道亞瑟他自己已經訂購了一箱,所以把裡面換成即溶咖啡。本來是打算自己喝的,誰知亞瑟居然會拿去送人…可憐本HERO又沒有咖啡喝了!」

亞瑟發誓,他於這一瞬間看到梅林的臉色一整個黑了下來。亞爾佛雷德是一個KY,比時他正把他這個本領發揮得到達一個極致────他完全無視梅林那扭曲的臉,還在發表他的咖啡經。說笑的吧…梅林你手上的是…

「亞爾,住口。」
乾脆的用手封著他的嘴巴,雖然是有點彊強,但亞瑟還是努力的向梅林露出最友好的笑容。
「呢,梅林…亞瑟陛下有說過的吧!最大的寬恕是原諒你的敵人!你手下留情吧!而且亞爾年紀還輕啊!」

「那句話最初是我跟他說的。」
梅林高舉右手,他手上那像小孩玩具的法杖發出亮光;頓時,房子中充滿了煙霧。
「再說,英.格.蘭你看清現實吧。二百多歲已經不是可以做錯事可以一笑置之的年紀了。」


煙霧奪去視野,在模糊間只能知道梅林離開了,但對於剛才他施出的是何種法術就完全的無法知曉。自己的身體沒有出現異樣,施法的對象相信不是自己而是亞爾。

「亞爾,你沒事吧!」
「咳咳,我沒事。亞瑟!可是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
好像…有點不對勁。亞爾的聲音好像沒有那麼高的?

當煙霧散去的時候,亞瑟發現不對勁的原因在那了。亞爾佛雷德變瘦了,褲子已經掉到地上去了,原本只是剛好合身的上衣的衣擺現在卡在大腿上,亞瑟得低下頭才能看到他的臉…怎麼看也只是一個十二三歲的少年。

「亞爾…你變小了…」
「是嗎?」
他拍了拍自己的身體,再低下頭看了看掉到地上的褲子和自己的手。
「耶?真的喔。」
於是亞瑟又重新了解到亞爾佛雷德的神經真的是粗得達致一個不可思議的地步。

「所以說那個梅林不是你的保父?」
「麻煩你用一下腦袋…要是我有保父,你早就見過吧。梅林是亞瑟陛下的軍師
啦…」
已經可以想像到對方下句一定又是:『亞瑟你說什麼啊!那只是個傳說!』之類的說話,亞瑟根本就沒把心思放在留意對方的回答上。他專心的在衣櫃中尋找一些適合變小的亞爾穿的衣服。
「傳說中的那個魔法師?那他為什麼要把我變小?」
「那是因為……呃!?你居然不質疑梅林和亞瑟陛下的存在!?」

那個科學以上主義的亞爾佛雷德耶!?
嚇得不小心的把衣服全都弄倒在自己身上,亞瑟用一種不可致信的目光盯著亞爾佛雷德。總不會變小時不小心打到頭的吧?

輕輕拉開活埋亞瑟的衣服,亞爾佛雷德抓起了亞瑟的右手。
「我的確是個科學以上主義者,但也不到連自己的親身體驗也不信。」
親暱的咬著亞瑟的無名指,故意的在根部留下咬痕。
「衣服什麼的就算了吧。亞瑟你不覺得我們那麼久不見,有很多東西可以做的嗎?例如…」
隔著襯衣輕輕的撫摸著那美麗的脊椎,稚氣的臉上充滿了欲情。
「你現在只是個小孩…」
小聲的說著,但亞瑟沒有阻止他的動作,他任亞爾佛雷德吻上他的額角,滑下鼻樑…最後停於嘴唇上。
「一個青春期的小孩。」
他接下亞瑟的話。
「你放心吧,十二三歲的小孩生理已經算是成熟的了。那種事當然做得到呢。」
不等亞瑟的回應,他再次的用唇封上亞瑟的嘴巴。

「呢,來做吧…亞瑟。」


「嗚…」
「很舒服…對嗎?」
惡質的屈曲埋於亞瑟身體中的手指,亞爾佛雷德愉快的看著他不安的扭動著身體。
「呢,很舒服吧。」
像是在催眠對方的似,他一次又一次的重復這句話。身下的亞瑟難受的張開緊閉的眼睛,用迷離的眼神表示不滿。充滿淚水的碧綠無疑是一種誘惑,忍不住的用舌頭舔去他的淚水,換來的是後穴緊張的收縮。
無疑的亞瑟.柯克蘭對亞爾佛雷德.F.瓊斯來說就像是麻藥一般的存在。像個癮君子般的無止境的渴求他,他的一舉一動都會牽動到他的心思…他的存在就是一種誘惑。
那個叫梅林的人就和法蘭西斯一樣分享了他無法參與的亞瑟的童年,可是他們是無法得知亞瑟在他身下的反應和表情的,那是只屬於他的亞瑟,任何人也不可以分享的。

「你…啊…弄夠了沒有…啊…」
「已經想要了嗎?亞瑟。」
柔軟的內壁吸啜著手指,他失笑地看著亞瑟那帶有欲情的臉孔。只有自己知道的…淫蕩的他。
抽出手指,換上自己的慾望;沒救了,連亞瑟因痛楚不適而在自己背上留下的爪痕也化成快感。亞爾佛雷德是如此的深愛著亞瑟,是如此的渴求著他的身體。
瘋狂的進出他的身體,不停的在他身上留下烙印,因欠缺室外運動的雪白肌膚上如同花壇一樣的充滿紅花。倔強的咬緊下唇不讓聲音漏出半點,但卻不知道自己忍耐流淚及粗重的呼吸顯得更加煸情。

跟隨進出的速度而擺動的腰肢,充滿著淚水的眼睛,無力地抓著雪白床單的手…全部都是他的。

「亞瑟…亞瑟…」
吻上他那因忍耐而咬破的嘴唇時,血液的腥甜味充滿著味蕾,令已經緊繃至盡頭的神經更加高漲起來。
當愛一個人到達極點時,是不是會巴不得把他吞進身體裡去呢?

「啊…亞爾…我…」
「嗯,一起。」
伸手把玩他的慾望,讓他的身體更加敏感,加快下身的速度,把他的思考完全奪去。
「亞爾!」
在尖叫下亞瑟先把白濁放出,接著他把自己溫熱的種子都放到亞瑟的體內……

看著失去意識的亞瑟,他忍不住輕輕的撫弄那淩亂的金髮。這個人和從前一模一樣,沒有改善;而自己,就算是身體返回過去也已經和過往不一樣了。

「我愛你…亞瑟。」
唯一沒改變的,也許就只有深愛著亞瑟這點吧…






過了幾天,梅林收到了一封由可愛小妖精們送來的,置名是你親愛的敵人的信件。

「你好,梅林先生。喔,也許我應該稱你為岳父大人吧…亞瑟過得很好,每天也很性福快樂。但HERO我發現小時候我的尺寸好像不太令亞瑟得到最大的快樂…所以麻煩你馬上把HERO我變回原狀。順便一提,某一套電影的宣傳用語快要改成『真人真事改編!』了,你意下如何。雖然本HERO不接受反對意見,但如果你願意修正你的錯誤的話,我可以考慮一下不叫幻覺們多送幾箱咖啡給你的。

PS. 最大的寬恕是原諒你的敵人這句話真不錯。但本HERO打算效發你所以是絕不會原諒你的。可以打亞瑟那可愛的小屁屁的人就只有我一個。
你永遠的敵人兼你的兒婿
美.堅.利.合.眾.國 亞爾佛雷德.F.瓊斯


後記:不夠黃!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月晴 的頭像
星月晴

寂靜之風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