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名使用。
與世界上的國家又或是軍隊無關。
雖然看上去不像,但還是阿倍野ちゃこ老師INDEPENDENCE SKY2的三次同人…


「你恨他嗎?美國。」
「我恨他,恨之入骨。」

「我」是如此作答的。

恨他的我。
愛他的你。

我們都是      。



雨水順著髮絲滑過面頰,在雨水模糊的視線下他們互相對視。
如鏡子般相同的面貌是如此的令人討厭。

「消失吧,你們已經沒有勝算的了。」

他舉槍,就如同初次見面的時候一樣。

「我會保護他,我是他的騎士。」

他舉刀,以虔誠的口吻說著。



他們有不同的執念,對象都是那個人。
那個養大自己,給予自己「愛」的那個人。


「為什麼你要保護那個人!他沒有那個價值!」
「沒有價值?因為他殺了那個女僕嗎?因為他對我們收重稅嗎?」

他笑了,苦笑著。他有的是愛著那個人的心,而對方,是恨。到底是因恨而盲目還是因愛而盲目,他們都不清楚。他們只知道,一切一切都沿自那個人,英國-亞瑟.柯克蘭。

「你對他真的只有恨?」
在大勢已去,王黨派近乎滅亡的現在,他還仍在。為了保護亞瑟而生的他仍然存在,即使如何否認,他們都是……






「我們是一體的。」

愛與恨,他們都是美堅利合眾國。

「我是你,你也是我。」

一字一字的,刻劃在他的靈魂上。別忘了,我們是相同的。

「你是 著他的。」




















張開眼睛,他發現自己滿身是汗。他可以感受到在自己懷中那不屬於自己的體溫。夢中自己扣下扣板殺掉另一個自己的感覺還殘留手上,令人不快。

他曾以為於扣下扣板的那瞬間就把自己對那個人的愛慕抹殺了,但結果不是。

當在那個讓人窒息的雨天,那個人滿面淚水的跪在地上,他才明白另一個自己說的那一句的真正意義。



我們是一體的。你是我,我是你。你也是愛著他的。



會恨他的原因就是因為愛著他,恨和愛永遠就只差一線。
簡單的道理卻花上了百餘年的時間才能明白。


那個時候的他用上一切的理由去否定那個感情,現在回想起來也覺得自己幼稚。像個小鬼般的否定自己的感情,但又對亞瑟在意得不得了。

當亞瑟傷得連站也站不起來時他才明白;他真的不可以沒了亞瑟。


失去才更會珍惜,是吧。


二百多年來,哭過,恨過;直到現在可以擁著他入睡,就像是造夢一樣。


「亞…爾?」
懷中的亞瑟輕輕的扭動身體,用迷茫的眼神看著亞爾佛雷德。
另一個他也有這經驗吧,被這雙美麗的碧玉注視的幸福。

「我愛你,亞瑟。」
吻上亞瑟的額角,輕輕的掃著他的背。
另一個他已經不再存在,他們重新成為了一體。他對亞瑟的愛重新回到了他的身體,他沒法抹殺這股感情,也只有接受了吧。

他愛亞瑟.柯克蘭,很愛很愛。不只是他的份,還有另一個他的份。

我們…是一體的,對吧。


後記:我被騎士萌上半空了…(掩面)不過寫出來的結果還真微妙呢…OTZ
創作者介紹

寂靜之風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